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阴圆> 8.月远斗法
  此时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比武擂台上的两个人身上,只见他们,一个白衣似雪,恍若谪仙,一个青衣麻裙,淡然自若,一个身披蓝光,一个自带红光,一个是无量山未来门主,一个是启月宫少宫主。周围顿时安静一片。欧阳清看着莱远身上的蓝光,便知道刚刚出手救自己的是他了。

  慕流风自从笼月出现,目光就再也没从笼月的身上移开过。他不敢相信,让武林人士闻风丧胆的启月宫少宫主,竟是这样一个淡然清秀的姑娘。她的一头秀发,随意编了个发系,一条红色的丝带垂在乌黑的发间,身上一件天青色的麻布衣裙,面容淡然,不饰粉黛。慕流风觉得,这样的姑娘不应该出现在武林的论剑大会上,她应该是在一个桃花源地,于晚间时分,踏着夕阳的余晖,采莲归来。然而,唯一与她身份相符的,却只是她额间的那一弯血月印记。传说,她生来就有。

  当慕流风暗暗打量笼月时,笼月和莱远也在看着彼此,刚刚那一刹的交手,两人都知道,对方值得自己拼力一战。只见笼月双手结印,催动术法,顿时周身都大散着红色元光,待红光慢慢聚集在手掌,众人只见一个青色身影飘闪而过!笼月出手成掌,劈向莱远。莱远后退几步,施起术法,周身处在蓝色的光圈里。红蓝相撞,碰撞之处甚至可见电光在流动。众人知道他们在拼术法,惊叹又羡慕:这就是传说中的六阶术者的实力了吧!

  莱远借着轻功,往后飞到了阁楼之上。笼月手持红色元光,追着莱远而去。红光所到之处,瓦石横飞,一片狼藉。莱远见到再不避让,催动术法,正面迎接笼月的攻击。两人所到之处,红蓝之色的元光大胜,众人只见空中有两个人影飞速闪过,头顶的天空变幻莫测,一会红云烧天,一会蓝空万里,却都是两人的元光在发散!底下的人抬头看着,却根本看不清两个人的身影,只见两人突然分开,莱远落到了李清沣旁边,笼月站在启月宫那里。两人都向后退了好几步,很明显,势均力敌。

  在场武林人士,包括李清沣,欧阳渡等人,都在心里暗暗惊叹:此等修为,倘若莱远和笼月二人联手,天下还有谁可匹敌?!想到这里,众人觉得又幸运又不幸,幸运的是,莱远和笼月注定是死敌,不可能会联手。不幸的是,笼月却是武林公敌的少主人。顿时,众人各怀心事。李清沣赶紧来到莱远身边,关心的问道,“远儿,你没事吧?”莱远轻轻的摇了摇头,李清沣心中欣慰不已:以莱远的修为,来日必将光大无量山。今日一战,再没人敢质疑无量山的实力。而启月宫那边,雪薇连忙跑到笼月身边,担忧的问道,“月师姐,你还好吧?”笼月没回答,冲她点了点头。凉沫早已退到一边,看着笼月的目光阴冷一片:笼月,没想到,我还是低估了你的实力。若不除你,启月宫哪里有我站的地?!

  正当武林人士以为两人已是平局时,启月宫的那顶奢华的轿子里面却传来一个阴冷、威严的女声:“月儿,杀了他!”却是宫主霓蘅的命令!笼月一怔,看着那一身白衣的莱远,似乎有所迟疑,一时没有动作。“启月宫弟子听令,谁能杀了莱远,夺回巳血剑,就是我启月宫下任宫主!” 霓蘅见笼月居然没有听她的命令,语气更加阴狠。霓蘅的话音刚落,全场一阵唏嘘,众人都看出来,笼月和莱远实力相当,若有一死,另一方必然重伤。众人此时都有点怜悯笼月,被自己师父利用。

  笼月却知道,霓蘅这么说,是因为看出自己对莱远手下留情了。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跟莱远很亲切,那不是男女之间的仰慕,是存在于血液之中实实在在的亲切。之前那晚,她奉霓蘅的命令来无量山打探巳血剑的下落,路过一个房间,就觉得有什么在吸引着自己。后来被那人发现,她希望他能出来找自己,可是一直没等到他,便走了。今天交手,笼月便知道莱远就是当时房中的那个男子。笼月知道霓蘅一直很厌恨无量山,这番话听着在鼓励自己,实则在表达不满:你只是个少宫主,必须听我的命令!笼月压下心头的那点悸动,重新走回比武场中央,面向莱远。

  莱远知道避无可避,正当走出去之时,身后一个无量山弟子惊慌失措的传来了坏消息,“门主不好了,巳血剑不见了!”“你说什么?”李清沣目瞪口呆,不敢相信。武林人士这才想起他们此行的目的,本就是来争夺巳血剑的,这下好了,只是看了半天的热闹而已!众人心中惊慌,哄乱一片。

  李清沣听后,怔怔的好久才反应过来,赶忙领着弟子往封印巳血剑的殿中跑去。何志勇赶紧叫住了他,道:“李门主,大家都比了半天了,你们说巳血剑丢了就要走了,不是在耍我们吗?”“就是就是!”崆峒派的弟子赶紧附和着掌门何志勇。李清沣低头思量,缓缓道,“巳血剑本就是武林之物,既然大家都想知道巳血剑到底在何处,那便随在下走一趟吧。”

