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阴圆> 9.姻缘天定
  莱远回到房间,一直有些心绪不宁。阿松知道自己家公子今天一战成名,又是高兴又是心疼,赶紧伺候莱远洗漱。待莱远躺在床上,回想起今天发生的一切,却怎么也睡不着:自己从小随祖师闭关,不知江湖险恶。今天看到这些人,为了一把剑,可以不顾情谊甚至不顾性命的争夺,实在无法理解。又想起今天和自己比武的笼月,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总觉得与她似曾相识,尤其和她对掌比拼的时候,这种感觉尤其强烈。他能感觉到对方对他留了情,但自己又何尝不是呢?从小,祖师就告诫自己,要静心寡欲,嗔痴爱恨更是要不得。今天这是怎么了,心绪竟久久无法平静。

  莱远正想着,门外却传来有人敲门的声音,“莱远师君,您睡了吗?”冰儿轻轻敲门,没听到回话的声音,正准备离开之时,莱远却开了门,“冰儿师妹,这么晚有什么事情吗?”看见莱远开门,冰儿似乎很开心,“莱远师君,我听阿松师兄说,你今天比武辛苦了,有些失眠,知道你最喜欢喝梅花露,特意给您泡了一壶,很有益安神,您不嫌弃的话可以试试看。”莱远对这个自己招募的女弟子有些印象,似乎是感激自己答应让她上山。上山之后,她经常给自己煮梅花露,有些小事做的比阿松还仔细。接过茶水,莱远轻声道谢:“谢谢冰儿师妹,很晚了,你早点休息吧。”冰儿点头应道,离开了。在关门的那一刹,莱远抬头看了看门前的那颗树,树枝还在微微摇动。莱远略有所思。

  冰儿离开后,特意走到了一条无人的小路。待发现四处无人时,才轻轻说了句:“出来吧。”此时,从暗处走出一个青色的人影,正是笼月。“这是师父让我交给你的。”笼月递了一张用竹筒装起来的信条过去,待冰儿接过后,转身欲走。“月师姐,你的修为真让冰闻刮目相看。”冰儿笑着说道。笼月没说什么,使着轻功离开了。冰儿冷笑了一声,打开信纸一看,发现只有简单的四个字:必除莱远!

  冰儿,也就是冰闻,正是启月宫霓蘅宫主麾下的四位弟子之一,比起笼月的修为,凉沫的媚术,雪薇的美貌,冰闻根本就是平平无奇。但那又如何,温柔的刀反而杀人于无形。冰闻回想起前段日子,她奉命要以无量山弟子的身份混入无量山。冰闻思量之下,便打听了这届弟子的身世背景,挑中了心无城府的袖荷作为自己的过桥梯:在袖荷来无量山的路上,冰闻特意找人对袖荷下了黑手,自己再以救命恩人的姿态出现在袖荷面前。果然不出她所料,在袖荷的掩护下,她顺利潜入了无量山。本来冰闻被霓蘅派到无量山是专门刺探消息的,但是显然,她现在的任务只针对一人了。冰闻紧紧拽住了手中的纸条:莱远!你可别怪我!

  凉沫回到无量山安排好的房间,突然看见雪薇进来了,连忙把手里的东西藏了起来。雪薇跟笼月要好,知道凉沫总是针对笼月。现在又看凉沫一副慌慌张张的样子,顿时觉得凉沫又在动什么坏心思,“沫师姐,你偷偷摸摸的在干嘛呢!”果然,凉沫一副做了亏心事怕被发现的样子,“你,你在说什么?我什么都没做。”凉沫越是这样解释,雪薇越觉得她心里有鬼,“你快交出来,不然我就告诉月师姐了。”凉沫一听顿时慌了,“好妹妹,我错了,别告诉月师姐,我说还不行吗?”说完,被从怀里拿出一个精致的瓶子,雪薇一把抢过来,还没打开盖子,就闻到一股好闻的清香味道,“这是什么?”凉沫当做宝贝似的赶紧抢了回来,“我今天不是受了重伤吗?这可是我辛辛苦苦炼制的伤药,治疗内伤、修复功力都特别有用,我刚刚服了一粒,只剩下这么一粒了,你可别给我弄丢了。”说完,又想藏起来。

  雪薇突然想起来,今天笼月和莱远比武时,似乎修为损耗的厉害,便说,“沫师姐,我知道你炼药厉害,你再重新炼好不好啊,这颗给我呗。”“给你?你又没受伤,给你干什么?”凉沫怀疑道。雪薇说,“你不是说这药可以提升修为吗?我想提升修为。把那些臭男人全部打败!”凉沫低低的笑了,“傻妹妹,你还提升什么修为啊,你这张脸就是最好的武器了,哪个男人见了不动心,不拜在你的石榴裙下哪!”雪薇被她说的不好意思,微微红了脸,凉沫见了,也不打趣她了,说:“好吧,我可以给你,但是,你可不准给笼月了。”雪薇知道,凉沫一直嫉妒笼月,这么好的东西肯定不愿意给笼月,一口答应了。凉沫把瓶子一起给了雪薇,“我可不是随便给你的,你可得记着我的好。”说完,便说自己累了,先去睡了。

