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阴圆> 10.梦中佳人
  启月宫的明月阁内。

  “弟子拜见师父。”笼月、凉沫、雪薇三人跪下向霓蘅行礼。“怎么样,巳血剑有下落了吗?”霓蘅似乎很是不悦,阴沉的问道。笼月三人心里一惊,赶紧把在无量山的情况,还有李清沣的话一字不漏的说了。霓蘅听了,却低低的笑了,“无量山这群伪君子!”凉沫问道,“师父是不相信李清沣的话吗?”“巳血剑的失踪肯定跟无量山脱不了干系,你们继续好好盯着无量山。”霓蘅随即说道。凉沫沉思片刻,偏眼看了一眼笼月,接着道,“其实,徒儿觉得,无量山那三个老东西成不了什么气候了,无量祖师又年迈,闭关不出,我们要想控制无量山,得到巳血剑的下落,只需对付一人即可。”笼月一听便知道凉沫说的是谁,忙向霓蘅恭敬的磕头,“师父,是徒儿无用。”笼月知道,就算当时自己全力以赴了,也杀不了莱远。霓蘅心里虽气笼月对莱远手下留情,却也知道莱远的实力并不在笼月之下。凉沫忙说道,“月师姐修为之高,已经让我们自愧不如了。不过呢,杀人从来都有很多种方法。”霓蘅一听,马上来了兴趣,“是吗?沫儿,说来听听。”凉沫接着道,“是,师父。如今,冰师妹已经成功潜入莱远身边,深得莱远的信任。只要让冰师妹在莱远的饮食中下毒,便能神不知鬼不觉的除了莱远。”霓蘅听后,片刻便低低的冷笑了起来,很满意凉沫的提议,“就按照你说的办,马上给冰儿传消息!”说完,又看着地上的笼月,“沫儿,薇儿,你们先下去吧,月儿你留下。”雪薇以为宫主要责罚笼月,临走前不免担忧,还是被凉沫拉着下去了。笼月一直跪在地上,没起来,过了一会,霓蘅似乎心有不忍,“月儿,不管我做什么,我都希望你知道,我是为了你好,为了启月宫好。你是我一手栽培的,将来会是启月宫的主人。”笼月静静的听着,没说话,霓蘅又开口了,“他很久没见你了,很想你,你去看看他吧。“是,师父。”笼月又恭敬的磕了一个头,才下去了。

  到了启月宫的后山禁地的密室前,笼月按下了开关,瞬间仿佛进入了另外一个世界,郁木葱葱,花香阵阵。“我说今天心情怎么这么好哇,原来是我的小月儿来看我了。”一个头发全白,衣服也乱糟糟的老人,从树梢里钻出头来,笑哈哈的说道。笼月难得的笑了,唤了一声老人,“师父。”笼月虽然称呼霓蘅为师傅,但是她一身的修为却是这个老人教的。老人似乎跟霓蘅关系很亲,但彼此却从不见面。笼月幼时被人害了全家,还是老人云游四海时救了她,带回了启月宫,教她术法,于笼月而言,老人是恩人,也是亲人。

  老人从树上下来,摸了摸笼月的脸蛋,心疼的道,“我的小月儿怎么瘦了,快跟师父说说,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笼月笑了笑,“有师父教我术法,谁能欺负的了我。”老人一听笼月这说话时张狂的语气,立马笑开了,“哈哈!这才是我的小月儿啊!”笼月顿了顿又问到,“师父,您知道巳血剑吗?”老人一听,脸上的笑容顿时消失了,惊讶的问道,“怎么?宫主让你去找巳血剑了?”笼月点点头,老人却似乎很担心,说:“月儿,巳血剑乃是不祥之物,你还是离它远一点好,宫主野心勃勃,但我不想你犯险哪!”笼月知道老人是真心爱护自己的,便不再多问,只点点头,“师父,您放心,月儿会好好照顾自己的。”

  冰闻收到了霓蘅传来的消息,要她给莱远下毒,随消息而来的,还有一粒药丸。这日,冰闻趁莱远被李清沣叫去无量殿议事,偷偷潜入莱远的房间,想将毒药偷偷放入莱远每日饮用的三生泉水中。冰闻接近阿松后,才从阿松的口中套出关于莱远的一个重大秘密:原来,莱远自幼体质特殊,需要每日服用三生泉水。

