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快穿女配有点萌> 第四十四章 伤口
  陌浅浅还在哭着摇头,想为陌寒开脱,却不知该怎样解释,毕竟陌寒当着众人的面,取了这么多条人命。

  也许是顾及陌浅浅在场,陌修又是陌浅浅名义上的父亲,最后陌寒没有反抗的束手就擒了。不同于陌寒的脑子全长在了女主身上,只剩下一根筋,一根筋上还全都是陌浅浅。万俟冷夜就聪明多了,他虽然被指认为刺客,却自始至终都没有反抗,也没有为自己辩解,只是怨毒盯着苏殷。这样的人,才是苏殷最担心的。万俟冷夜就像是一条毒蛇,一旦招惹上了,他就会死死的记住她,然后缠住她,直到将她绞死吞下肚……

  只要万俟冷夜不死,他们之间的事情就不会罢休。想到不知道什么时候,万俟冷夜就会再次出现在她的身边,然后咬上一口,苏殷收敛了神色,若有所思。

  “为什么帮我?”在所有人退下之后,苏殷问陌深。

  “他就是刺客。”陌深肯定的说,然后他瞟了苏殷一眼,一副你居然质疑小爷的话,小爷怎么会帮你这女人的傲娇模样。不过最后陌深还是解释道:“我听到他说的话了。”

  “什么话?”

  “哼!”陌深重重的哼了一声,又牵到了伤口,他疼得咧开了嘴,语气恶劣道:“他们打得如意算盘,小爷怎么会让他们得逞?不要以为使点阴谋诡计,就能害到小爷!”

  苏殷装傻的问:“你知道多少?”

  “知道你这个蠢女人捅了我一刀!”陌深咬牙切齿的说出了这句话。

  闻言,苏殷伸手摸了摸陌深的额头,不烫,应该没糊涂。

  “你干什么?”陌深疑惑苏殷的动作。

  “没,就是试试你的药效退了没?”苏殷不放心的问了一句,“你现在看我是谁?”

  陌深气得又大喊了一声:“小爷清醒的很!”

  “你的伤口疼不疼?”

  “疼!”

  “我帮你倒杯茶。”

  “不要以为你这样做,我就会原谅你。”苏殷的关心让陌深很是受用,连语气都软了不少,嘴上说着不会原谅苏殷,却也不似先前的排斥。

  陌深依旧对陌浅浅有很深的执念,尽管种种迹象表明,这次的事情,陌浅浅就是主谋。可是陌深仍然坚信,事情都是万俟冷夜一个人做的,他的阿姐还是那个纯真善良的阿姐。

  “我阿姐是天下最好的阿姐,我一定要娶她。”彼时陌深一脸憧憬的说道。

  然而这位天下最好的阿姐,却不止是陌深一个人的阿姐,她还属于男主们,两位男主被关押了起来,陌浅浅自然不会坐视不理。在苦求陌修没有回应之后,陌浅浅就起了悄悄放人的心思。

  但奈何她出嫁在即,陌修又派人看得紧,她一直没有寻到机会。

  ……

  是夜,苏殷刚刚躺下,一个熟悉的气息翻身就覆了上来,男人撑在她的身子上方,却小心地避开了她受伤的胳膊。

  “不要动!”来人恶狠狠的说道。

  苏殷一愣之后,眨了眨眼睛,乖顺的没有动。男人的发冠挽得很整齐,这样自上而下的姿势,也不见丝毫凌乱,楚澜这一身正式的朝服,苏殷倒是第一次见。

  楚澜的唇紧紧抿着,眸子里的怒火显而易见:“今日做了什么?”

  “你都来了,肯定都知道了。”苏殷知道受伤的事情瞒不过楚澜,看男人一副兴师问罪的态度,必定知道的不少。不过察觉到男人身上的怒气,苏殷讨好的伸出完好的左手,戳了戳男人胸膛,扬起了一个灿烂的笑容,企图转移话题:“澜从哪里过来,怎么穿成这样?”

  “皇宫。”楚澜起身坐在床榻上,小心地掀开了苏殷的一截袖子,殷红的血丝渗透了胳膊上包扎的纱布,楚澜见状眉头又紧紧蹙了起来,然后他自怀中拿出了一只小巧的玉瓶,开口道:“脱衣服。”

  “干什么?”

  “上药。”

  苏殷嘴角抽了抽,质疑地看向一脸坦然的男人,她犹豫着吐出了一句话:“我伤的胳膊。”衣袖被撩开,伤口都露出来了,还要脱什么衣服?而且她伤的是小臂位置,包扎那里需要脱衣服吗?

  “胳膊伤了确实不方便,我帮你脱。”说着男人伸出了手,直接袭上了苏殷的衣襟处,理所当然的就开始准备脱衣服。单薄的亵衣本来就没遮挡多少东西,楚澜这一动手,苏殷脖颈处的春光顿时泄了大半。

  “停!”苏殷伸手横在男人面前,一脸警惕的往后挪了挪身子,她现在十分怀疑男人的目的,“你想干什么?”

  “上药。”

  见男人还想动手,苏殷急忙伸出了胳膊,解释道:“这样上药就好。”

  楚澜不满的盯着苏殷半晌,直到苏殷败下阵来,跟他认错道:“楚大侠,我错了。我不该没脑子被人设计,我不该受伤,我真的错了。”

  听了苏殷认错的话,楚澜这才执起苏殷的胳膊,动作极其小心地揭开了上面的纱布,纱布被揭开,胳膊猛地接触到空气,有些凉,苏殷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冷颤。楚澜察觉到苏殷的颤动,以为是她的伤口在痛,为避免她挣脱,楚澜用力捏住了苏殷的手掌:“现在知道疼了?”

  “疼。”在楚澜面前,苏殷也没打算掩饰。

  看到苏殷身上两道深深的伤口之后,楚澜眉目轻敛,眸子眯了起来,就连身上的气势,也又冷了几分,可他手下的动作却十分温柔。

  楚澜一边将药粉倒在苏殷的伤口上,一边低头轻轻的吹着,男人长长的睫毛微垂着,随着他的动作而发出细细地颤动,温热的气息落在苏殷的胳膊上,搔得她心尖有些痒,是一种被珍视的感觉。

  直到再次完完全全包扎好,楚澜将手中的药瓶放到一旁,才重新将苏殷打横揽了过来,然后一个翻转就让人趴在了他的腿上,苏殷还没来得及挣扎,一声脆响就落了下来——

  珍视的感觉就这样稍纵即逝,快得苏殷只觉得屁股上一麻。

  楚澜缓缓的开口道:“继续说,错在哪里了?”

  很显然方才苏殷认错的态度,楚澜并不满意。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快穿女配有点萌》,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