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快穿女配有点萌> 第七十一章 纳兰玖
  “清漪师妹,先莫要急着离开。”纳兰玖唤住了何清漪。

  一处落英缤纷的树下,女主一袭浅粉色的衣裙,纳兰玖则青袍素冠,俊美的模样,引得一干路过的女修士们频频侧目。

  这时,纳兰玖抬手,掌心出现了一个小巧的脂粉盒:“前些时候承蒙师妹相助,炼得丹药,解了师兄的燃眉之急。所以这次师兄来是想表达一下对师妹的谢意,这玉卿门特质的胭脂,送给清漪师妹,想着你该喜欢。小小谢礼,师妹也不要急着拒绝,师兄没有别的意思。”

  “那便多谢师兄了。”何清漪也不推辞,直接就收了起来。玉卿门的胭脂,当年他为了哄自己欢心,也特意去买过。

  价值千两金的胭脂,虽是俗物,却也是讨女孩子欢心的不二法宝,修真界的女子也不例外。

  纳兰玖面上的表情又柔和了几分,说出来的话,比一朵花还漂亮:“师兄也是看师妹平日里不施脂粉。想着师妹素净的样子就已是绝色,若是再用上些胭脂,便是整个修真界最美的仙子看了,只怕也要逊色几分。”

  “最美的仙子?”何清漪闻言笑了起来,“师兄还真是会夸人。师妹只是姿色平平,哪里当得起?”

  “师兄以为玄清门中最美的女子,非清漪师妹莫属。”

  “肯定是因为纳兰师兄不常来玄清门,门中有很多漂亮的师姐师妹,都没有机会被你见到。纳兰师兄要是见过了她们,便不会这样说了。不过,纳兰师兄若是有兴趣,改天有空,师妹倒是可以帮忙引荐一二。”

  纳兰玖神色黯然:“师妹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见何清漪表情不变,纳兰玖解释道:“对于修真者来说,容颜不过是一副皮囊,师兄又岂是那般肤浅之辈?女子之美,不在皮,不在骨,只在于一颗心。”

  “心?”何清漪疑问。

  “一颗纯净无暇的心。清漪师妹待人温柔又善良,在师兄有难时,能倾力相助,仅是这颗心就强过一般女子太多了。而且师妹小小年纪,又有这般出色的天资,修为进步神速,还精通阵法、炼丹,就连师兄都忍不住惊叹,你的小脑袋里到底装了些什么?”

  何清漪一闪头,避开纳兰玖想敲她脑袋的动作:“肯定是装了一些——师兄绝对想不到的东西。”

  纳兰玖神色自然的收回了悬在半空的手,不见丝毫尴尬。

  “听说纳兰师兄收了一个女徒弟,是水灵根。”何清漪突然问了一句。

  纳兰玖一愣,随即莞尔:“嗯。”

  何清漪状似不经意间提到:“倒是和我一样的灵根呢!”

  “新收的徒弟尚算乖巧,但若论及灵根,是比不上清漪师妹半分的。先天水灵根,和水灵根,虽然只有一字之差,本质上却是天差地别。”

  “是吗?”

  纳兰玖面对何清漪的目光一慌,有一种被戳破隐秘心思的尴尬,然而这种感觉稍纵即逝,他再去看她的时候,又觉得面前的何清漪,只是个性格温顺的女子。

  这样的女子,也最容易上钩。

  “纳兰师兄,师妹有一事不明,师兄是先天的火灵根,水火相克,怎么会想要收一个水灵根的徒弟?”

  “瞧着很合眼缘。”纳兰玖对此随意回了一句,便不再多说。

  两人换了话题,也是相谈甚欢。

  至于女主此刻言笑晏晏的面容之下,有没有想着将纳兰玖这样那样再那样这样,就不得而知了。

  门派大比先期,比试的是辅助技能。

  苏殷没有报名,但并不妨碍她看个热闹。

  没有疑问,新进弟子中,炼丹和阵法两项比试中,女主不负众望,拿了头名。

  同一个人,取得了两次头名,这种殊荣也算是百年难得一见了。然而由于只是初级弟子间的比试,虽然掀起了点浪花,但对于高座上首的各门各派大佬来说,也就是捏着胡子,道了一句:“尚可,是个有天赋的女娃娃。”

  显然大佬们的关注更多的是在高级炼丹师和高级阵法师之间的较量。

  这点上,各门派出奇的一致,都搬出了自己门派压箱底的大师。

  就为了彰显一下自己门派的实力。

  苏殷初初接触炼丹,这群大师们开炉炼丹的身姿,一番观看下来倒是让她受益匪浅。

  至于其他几门比试:炼器、阵法和符篆。

  苏殷则高傲的扬起了下巴,自家老祖师父,可比他们那些三脚猫的水平厉害多了。

  其实关于老祖为何什么都精通,唯独对炼丹一事上有点欠缺的事情,苏殷也曾委婉的问过。

  对此老祖给出的解释也很任性。

  彼时老祖悠闲的端着一本经书,头也没抬,只淡淡的吐出了四个字:“不感兴趣。”

  苏殷对于这四个字咂摸了很久。

  她想,难道是因为老祖在炼丹上,没什么天赋?

  后来直到有一次,她跟老祖提了提想学习炼丹的事情,老祖才正色道:“丹药食了对身体无益,虽然有些丹药会有助于修行,但是残留的丹毒留在体内,百害而无一利,时日一久,势必影响到你的修行。”

  至此苏殷才恍然大悟。

  原来老祖对炼丹不感兴趣,只是因为食用丹药对修行没好处吗?

  这……简单粗暴的理由,真是让人耳目一新。

  “师父,其实……”苏殷犹豫了一下,说:“其实炼了丹药不一定要给自己吃。”

  “嗯?”老祖一个嗯里的意思很明显:不给自己吃,炼来做什么?

  “可以给别人吃啊!既然有助人突破的丹药,那肯定有吃了让人境界下降的丹药。还有让人伤口久治不愈的,让人不孕不育的……也就是让人没办法生小孩的,吃了变老变丑等等,哦,还有毒药。这些都可以学啊!关键时刻,可以保命。”

  老祖:……

  “师父吓到你了?”

  “没有……小鱼说得貌似有些道理,是为师眼界局限了。”

  老祖郑重的思考了半晌,才斟酌着,缓缓开口道:“小鱼,在遇到为师之前,你的日子是不是过得很苦?”

  以至于要随时提防着坏人吗?所以才无师自通了这些……东西……

  瞬间理解了老祖意思的苏殷,默。

  她突然觉得自己师父,脑回路似乎与旁人有些不同。

  门派大比中,最后阵法的比试,第一名落在了流云派。符篆属上元宗略胜一筹。

  炼丹,炼器,还有阵法,则是被玄清门包揽。

  三大门派,虽然各有所得,却还是玄清门占了大头。

  其他小门派,也不过是凑凑热闹,能进入前十,已经算是很不错的成绩了。

  比试落幕之后,自然是颁发奖品。按名次高低不同,各种阶品的材料、法器、丹药等,依次分发了下去。

  总之,无论是大门派还是小门派,此刻都比较兴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