晚宴结束的时候,岑沅沅把特签给了孟昕雨,然后就一个人打车回家了。

  别墅里灯火通明,和以前一样,只有管家、佣人和她,男主人不见踪影。

  岑沅沅去了酒窖,在酒柜里随便挑了一瓶看得顺眼的酒,让林叔开了,坐在吧台上自饮自斟了起来。

  仔细想想,这桩婚姻的一开始,是她对不起顾言时。

  顾言时十六七岁的时候,亲眼目睹父母出了车祸去世,整个人的精神状态有了点问题,自闭、抑郁,他的爷爷听从了心理医生的建议,把顾言时安顿在了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里,居住了大半年。

  顾言时住的这个地方,刚好是岑沅沅家的隔壁。

  岑沅沅刚好上初三,对隔壁这个酷酷帅帅的小哥哥特别有好感,经常送点好吃好喝的过去,看他一个人呆在家里养病,还很好心地拿了书本说要给他补习功课,以免他以后是个文盲只能捡垃圾。

  当然,她一个初中生能替人补习啥,还不是找借口去三百六十度无死角欣赏小哥哥的美颜。

  结果,八年之后,顾言时记着这个恩情,过来报恩了。

  当时顾言时找上门来的时候,岑沅沅不知道这人的来头这么大,作为一个标准的颜控,她被顾言时成年后的美貌和气质震撼到了,十分脑抽地提了一个要求:“什么谢谢都是虚的,你要是真心想报答的话,就娶了我呗,我想当顾太太。”

  顾言时就真的第二天领着她去了民政局,娶了她当了顾太太。

  也不知道是不是老天爷都看不下去她的无耻了,从民政局出来的那一刻,外面下起了雨,她还兴致勃勃地拉着顾言时一起在雨中飞奔,自我感觉浪漫无比,结果顾言时没事,她当晚就发了烧,扛了几天后住院发现是心肌炎,一直休养了一个多月才好了起来;随后倒霉事接二连三,出门被车撞、锻炼的时候崴了脚骨裂等等,一直倒霉了好几个月才消停,可那个时候,顾言时已经失去了对她的兴趣,把她晾在家里当个隐形人了。

  大学两年、毕业一年,岑沅沅也挺自得其乐,住着豪宅、衣食无忧,闲暇时还能赏赏顾言时那张俊美得惨绝人寰的脸。

  可今天,岑沅沅总算悟了,这个顾太太当到头了。

  人要知趣嘛,别等到顾言时厌恶她再幡然醒悟提出离婚,要不然以顾言时的手段,肯定会折腾出更多的花样来逼她就范。

  找出来的这瓶酒很好喝,甜甜的,带着果汁的味道。岑沅沅有点口渴,一口气喝了好几杯,随后神清气爽地去书房打了一份离婚协议,刷刷刷地签上了她的大名。

  没一会儿,她的心跳加速,头昏脑涨,走路也好像踩着棉花,走出书房的时候甚至眼前出现了幻觉。

  顾言时在幻觉里扶住了她:“你怎么了?” 

  这语声虽然一如既往的冰冷,可岑沅沅却从中品出了一丝丝的关切,连带着那张近在咫尺的俊美脸庞也稍稍有了一点温度。

  岑沅沅受宠若惊:“没……没什……马……”

  她的舌头卷曲了,连话都说不清楚了。

  “你喝醉了。”

  “没……没醉……”

  幻觉太真实了,岑沅沅的色心大起,不假思索地朝着顾言时亲了过去。

  如果有人要问她,她在这场婚姻里有没有什么遗憾,那必定是有的。

  最大的遗憾就是,她居然浪费了三年时间都没能睡到顾言时,这也太惨了!

  趁着幻觉逼真的时候过过瘾吧。

  岑沅沅做了一个梦。

  和想象中的一样,顾言时平常隐藏在一身高定下的身材几近完美,肌肉恰到好处,既没有健美教练的夸张,也没有文弱书生的柔弱,柔韧有度。

  梦里的她,和朝思暮想的美男极尽缠绵,最后在痛楚和愉悦交织中享受了一场美妙的旅行。

  顾言时特别温柔,再也没有了从前那种冷冰冰的冷酷模样,眉梢眼角都是温柔的爱意,一遍遍地在她耳边叫着她的名字,“沅沅……沅沅……”

  这种感觉太过美好,以至于她不想从这个梦中醒来,抱着自己床上的大熊玩偶,闭着眼睛一边回味一边笑。

  今天真是个好日子,就连大熊的触感也变得越发好了,不再是干巴巴毛绒玩具,变得有温度了起来。

  ……

  岑沅沅一下子睁开了眼睛。

  被她抱在手中的,不是她心爱的大熊玩偶,而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这个人长着一张俊美无俦的脸庞,挺拔的剑眉、高挺的鼻梁、线条分明的下颌组合在一起,把他的脸部轮廓勾勒得越发深邃,紧闭的双眼上,浓密而纤长的眼睫微微上翘,仿佛鸦羽般在眼睑下划出了一道阴影,让人忍不住想去亲上一口……

