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阴圆> 6.十年论剑
  启月宫地处险峻的深山之中,宫门入口处更是隐蔽在层层叠叠的茂林之中,没有启月宫弟子引路,外人根本不得其门而入。凉沫一路急着赶回到了启月宫,到了宫门口,阿蓉已经在那里等她了,阿蓉看见凉沫回来了,马上高兴的迎了上去,“主子,您回来了!宫主已经在明月阁等您了。”凉沫朝阿蓉点了点头,便向明月阁赶了过去。明月阁是平日里宫主霓蘅与他们议事的地方,凉沫知道,宫主有要事交给自己去办。

  明月阁内,两旁都是上好的檀香木椅,木椅后一扇珠帘挡住了凉沫的视线。凉沫恭敬的跪下行礼,“师父,沫儿回来了。”帘后,一个轻柔,却又不失威严的声音响起,“是沫儿啊,事情办的怎么样了?”凉沫恭顺的回道:“一切都已按照师父的旨意办妥了。”“很好!很快就是无量山十年一度的论剑大会了。这次,必须把巳血剑给我抢到手!”霓蘅的声音顿时变的严厉起来。“是!师父!只是,徒儿听说,这巳血剑在二十年前乃是血魔所有,虽然厉害,但是只有血魔后人才能解开其封印,发挥神力,落到普通人的手里也只是一把普通的砍柴刀。”凉沫把心里的担忧说了出来。霓蘅轻笑一声道,“没错,普通人得到巳血剑也无用,但是据我所知,二十年前血魔称霸天下,靠的并不是巳血剑,而且一颗血丹!”凉沫听后惊讶不已,“血丹?!那是什么?”片刻后,霓蘅才缓缓的道,“我也不清楚,没人见过血丹,只是传闻血丹非凡间之物,有人说得到血丹就能长生不老,起死回生,也有人说能称霸天下,无人可敌,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得巳血剑者得血丹。”凉沫听后更加震撼了:师父的语气居然那么肯定,这么大的秘密她又是怎么知道的呢,凉沫心下一惊便把心中所疑问了出来,“师父,这个秘密您是从何而知的?”霓蘅听后似乎有些不悦,冷冷的哼了一声,道:“我怎么知道的,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无量山私藏巳血剑已经二十年,如今也该让人了。你赶快把这个消息放出去,我要让武林中人都知道。无量山清净了这么多年,也该热闹热闹了!”凉沫听出了霓蘅话里的不悦,忙又恭敬的磕了个头,奉承道:“师父英明!一旦江湖人士都去与无量山争夺巳血剑,我们就可以渔翁得利了!”“你知道就好,快去办吧!”霓蘅吩咐道。“是,师父!”凉沫说完,欲言又止,似乎有什么不解。霓蘅听出了凉沫的疑惑,便也问了出来,“怎么?你还有什么事?”凉沫知道自己的心思逃不过霓蘅的眼睛,便也直言不讳,“师父,沫儿此次回来怎么没见到月师姐?”过了一会,凉沫才听见霓蘅说,“月儿另有任务,很快你就知道了,你退下吧!”“是,师父。”凉沫应声退下。

  凉沫出了明月阁,便看见阿蓉守在那里,唤来阿蓉问她,“笼月呢?你知道她去哪了吗?”阿蓉面上一惊,有些惶恐的道,“主子,属下无能,不知道少宫主去了哪里,请主子责罚!”凉沫知道笼月向来行踪诡异,也没过多责怪阿蓉,便赶紧去办霓蘅刚刚交代的事情了。

  正当无量山为十年一次的论剑大会焦急的做准备时,江湖上突然炸开了一个消息:得巳血剑者得血丹。血丹的传闻众所周知,据说血丹可以让人起死回生,甚至可以飞升上天!二十年前,血丹和巳血剑同归血魔林暮阳所有。当年血魔被诛杀后,巳血剑落在了无量山的手里,可是血丹却不知所踪了!现下,武林人士一听到得巳血剑者得血丹的传闻,都几乎深信不疑,对于他们来说,就算这个消息是假的,血丹的诱惑也足以让他们拼命一搏了!此刻,整个江湖的平静彻底被打破了,江湖上风起云涌。各门各派都准备在这次论剑大会上争夺巳血剑。

  无量殿中,李清沣愁眉不展,“这个论剑大会注定无法平静了!”旁边的舒浴沣接着道,“不知道江湖上的传言从何而来,我们无量山自二十年前守卫巳血剑以来,天下一直太平,现在江湖人士都来争夺巳血剑,谁又知道,巳血一出,天下不幸哪!”周沐沣说:“只怕他们就算知道巳血剑的不祥,也要冒险争夺。现在,得巳血剑者得血丹的传闻已经传遍了,所有门派都对我们无量山虎视眈眈啊!”

