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牛直播粉丝送给主播的礼物一共分为八档,前四档是上古神兽,后四档是日常宠物,烛龙是最高档,需要一万牛币,牛币和人民币等值。

  主播的人气值是按照牛币收入和观看人数、粉丝值等数据加权的,这一万牛币,在直播大佬眼里虽然不算什么,但是在新主播这里,却能拉高一大截的人气,在晚上的高峰来临之前,岑沅沅在今日新人人气上头名的位置,没有人能撼动了。

  而且,烛龙一出,就能上全站的滚动喇叭,也能吸引来一波围观烛龙和土豪的粉丝,为直播室的人气带来后续力量。

  不得不承认,小牛直播的特效做得相当考究,那烛龙的出场就好像一部仙侠大片,足足有两三分钟,把直播室整个都定在了一片金光中。

  岑沅沅趁机把那些闹事的ID都禁了言,等特效一过去,直播室里的弹幕就被她的粉丝占据了,有的惊叹这烛龙的价值,直呼土豪,有的跟着送出了一些小礼物,还有的安慰岑沅沅,让她不要被那些人影响了心情。

  但是言言夏日却一直没有说话,就好像凭空消失了似的。

  岑沅沅点开他的头像看了一下,是今天刚注册的新粉丝,没有填写任何公开的资料,只能从头像上分辨他是个男性,贡献值里也只有在她的房间“沅水间”的一条烛龙。

  一定是她的两个闺蜜知道这件事情来替她撑场面了,不愧是“好基友一起走”。

  但是!一万块呢,威风是威风的,要被平台收走一半,心好痛!

  岑沅沅打起了精神,甜甜地一笑:“谢谢大家的礼物,特别谢谢言言夏日的烛龙,土豪的包养无以为报,只能以身……”

  她故意卡了个壳,“只能以身倒个立吧。”

  屏幕上一片哈哈哈的笑声。

  [这是什么沙雕风?我喜欢。]

  [这波烛龙亏大了。]

  [真倒立吗?有难度呢,小仙女小心点。]

  ……

  岑沅沅喝了一口水,舒展了一下筋骨,又调整了一下摄像头的位置。

  倒立的确有难度,但是,她岑沅沅是谁啊!没有三分三,不敢上梁山,她从小到大被她妈逼着上了无数培训班,几乎可以说是十项全能,什么东西都会一点,只不过都是不精的三脚猫罢了。

  而跳舞这一项技能,更是因为她妈的喜好,只在高三的时候停了一年,到了大学后还加入了校街舞队,所以身体的柔韧性一直都很好。

  今天她刚好穿了一条牛仔裤,把衬衫往腰里一系,她深吸了一口气,双手在地上一撑,修长的双腿在半空中劈开,随后轻点着落下,来了一个前桥后又迅速地站起,再次重复后倒立在了墙壁上。

  整个动作行云流水、岑沅沅柔韧舒展的肢体一览无遗。

  屏幕上刷开了一溜儿的礼物,一个个小仓鼠、小泰迪都出来溜了一圈,还有几个品阶高的柴犬和橘猫,特效不停地闪放着,直播室里热闹不已。

  岑沅沅重新回到座位上,喝了一口佣人给她泡好的蜂蜜柚子茶,愉快地问:“这位言哥,还满意吗?倒立比较累,咱们以后就不破费了,省得我脑溢血。”

  屏幕上又是一片哈哈声。

  [这个妹妹有意思,粉了粉了。]

  [才发现主播家的房子很大嘛,居然能这样前桥倒立。]

  [主播没有固定开播时间吗?只能加个开播提醒了。]

  [路过,围观土豪。]

  ……

  岑沅沅瞟了两眼,发现都是面生的新ID,再一看,粉丝数一下子从六千多飙升到七千多了!