  于是,武林众人便随着李清沣浩浩荡荡的去往无量殿。霓蘅开口道:“月儿,你也跟过去看看。”“是,师父。”笼月刚应声,凉沫便急切的道“师父,沫儿也一起去吧,月师姐修为虽高,却不比我懂这些所谓名门正派的花花心思。师父,沫儿当心,他们这是在联手诓骗我们启月宫。”霓蘅思量片刻,点点头,“那你们便一道去吧。”

  到了无量殿中,李清沣打开藏在隐秘处的机关,进入密室一看,果然,原本被封印在剑鞘中的巳血剑已经不见踪影!李清沣一见,顿时差点晕厥:无量山保管了巳血剑二十年,今天却在自己手上失窃。他究竟还有何面目去见祖师爷!周沐沣和舒浴沣赶忙过来扶住李清沣,莱远看着自家师父如此失魂落魄、精神萎靡,很是担心。

  欧阳渡一见此场景,惊讶的问道:“李门主,无量殿守备森严,巳血剑怎会被贼人盗了去?”李清沣努力稳住心神:“巳血剑在这里被封印了二十年了,这间密室除了我和两位师弟,没人知道如何进入。就连祖师爷,因为长期带着远儿闭关,早已不问世事,连他也不知道。今天是十年论剑之约,按理应该把巳血剑请出来,武林豪杰技高者得。我刚刚吩咐弟子,去取巳血剑,哪曾想出了这等事。”

  刚刚来传话的弟子,此时早已吓的瘫在了地上,跪着哭道:“我们三人听照门主的命令来此取剑,进了密室才发现,剑已经不见了!”欧阳渡又问,“敢问李门主,最后一次见到巳血剑是何时?”“正是比武之前,我跟两位师弟前来看过。”李清沣回话。何志勇又道,“这么说,是今天比武的时候,有人在我们比武之际,趁乱盗走了巳血剑。比武会场就在无量山山前,而山后又是悬崖断壁。如果我没猜错,很有可能,就是我们其中有人偷走了巳血剑!”

  欧阳渡此话一出,众人纷纷看向自己周围的人,开始彼此怀疑。突然,何志勇看了凉沫,“诸位,大家听我说,我们大家都早就到了比武会场了。但是,比武比了一半,启月宫的人才前来。照我说,肯定是启月宫趁乱偷走了剑。”何志勇刚说完,周围的人瞬间离笼月、凉沫和雪薇远远的,大有将她们包围起来的意思。凉沫瞥了一眼何志勇,“我说何掌门,您自己为老不尊就算了,为何还要欺负我们这些弱女子呢?再说了,我们如果真拿走了巳血剑,又为何留下苦苦比武呢?”欧阳渡接着说道,“这可不一定,说不定你们就是在故意分散我们的注意,里应外合,盗走了巳血剑。不然,为什么大家都来了,偏偏不见你们宫主?”凉沫阴冷的笑了一下,“我们宫主的行踪需要跟你交待吗?!看来大家都觉得是我们启月宫偷了巳血剑了,可是你们别忘了,巳血剑是在无量山的保管下被盗的,李门主,你说剑被盗了,我还说,你们是害怕输给我们启月宫,才偷偷提前找人将剑藏起来了。”凉沫这番话,让众人都略有所思,看向李清沣的眼神都有些怀疑。李清沣知道自己难辞其咎,可也不希望就这么被冤枉,说,“诸位,劳烦大家前来,今天天色也已晚,还请大家不嫌弃,在山上休憩一晚。受伤的弟子我们会安排人医治。现在,贼人可能还在山上,我们会马上派人搜山,还请大家晚间各自待在自己的房中。”众人当然也不想这样空手而回,答应在山上住一晚。

  李清沣说完,便领着两位师弟周沐沣和舒浴沣率先出门了。众人自觉无趣,也一一跟着走了。就剩下莱远,笼月、慕流风、欧阳清、凉沫、雪薇留在最后。凉沫看了眼欧阳清和慕流风,心里暗暗的想:臭小子,你们俩一个当众侮辱我,一个竟敢伤我,早晚让你们死在我手里!欧阳清看着凉沫看自己阴嗖嗖的眼光,就知道凉沫肯定想找自己麻烦了,不惊脱口而出:“你想干嘛!这里可是无量山,别乱来啊!”凉沫一听,笑了,“欧阳少庄主,您想的太多了吧,我能把你怎么着啊?”欧阳清回道:“谁说你了啊,我说的是她,你那点功夫我都能对付的了。”欧阳清用下巴抬向笼月的方向。笼月没想到,自己不说话也被人惦记了,看过去的时候,发现莱远也正在看自己。两人目光对视,都微微一僵。笼月没说什么,直接走出了门。凉沫最讨厌别人把她和笼月相比,又想骂回去,雪薇打断了她:“行了,沫师姐,别和他一般计较,他这是被咱们月师姐吓怕了。我们走吧。”雪薇拉着凉沫,跟在笼月身后一起离开了。几人都各自回了被安排好的房间。回房后,笼月跟雪薇说,她想出去走走,便一个人离开了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