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阴圆> 1.血魔覆灭
  仙海之外,荒漠尽头,有一处苍茫大陆。此时,江湖上一片血雨腥风,血魔林暮阳仗着其佩剑,巳血剑之威,杀人无数,残害武林,更是以活人之血炼制魔功。传说,巳血剑可开天辟地、移山倒海,虽是夸夸其谈,但是巳血一出,天下不幸,倒是不假!最让人不解的是,只有林暮阳血亲一脉,才能解开巳血剑的封印,发挥巳血之神能,落到别人手里,巳血剑却不过是一把普通的砍柴刀罢了!然而,人们都说,林暮阳最厉害的法宝并不是巳血剑,而是一颗血丹!有人说血丹可医死人,活白骨,也有人说,得血丹者长生不老,飞升上天!种种传言,不论真假,但就论林暮阳手上的血债无数,江湖上的人都抢着要林暮阳的命。在苍茫大陆上,最厉害的武林门派便是以无量祖师为首的无量山了,是以,江湖各门派以无量山为首,齐结起来要诛杀林暮阳。林暮阳虽有巳血在手,但是毕竟寡不敌众,万般危急之时,林暮阳带着家眷,在弟子的掩护下,仓皇逃走,从此隐姓埋名,不知所踪!然而,江湖众人,不论是欲报亲友之血仇,还是受不了血丹之诱惑,都纷纷追查起林暮阳的踪迹来,大有把苍茫大陆翻个底朝天的势头!

  一年后,葱葱郁郁的山头下,有一个村落,几户人家,炊烟袅袅。这是个平凡却又不平凡的山庄。平凡的是,它跟所有的庄子一样,男耕女织,农家之乐。不平凡的是,从高耸的山顶往下看,会发现,这个庄子的地貌看起来,竟像是一头盘伏在地的大兽在静静沉睡,大兽栩栩如生,像是有人精心雕刻的一样,不过,那大兽的模样却十分奇怪,竟是龙角、麋身、马蹄、牛尾。

  “族长!快!快回去,夫人要生了!”一个妇人正气喘吁吁的对田地里一个干活的男人道。听见这消息,还在地里干活的男人马上扔下手中的农具,惊喜出声,“什么?!真的吗?!”男子一边问那妇人,一边往自己的家中奔去。果然,那男人还没到家门口,就听见一声婴儿的嘹亮的啼哭声。男人当下便怔在当场,片刻才缓缓反应过来,眼里竟有泪光闪现!男人赶紧向家里冲进去,接生的大娘看见是男人回来了,忙笑呵呵着道,“族长回来了!夫人刚给您生了个大胖小子呢!族长真是好福气啊!”男人洗了好几次手,才发抖着从产婆手中接过了婴儿,小心翼翼的抱着婴儿,大笑着道:“好!好啊!”男人抱着孩子坐到了妻子的床头,心疼的道,“淑儿,辛苦你了,快看看咱们儿子!”累及的女人看着襁褓中的孩子,脸上全是初为人母的光辉。

  三年后

  “西儿!臭小子,往哪里跑?!快回来,后山那里不能去啊!”一个老人颤歪歪的声音在田间响起。老人此时正在追一个孩子,只见一个粉雕玉琢的小男孩光着两条小腿,边跑边说:“我就要去!每次爹爹去那里玩都不带我!”说着,便蹦跶着跑远了。身后的老人又着急又生气,后山是他们的禁地,除了本族族长,谁也不能进入。他心里着急,当下便想着要赶紧告诉族长才行。小男孩进了后山,发现那里居然有一个巨大的洞,洞里是完全不一样的景色,鸟语花香,溪水潺潺,小男孩玩了一会,很快便觉得没意思。此时,他发现一个被藤蔓遮盖起来的洞口,远远看起来有些吓人,正当他准备离开之时,他似乎听到一个声音,像是小动物在喝奶的声音。正当他想过去看个清楚,他的族长爹爹却及时的赶来了,族长一看见小男孩要往那个山洞而去,当下便急声喝道,“西儿!你在这里干什么,谁准你来的?!”小男孩一见父亲凶狠的样子,吓的立马大声哭了起来。族长似乎担心吵醒什么,忙抱着小男孩出去了,回家的路上,还跟小男孩