  烛龙的威力巨大,一整个下午,岑沅沅在娱乐分站新人人气日榜中高居榜首,等到她五点下播的时候,她的粉丝数直冲九千。

  例行呼吁了一下加关注、加开播提醒,岑沅沅和粉丝们道别,关掉了摄像头。上传了直播录像后,退出房间前,她特意看了一眼言言夏日,ID头像已经灰了。

  她随手点了个关注。

  六点的晚宴,时间已经很紧张了,岑沅沅赶紧去洗脸化妆。手机传来了震动声,她一边抹洗面奶一边点开来一看,是和她同在九哥手下的一个新人主播小兔乖乖,人气挺旺,直播也很勤奋,据说一天播□□个小时,平常还在小牛吧里和粉丝们互动。

  两人不太熟,就是在管理群说过几回话。

  小兔乖乖:元元,群里说你被人屠房了?

  小兔乖乖:你去论坛看看,他们说你被挂了,已经两天了。

  看来消息传播得很快,世界真小。

  岑沅沅赶紧回了一句:谢了,我等会儿有空了去看。

  小兔乖乖:嗯啊,小心点,你最近在我们这群新人里面算火了,保不准有红眼病。

  小兔乖乖:直播的水太深了。

  元小仙女:没事,我泳技还不错[膨胀.jpg]

  小兔乖乖:哈哈哈那就好,你先去忙吧。

  半个小时搞定了化妆,岑沅沅挑了一件黑色露背小礼服,这才上了司机的车。孟昕雨的夺命连环call已经过来了,发了两条微信和一条定位催促。

  孟昕雨所在的公司名叫星语文化传媒,旗下的《星语时尚》是国内最老牌最知名的时尚杂志,不仅引领着时尚潮流,更为明星们拍出过许多惊艳的创意照片,在娱乐圈、时尚圈都享有盛誉,因此,春季大赏前来捧场的名人很多。

  孟昕雨是个铁杆追星族,毕业时一心想要找个能近距离接触明星的工作,最后到了这家杂志社应聘了一个小编辑。

  这次的春季大赏,是她工作以来参加的第一个大场面,所以,绞尽脑汁弄来了两张请柬,让岑沅沅和另一个死党一起过来见见世面,顺便,替因为工作不能追星的她去弄蒸煮的第一手资讯和签名照。

  大赏地点设在际城的华锦国际大酒店,大门口布置得花团锦簇,红毯一直从入口铺到了大门,红毯两侧,站姐、娱记、粉丝挤得水泄不通,一阵阵的欢呼和尖叫传来。

  岑沅沅下了车,走了另一个嘉宾通道进了现场。

  孟昕雨、秦菲儿已经在了,两人一见岑沅沅,立刻眼前一亮:“天哪,沅沅,你这一打扮好漂亮啊,比那些明星都要好看。”

  的确,岑沅沅个子高挑、体态匀称,因为自幼练习舞蹈,气质绝佳,白色的皮肤被黑色小礼服一映衬,更显得肤如凝脂、白皙中透着一层光泽感,而她的五官继承了她爸妈的优点,一双杏眼水汪汪的,鼻梁挺直小巧,冷着脸的时候是个雅致清丽的美女,一笑起来,嘴角左边有一个小小的梨涡忽隐忽现,平添了几分可爱。

  这一路走来,吸引了不少惊艳的目光。

  “还行吧,”岑沅沅佯做谦虚的模样,“还不是响应你赵主编的要求,让我打扮得漂亮点,好吸引你蒸煮的注意力。”

  孟昕雨抱住岑沅沅亲了一口:“沅沅,我太爱你了。”

  秦菲儿悻然:“你太见异思迁了,刚才还说最爱我呢。”

  孟昕雨赶紧左右一揽,正色道:“你们都是朕的爱妃,都是心肝肉!”

