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快穿女配有点萌> 第六十八章 死咬着不放
  “师叔,为了大局,您就委屈委屈。”掌门的声音越压越低,“两月后的门派大比,关乎玄清门声誉,这三个弟子又都在参赛名单之中,此事若按照门规处置,她们少不得挨上一顿鞭子,再关上半年禁闭。那何清漪的资质,又是极有可能在大比中夺魁的,错过了,很是可惜……”

  “所以,你是让我替她们挨鞭子?然后关半年禁闭?”

  “怎么可能?!”掌门连连摆手,“您是师叔。”

  “师叔又如何?我可记得玄清门中的门规上有一条写着,无论谁犯了错,都是一视同仁,不分什么身份。”

  掌门坐直身子,轻咳了两声:“那都是写给下面弟子看得,以显示我们玄清门公正无私,师叔自然不在其列。师叔是老祖唯一的弟子,能罚师叔的也只有老祖本人。我虽为掌门,却是没权利处置师叔的。”

  他虽然活得比苏殷久,修为也比苏殷高,但论起辈分,还是低苏殷一辈,若真罚了苏殷,岂不是成了以下犯上?

  “哦,既然没权利处置我。”苏殷淡淡的瞟了下方的李慕卿一眼,“那就处置她们三个吧!”

  苏殷其实已经有点怒了,平白被泼了一头脏水不成,现在竟然还有人让她认了这脏水泼得对,泼得好?哪有这个道理?

  “犯了错就要罚。如果是担心两个月后的门派大比,可以先欠着,待大比之后再罚。”

  掌门略一思索,似乎觉得这样可行:“也好。”

  “师叔祖这是定了我们的罪名吗?弟子没有做过。”李慕卿不见棺材不落泪的说道,她也是笃定了苏殷没有证据。

  修士中虽然灵根各有不同,但灵力却是一脉同宗,乃天地间自然之精气所化。

  除了魔修的灵力,带着血腥煞气,很容易分辨之外。其他正派修士的灵力,却基本相似,单看藏书阁中被损坏的现场,分辨不出是谁做得。

  “没做过吗?你既然说藏书阁的事情与你无关,那便算了。我们就先说说另一桩事情。”苏殷起身走到李慕卿身边,居高临下的瞧着她,“不知这污蔑师叔祖,不敬长辈,又是个什么罪名?”

  “杖责八十,严重者逐出师门。”这时一旁没有说话的何清漪倒是开口了。

  苏殷抬头看向端坐上首的掌门,询问:“掌门以为如何?”

  不待掌门说话,李慕卿又在一旁叫嚷道:“我不服。师叔祖枉为长辈,却仗势欺人,自己犯得错,推到弟子们身上还不够,如今却还要治弟子不敬师长的罪名,弟子不服。”

  “呵呵,不服?”苏殷冷笑了起来,“你们是不是觉得我年纪小,又入门不久,就好欺负?”

  苏殷话虽然是问的李慕卿,但是却瞟了掌门一眼,其中的意思,不言而喻。

  这一眼直看得掌门额头暗暗流汗,继而是被戳破心思的尴尬。

  为什么他之前会觉得这师叔是个好说话的,还想着为避免麻烦,干脆让她认下罪名?

  难道是因为师叔的长相?

  掌门狐疑的瞧着气势全开的苏殷,更加坐实了心中的疑问:果然师叔长得很纯良,看起来就是个和善的性子。

  然而,现在看来,苏殷的和善,只是因为事情不值得计较。一旦事情触了她的底线,她却不会轻易放过,得罪她的人。

  比如此刻的李慕卿。

  “何清漪,你说藏书阁中发生了什么?”苏殷问。

  何清漪跪地,如实道来:“是李师姐和林师姐欺辱弟子,然后弟子反抗,打斗中,误毁了那些书卷,弟子知错。”

  “林若瑶,你说呢?”。

  林若瑶的身子一惊:“是师叔祖……不是……是何清漪做的,和我无关。”

  “到底是谁?林若瑶,方才你也听到了。按照玄清门门规,污蔑长辈者,当杖责八十,严重可逐出师门。犯了错误可以改,如果犯了错误还拒不承认,甚至将过错推到师叔祖的身上,那就不是小罪了。”

  “是何清漪做的。”林若瑶急忙道。

  “哦?只是何清漪?没有你们两个的事情吗?”苏殷悠悠然起身,不满意的摇了摇头,“说谎可不是好孩子。”

  “没有,我没有做过,就是何清漪做的。”

  “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听说过一个法器,叫做乾坤镜,乾坤为镜,镜中乾坤,可以照出人的前世今生,更可以照出世间一切发生过的事情。”

  “乾坤镜!那可是消失了几百年的仙器,传说为当年练器大师一名老前辈穷尽毕生的精力,才炼制而成。”掌门不知道苏殷为何突然说这些。

  苏殷淡定的拿出一面镜子:“前几天,老祖送了我一面镜子,他说是乾坤镜,我就特意查了一下关于它的资料。想来,方才藏书阁中发生的事情,用它看一看便能一清二白了吧?”

  掌门见此,激动得小跑到了苏殷面前:“这是乾坤镜?”

  苏殷点头:“免得有人不承认。用乾坤镜看过此事之后,所言不诚实的,还有污蔑陷害别人的,都一并处置了吧。”

  苏殷此话一出,林若瑶顿时吓得跌坐在了地上。

  “当然,依门规处置。”掌门接过镜子,一脸珍惜的把玩着。

  “都说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可李慕卿和林若瑶二人,却一再否认自己犯下的事情,更是指认、陷害师门长辈,玄清门中素来门规清严,这种不诚不肖不忠,还不悔改的弟子,留在玄清门也是无用,还是早些逐出师门的好。”

  “弟子知错,弟子知错,不要把我逐出师门。”林若瑶慌张跪地,磕起了头。

  “这么快就承认了?”苏殷倒是意外。

  “弟子知错,真知错了,弟子愿意受罚,请师叔祖原谅,不要把我逐出师门,藏书阁中的书卷,是我们三人损坏的,与师叔祖无关,我们不该为了逃脱罪责……”

  “林师妹!”李慕卿袖子里的手紧紧攥起,咬着牙说道,“师叔祖既然有这种法器,为何不早拿出来?”

  “哦,我忘记了。”

  “恐怕不是忘记,是师叔祖虚张声势吧?既然乾坤镜能照出方才发生的事情,那师叔祖就试试好了,如果镜中真显示一切都是弟子做得,弟子无话可说。但若师叔祖拿个假镜子来吓唬人,弟子是不会认的。”

  李慕卿现在也是被自己逼上了绝境,唯有咬着不放,将苏殷拉下泥潭,或许才能有一线生机。

  若不是苏殷出现,她早已经轻松除掉了何清漪,哪里会落得现在这个,对她十分不利的局面。

  都是因为苏殷!

  苏殷不知李慕卿的心思,若是知道,肯定会说一句无辜。

  ……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快穿女配有点萌》,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