  旁边的莱远听着有些疑惑,“师父,这论剑大会从何而来?”李清沣顿了顿解释道,“二十年前,祖师爷带领武林正派,降服了当时为祸武林的血魔林暮阳,从他手中夺得了巳血剑,江湖人士景仰祖师爷,答应将巳血剑留在无量山封印起来。但是,恒剑山庄的庄主欧阳渡说,封印巳血剑需要强大修为,不如江湖十年办一次论剑大会,既是讨论巳血剑的归属,又让武林豪杰有机会可以互相切磋。在场的人谁肯眼睁睁的看着天下第一剑这样落入咱们无量山,便统一决定采纳欧阳渡的建议。十年前,无量山有祖师爷坐镇,自然无人敢挑战。如今……”后面的话李清沣没说下去,大家都明白,近年来,祖师爷几乎都在后山禁地闭关,除了莱远的事情,其他一概不问。李清沣看着两位师弟和爱徒,郑重的道,“不管怎样,守卫巳血剑,保护江湖太平,是我们无量山应尽的责任,就算祖师爷不在,我们也要保护好巳血剑不落入歹人之手。”周沐沣,舒浴沣点了点头,莱远说道,“是,师父。”

  很快,到了论剑大会那天。江湖上大大小小的门派几乎将无量山的比武会场围了个水泄不通,正邪两派都有。其中有些附近的富贵人家甚至都赶来凑这个热闹。毕竟,尽管血丹是个传说,也已经足够诱人了。

  此时,无量殿中,李清沣正在做最后的准备,他再三嘱咐道,“二师弟,三师弟,待会万不得已,就由我们来凑这个热闹吧。远儿,你只管在旁边观看,不准随便出手。”看到莱远欲言又止,李清沣又补了一句。莱远心知李清沣是为了自己好,尽管心中担忧,还是恭顺的道,“是,师父。”

  等到李清沣师兄弟三人出现在论剑大会的比武会场时,各武林门派已经落座了,甚至有些小门小派没有专属的坐席,不得已挤在了一起。李清沣身后还跟了一班弟子,有慕流风,欧阳清,冰儿,阿五,袖荷等人。看见李清沣出来了,本来还在互相交流的众人顿时安静下来,站起身来,拱手见礼,齐声唤道,“李门主!”李清沣长期掌管无量山事宜,被武林人士尊称一声门主。李清沣也拱手回礼,环视一圈,郑重的道,“承蒙诸位英雄光临我无量山,本门蓬荜生辉。论剑大会十年一次,还是以前的规矩,每门派派出三人,若三人都战败,则无缘巳血。最后胜出的英雄,他的门派将继续保管巳血剑十年。当然,大家以和为贵,点到即止,万万不要伤人性命!”

  李清沣的话音刚落,底下的武林众人便轰动了起来,有些人已经急不可待,跃跃欲试了!这时,人群中响起了一个声音,“李门主,快开始吧!”众人齐齐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只见一个小帮派的弟子飞上比武会场中央的擂台,拱手对底下的众人道,“在下青龙帮李四海,请教了!”李四海的话刚刚说完,人群中又有一人飞身上了擂台,却是一个华服男子,他的态度有些傲慢,微微抱拳对李四海,似乎根本没把李四海放在眼里,语气傲慢的道,“在下崆峒派何峰,请指教!”这两人客套之后,便立马亮出兵器。李四海的武器是一条铁链,铁链两端是带着铁刺的两个大铁球。而何峰则手持一柄长剑。众人只见,李四海瞬间发力,甩开铁链,铁链一端的那个大铁球猛的砸向何峰。何峰运起轻功,飞身到了李四海身后的柱子上,脚倒挂在柱子上,身子朝下。何峰定睛一看,刚刚被李四海的铁球砸过的地方,几块大石块碎成粉末!何峰心下一惊,不敢再轻敌,沉思片刻,便利用轻功的优势,飞身在李四海周围不断的试探李四海,试图分散李四海的注意力。果然,李四海很快便露出疲态,有些应对不暇了。这时候,何峰趁其不备,出其不意,一剑挑飞了李四海手中的铁链,李四海也被何峰被踢到擂台之下!青龙帮的人赶紧过来扶起李四海,却发现,李四海一只手的手筋已被挑断,不禁怒道:“姓何的!你怎么如此心狠手辣!竟然废了我兄弟的一只手!”何峰收了剑,冷笑道:“自己技不如人能怪谁!接下来,还有哪位赐教?”莱远在比武会场旁边的阁楼上观望了这一切,无奈的摇了摇头,心中担忧:看来,由巳血剑引起的纷争,才刚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