  她们几个性格各异,却从高中开始就成为好友,一路走来感情莫逆,岑沅沅清丽,孟昕雨帅气,秦菲儿温柔,走在哪里都是众人瞩目的焦点。

  三人说笑着,在后排的嘉宾席上找了两个座位坐了下来,岑沅沅想了起来:“对了,你们俩谁帮我扔了个烛龙怼了那些在直播室闹场子的人?我得把钱给你们。”

  “烛龙?”孟昕雨轻呼了一声,激动地握住了她的手,“沅沅你这是要发达了吗?苟富贵勿相忘!”

  “烛龙是什么?”秦菲儿纳闷地问。

  孟昕雨的哥哥是电竞高手,在小牛直播也有直播室,所以对小牛的打赏一清二楚。“就是直播礼物,一万块一个,平台和沅沅五五开。”

  秦菲儿咋舌不已:“沅沅,我可送不起这么贵的礼物,这一万块钱还不如请你好好吃喝玩乐一顿呢,凭什么给小牛直接抽走了?你想心疼死我啊!”

  岑沅沅一想也是。

  孟昕雨的家境小康,秦菲儿也不是大手大脚的性格,这礼物不可能是她们俩送的,也不可能送了不告诉她。

  那个言言夏日到底是谁呢?

  正疑惑着呢,大门口一阵喧哗声响起,一群人众星拱月般地簇拥着两个人进来了。

  左边的男人身形高大隽挺,一身高定西服十分合体,将挺拔的身材勾勒得恰到好处,彰显着华贵的身份;他的五官十分俊美,眉眼鼻梁仿佛刀削斧刻一般,一双眼睛尤其出挑,眼尾处微微上挑,眼神深邃且没有温度,有种身居高位、睥睨天下的冷峻。

  而在他身边的,则是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人,约莫二十出头,一双眼睛妩媚动人,嘴角漾着标准的甜美笑容,刚好露出了八颗编贝细齿。她的五官单一看并不出挑,但组合在一起却非常有特色,有种特别的女人味。

  岑沅沅的呼吸停顿了几秒。

  孟昕雨和秦菲儿愣住了,孟昕雨戳了戳岑沅沅,小心翼翼地问:“我有没有眼花?这……这不是你那谁吗?”

  旁边有人接了一句:“小妹妹,那是顾言时啊,你居然不认识他?瑞银集团的总裁,电影银河超级帝国的缔造者,全球财富排名前十的顶级富豪。”

  孟昕雨的腿软了,一头磕在了旁边架好的摄影机上,痛呼了一声。

  坐在前面的一个女人回过头来接了话茬,一脸的惊讶:“他怎么会来?星语好大的面子。”

  “俞太太这你就不知道了吧?”旁边那人一脸的八卦,“当然是替奚子雯撑腰来了,奚子雯在贝斯国际电影节上得了个最佳女配,被捧为本世纪最美的东方女星,据说现在在和原来的公司闹解约,要投到瑞银传媒的门下,顾言时一带她出场,她的老东家还敢吭气?”

  “钱总,照你这么说,他们俩……”俞太太暧昧地笑了笑。

  “早就石锤了,前天凌晨狗仔拍到顾言时从奚子雯家里出来。”钱总压低声音道,“当然,没人敢发,也就是在朋友圈里传一传。”

  “等一等,你们别瞎说八道!”孟昕雨从一脸懵逼地状态中清醒了过来,“顾言时是已经结婚了的,怎么可能和奚子雯好?沅沅,你说是不是?这不可能!”

  可不是嘛。

  顾言时三年前就已经结婚了,领证的妻子就在这里杵着,叫岑沅沅。

  岑沅沅盯着远处的顾言时看了片刻,忽然一下悟了:怪不得两个人连场像模像样的婚礼都没举办过,怪不得这三年来顾言时把她晾在家里做个摆设,怪不得顾言时连话都懒得和她说,什么事都让秘书和管家来传达……她一直以为顾言时是个清心寡欲的禁欲人设,原来顾言时喜欢的是这样妖娆妩媚的女人!

  早说啊,早说她就不占着顾太太这个位置暗戳戳当个颜控了,早说她不就离婚放他自由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