  三生泉水虽叫泉水,却是一眼望不到底的深泉。有个可怕的传闻说,那眼泉水之所以叫三生泉水,是因为三生泉那头连的是地狱孟婆的那碗孟婆汤,喝了三生泉水,三生三世,忘情忘爱。传说是真是假不知道,不过三生泉确实不凡,冰闻听阿松说,三生泉水虽然甘美清甜,但人却只能饮其水,而不得触其面。如果你直接用手去触碰三生泉的水面,会感觉自己在抚摸一块光滑冰冷的镜面,但是又可以用木瓢去舀泉水。曾经有个胆子大的无量山的弟子,冒险跳入三生泉中,结果,他居然在三生泉上如履平地,整个人稳稳的站在泉面上!平日里,除了莱远遵循无量祖师的叮嘱,每日服用三生泉水外,其他人都喝的极少。

  冰闻找到装着三生泉水的瓶子,正要打开。门却从外面被人大力推开,来人竟然是周沐沣。原来,周沐沣看见冰闻鬼鬼祟祟的进了莱远房间,就在暗处偷看。周沐沣大声喝道:“你在干什么?!”过去一看,冰闻手中拿的竟是莱远每日服用的三生泉水。冰闻本来很慌张,看到来人是周沐沣,反而淡定下来,悠闲的回道,“我干什么,关周师伯何事?”冰闻和袖荷等新来的弟子都拜在了舒浴沣门下,是以,冰闻称呼周沐沣一声周师伯。周沐沣一听冰闻竟对自己如此不敬,更加生气了,“快随我去见师兄,我要将你赶出无量山!”冰闻此时低低的笑开了,“周师伯只管赶便是,这样的事情,你二十年前又不是没做过。”周沐沣一听愣了,“你,你到底是谁?!” 冰闻转过身去,没再看周沐沣一眼,似乎很是不屑,自顾自的回忆道:“周师伯可还记得,二十年前,无量山下有一个叫篱落的女子,她爱上了无量山祖师爷的一位弟子,并且与那人珠胎暗连,哪曾想,孩子生下来之后,那人为了自己的声誉将她抛弃。她带着还在襁褓中的婴儿到无量山找他,却被无情的赶下了山。周师伯,您觉得我这个故事好听吗?”

  周沐沣顿时站不稳,他扶着桌子,声音颤抖着说道:“你,是篱落的女儿?!”冰闻没答他,反问道,“怎么样?周师伯现在还要赶我下山吗?”周沐沣看着眼前和篱落有八成相似的女儿,再也无法狠下心来,只说,“我不会赶你走,但你要答应我,不可以伤害莱远。”冰闻答应了,“周师伯放心,我只是有些好奇,三生泉水到底是什么,不会对他下手的。”说完,便将三生泉水还到了原处。看着周沐沣不放心的样子,冰闻冷笑了一声道:“既周师伯还是不放心我,那我们一起出去吧。”说完,冰闻先率先出了门。周沐沣没再说什么,跟在冰闻后面出去了。

  当天晚上,莱远照常服下三生泉水,当时没觉得其他,只是当晚,他做了一个梦。他梦见自己到了一个很美的山洞里,那个山洞里有一处用藤蔓遮盖起来的地方,他进去了以后,发现里面竟然又是另外一方天地,流水潺潺,落英缤纷。然而,他的目光却全部被前面的人吸引了,待她转过头来,莱远惊喜的发现,那人却是笼月。莱远不曾想自己会梦到笼月,惊醒以后,又默念了几遍道家心法,才勉强入睡。此时,快要到中秋了,莱远发现自己最近越来越频繁的想起笼月,每天晚上都会做梦,梦里都是笼月甜甜的在对着他笑。后来,笼月向他走来,再后来,他抱住了她。莱远又一次从梦中惊醒。

  而笼月这边,也不好受。从无量山回来以后,她就不断想起和莱远在一起的情景,后来,情景越来越清晰,她甚至开始在心里描绘莱远的脸,莱远的眉,莱远的唇。笼月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之前明明只是对莱远有一些亲切的感觉,怎么突然会这么想他,这种感觉来的太突然太强烈。笼月不敢将自己这种变化告诉师父和霓蘅。便向霓蘅说明,自己要去无量山找巳血剑的下落,于是便独自前往无量山了。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去无量山,也许是为了找寻巳血剑的下落,也许是为了见到莱远。

  中秋之夜,月明星稀。空气中还是有几分燥热。莱远今晚尤其思念笼月,他觉得,自己脑子里、心里只剩下笼月那张巧笑嫣然的脸了。他不敢对李清沣明说,害怕他会对自己失望,更不敢对抚养自己长大的无量祖师说。莱远支开阿松后,便一个人去了后山的千年寒冰池沐浴。千年寒冰池也算是无量山的一处奇景了,据说千年以来,池水一直冰冷刺骨,寒冰池周围却是树木丛生,一片生机。每当莱远心气浮躁,便会来这千年寒冰池沐浴。他已经许久未来此处了,但是今晚,莱远实在需要借助千年寒冰池的冰寒,来冷却自己对笼月不正常的思念和渴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