  雪薇一直没睡,在等笼月回来。终于,笼月回来了。雪薇看了一眼已经熟睡多时的凉沫,拉着笼月悄悄出了门。从怀里拿出了一只精致的小瓶子,正是凉沫给她的那只。“薇儿,这是什么?”笼月问。雪薇悄声说道,“月师姐,你小声一点,这是我从师父那里拿来的治疗内伤的好药,自己都舍不得吃呢,你赶快服下吧。”笼月看着雪薇,不禁感动,却打趣说:“什么拿?我看是偷吧。”霓蘅擅长炼药,经常练一些好的药物私藏,心情好的时候会赏给笼月她们一些。雪薇想着,反正不能跟笼月说这是凉沫给的,不然凉沫肯定会怪自己的,怎么说大家也是同门,人家都把自己的独门秘药都给自己了,自己也不能太过分。于是,便说到:“月师姐,你别问了,反正这是好药,对你有大好处呢!”笼月觉得自己不能辜负雪薇的心意,自小雪薇就与自己特别亲近,有什么好的都会想着自己,于是当着雪薇的面服下了药。

  第二天一早,李清沣让莱远带着慕流风、欧阳清等人在山门前,送别回去的武林人士。李清沣一晚上没睡,安排弟子将山中各个角落都搜查一遍,无奈还是一无所获。留下来的武林人士都是有名有姓,来历清楚的。李清沣答应众人,会全力搜寻巳血剑的下落。现在,他实在没有精力再来送别,同时又想让莱远多多认识各门各派的人。就让莱远替他送别客人。当笼月一行到达山门前时,就看见莱远在和欧阳渡话别。双方说了几句客套话,欧阳渡不忘记数落自己儿子欧阳清几句,什么好好修身养性,什么多学学你莱远师君。欧阳清这条命还是莱远救的,欧阳清没忘,他爹更没忘。欧阳渡不免心中对莱远这个后辈更加喜欢。

  送别欧阳渡之后,莱远感觉到心中一阵悸动。他顿时想起一个人,转头一看,果然是笼月正向自己这边走来。笼月没想到,莱远会忽然注意到自己,心里不免一惊,面上还是不动声色的走了过去。欧阳清现在一看见笼月,就想起那个在地上滚动的头颅,又不敢逃跑,怕被人笑话,尤其是自己的亲亲师妹冰儿也在这里。笼月走到莱远面前,简单抱拳作揖:“莱远师君。”莱远立马回礼,“少宫主客气。”顿时都没话了。

  凉沫有心打趣,“没想到,莱远师君不仅修为高深,还是一位谦谦君子啊。”莱远不知如何应答,他身后的阿松从第一次在无量山的山脚下见到凉沫起,就不喜欢她,尤其讨厌她用这种轻浮的语气跟自己家公子说话。阿松从小照顾莱远,觉得莱远就是自己心中不可侵犯的神仙似的存在,看着凉沫看自己公子时眼睛都在发光了,立马回到:“我们家公子可不是你们这种邪魔外道可以肖想的,你死心吧,我们公子不会多看你一眼的!”

  凉沫存心打趣,“哦,不喜欢我们这样的,那你们公子喜欢哪样的?”莱远来不及阻拦,阿松便脱口而出,“就算要喜欢,那也是喜欢冰儿师妹这样的。”一句话顿时让在后面装空气的冰闻羞红了脸。凉沫似乎恍然大悟般,暧昧的眼神在莱远和冰闻之间流转。莱远一时之间也不知如何反应,眼角瞟到笼月,发现她正在冷眼看着自己,更加不知所措。莱远和笼月这小小的互动却没逃过心思缜密,最懂人情世故的凉沫的眼睛,凉沫笑了笑,仿佛不经意般的说,“这姻缘天注定,说不定呀,莱远师君的姻缘在月亮之上呢!”阿松听的迷糊,“你这个妖女在打什么哑迷呢?!”凉沫瞥了一眼阿松,却是一副你蠢我不告诉你的表情。阿松气的脸通红,而此时脸也红了的还有莱远和笼月,他们听了凉沫那番姻缘论,不约而同的看向对方,两人又是微微一怔,又齐齐的偏开了视线。正当气氛有些莫名的尴尬时,慕流风及时站了出来,“天色已不早了,就不打扰三位姑娘上路了。”说完,不禁又多看了几眼笼月。笼月没再搭话,带着凉沫和雪薇离开了。

  路上,雪薇不禁埋怨凉沫,就算她要轻浮莱远,也不要把笼月和自己搭进来。凉沫笑了笑,“反正你们对那个莱远没什么,说说又怎么了。”说完还特意看了看笼月,却见笼月还是那副事不关已的表情,凉沫自觉无趣,没再说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