  旖念刚刚一起,岑沅沅的脑子终于恢复了清醒,瞪大眼睛看着眼前这个人。

  居然是顾言时。

  昨晚居然不是春梦,是她真的把顾言时上了。

  岑沅沅的脑中一片空白。

  床上的人眼睫颤动了一下,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几乎就在同时,顾言时的眼神就从茫然恢复成了从前的清冷。他定定地看了岑沅沅几秒,身体往后退了退,薄唇中冷冷地吐出了两个字来:“抱歉。”

  岑沅沅愣了一下。

  可能是她的幻觉,刚才顾言时的额头上出现了一个弹幕框,接连弹出了两条金色特效的弹幕。

  [开心。]

  [沅沅喝醉的样子真可爱。]

  直播做多了,看什么都变成弹幕了。

  岑沅沅赶紧揉了揉眼睛,很大方地道:“不用抱歉,你情我愿嘛,昨晚感觉还不错,你呢?”

  顾言时的嘴角几不可察地抽搐了一下,没有搭理岑沅沅的话,起身下了床,去了他的卧室。

  他只穿了一条内裤,黄金分割比例的身材隽挺修长,简直像一件完美的艺术品。

  等到他的背影出了视线,岑沅沅才回过神来,有点忿然了起来。

  什么意思啊,交流一下感觉都不肯?好歹两人昨晚有了亲密关系,还这么一副冷冰冰的模样,拽得二五八万的。

  当初真的不该被这么一副皮相给迷住了。

  她几步就来到了书房,把已经打好的离婚协议书拿在手里,雄赳赳气昂昂地走进顾言时的卧室:“顾言时,你出来一下。”

  顾言时从衣帽间里出来了,他已经穿好了衣服,和从前一样,标准的白衬衫、黑西裤,衬衫的领子从最后一颗一直扣到了最顶上,一丝不苟。唯一的不同,是他刚刚洗过脸了,额前的碎发被打湿了,一绺一绺地散落着,几滴水珠从发梢落下,滴在了胸前,在衬衫上晕染成了深色。

  不得不承认,就算是只是穿着最普通的白衬衫,顾言时浑身上下也还是充满了一种俊美的禁欲气息,就好像清池中遗世独立的水仙。

  岑沅沅的呼吸停滞了一秒。

  顾言时在她身前两三米远处站定了,面无表情地看着她。

  岑沅沅有点怂。

  说实话,她有点怕顾言时,这个男人总是那么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样,好像千年冰川上永不融化的冰块,再加上那些冷酷狠戾的传言,很难不让人心生惧意。

  但是,不能再怂下去了。

  顾言时都讨厌她成这样了,她再占着这个顾太太的位置,哪天说不定真的被顾言时报复了。

  “这个给你。”她把离婚协议书往顾言时怀里一扔,努力让自己输人不输阵。

  顾言时拿起来看了两眼,一语不发。

  “我已经签好字了,财产分割你来填,别太小气就行,”岑沅沅气势如虹,“我们在一起三年了,也算是缘分,俗话说得好,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

  她的声音忽然顿住了。

  耳边响起了缠绵动人的音乐声,是那首耳熟能详的《他不爱我》。

  几乎就在同时,顾言时的额头上有一条一条的金色弹幕闪过。

  [沅沅别离开我。]

  [真的不要我了吗?]

  [我不要离婚。]

  ……

  弹幕停留了十几秒,开始慢慢淡去,脑子里的乐曲声,却还在如泣如诉,从头到脚把一个缠绵动人的爱情故事诠释了一遍。

  昨天岑沅沅才刚唱过这首歌,对每一句歌词都很熟悉,此刻面对着顾言时和那个弹幕,就好像顾言时在控诉她是个负心薄幸的女人,用过就甩。

  那首歌的名字,不应该叫《他不爱我》,而应该改成《她不爱我》。

  岑沅沅觉得自己一定是神经太紧绷了,所以才会幻听幻觉;她赶紧甩了甩脑袋,又闭上眼睛倒数了五个数字,这才睁开眼来,果然,弹幕没有了,脑子里的BGM也消失了。

  “共……共枕眠……”她的气势被这突如其来的意外都搅合没了,结巴了起来,“好聚好散,以后见面也能是……朋友……”

  在顾言时冰冷的目光下,她终于把话说完了。

  顾言时又沉默了片刻,把手里的离婚协议书折了起来,随手往口袋里一塞,看也没看岑沅沅,大步朝外走去。

  岑沅沅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也太过分了吧!

  她紧追了两步:“顾言时你这是什么意思啊?倒是给我个回话啊。”

  顾言时停住了脚步,转头看了她一眼,神情淡漠:“抱歉,等我的律师团看过以后,再给你答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