  说,“那里面有吃人的怪兽,下次你再去,它就把你吃了!”直吓的小男孩又哭了,男人才哄他。

  然而,当天晚上的时候,便出了大事。半夜时分,村里突然响起了惊恐的尖叫声。原来,是一大批外人闯了进来,村民们无反抗能力,很快被这群人驱赶到村中央。这时,其中一个领头的人对村民们说,“让林暮阳出来!否则,你们全部都得死!”很快,族长出来了,他的手中有一把用破布包起来的剑,族长看着那群人,冷声道,“无量,没想到,你能找到这里来。”这个小起眼的村落的族长,居然就是当年称霸天下的林暮阳,他的弟子为了掩护他全部被武林众门派杀死。林暮阳恐有今日之祸,便早早的把弟子们的家眷安排到了这世外之处,他自己在重伤之后也是逃到了这里。是以,虽然是一村的人,但是身怀修为的却只有林暮阳一人。林暮阳不曾想无量他们居然能找到他,看着这一村的老弱妇孺,想起了家里的妻子跟孩儿,心里不免有几分惊惧:他不怕死,可他不想看着家人和族人陪他一起死!此时,无量也大声回道,“林暮阳,你作恶多端,以血练功,害了那么多人的性命,我们今日就是来替天行道的。”无量说完,恒剑山庄的庄主欧阳渡也赶紧道,“林暮阳!识相的赶紧把巳血剑和血丹交出来,我们还能留你一个全尸!否则,你的族人全部要给你陪葬!”。欧阳渡的话一出,村民们顿时惊慌起来,甚至大声哭喊着求饶。林暮阳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这些人自以为武林正派,道貌岸然,今天却要用一群老弱妇孺的命来威胁他!林暮阳当下也怒喝道,“废话少说!有什么事情冲我一个人来,放了我的族人!他们是无辜的!”欧阳渡听了,大声笑了起来,冷声说道,“林暮阳!不,应该叫你血魔!血魔,你的族人无辜,难道那些被你平白杀害的人就不无辜吗?!今天,你们族中之人全都得死!”欧阳渡说完,直接提剑冲向林暮阳。其他同门见了,也一起提剑而上!林暮阳扯开剑上的旧布,一把普普通通的剑,顷刻间就变为红色,仔细一看,剑身上还有龙的刻纹,栩栩如生。林暮阳想到家中的妻儿,不得不拼力而战。顷刻间,剑身上沾满了人血,众人却是一惊,那剑竟然能吸收沾染上的人血!巳血剑,实乃噬血剑!无量见欧阳渡不是林暮阳的对手,也加入了战斗。无量的修为深不可测,本来林暮阳有巳血剑在手,还可以与无量一拼。但是现在,林暮阳以一敌众,心里又非常担忧家中的妻儿,一时竟无法专心应对无量等人的攻击。正当林暮阳渐漏败势,一声哭声在耳边响起,“爹!娘!快放开我娘!”“西儿?!”林暮阳听到儿子的呼声,松了心思,欧阳渡趁其不备,将手中利剑狠狠插进了林暮阳的右腹,顿时,林暮阳血流如注,再也支撑不住,倒在地上。族中的人眼见此景,知道他们已无活路,反而纷纷拼死抗起!无量本欲放这些无辜的人一马,可是其他的武林人士见村民都一起围攻上来,也不再留情,一时间,村落中鲜血四溅,哀鸿遍野。林暮阳死了,整个村落的人被屠尽,而村落也被一把大火烧尽,远远来看,似一只大兽在怒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