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九州风雷劫> 第二百六十八章 登记风波
  虽然纪凡与英雄盟的掌门交好,不过公是公,私是私。纪凡在这一点上,还是分得很清楚的。

  “司长大人,我可是说错了什么?”

  胡焱看出了纪凡的异样,不过他却是不知道纪凡与英雄盟掌门的关系,自然也是无从猜测。只好问了出来。

  “我与那英雄盟的掌门张奎交好。”

  纪凡道出了自己的难处,不过转头又道:“你放心,我虽然与他交好,但这是公事,我不会因私废公的。”

  胡焱听到此处,不由的一阵暗骂自己,为何如此愚蠢,怎么不提前打听一下,古今到是给自己的上司出了个难题。

  “司长,我...”

  “胡焱,我都说过了,这是公事,你之前所说没有问题,这英雄盟,就是我们的下一个目标了。”

  纪凡打断了胡焱的话,他知道,这个胡焱虽然智计不错,但是越聪明的人,想的也会越多。纪凡不会让自己因私废公,胡焱自然也不必再多说什么。

  “司长决断,让在下佩服。”

  胡焱见纪凡主意已定,也只能如此说一句了。不过他转念一想,却是又问了一句:“司长,你与张奎即是好友,之前可曾劝说他顺从我监察司,接受我监察司的监管?”

  “我自然是劝过他,而且我这好友,也是同意,不过这英雄盟却不是他的一言堂,英雄盟中的许多长老都不同意这个决定,最后也就成了悬而未决的事情了。”

  纪凡这算不上是为张奎说好话,只不过是陈述一个事实。

  “那司长,可否再找时间,与这张奎一叙呢?”

  “嗯?你这是什么意思?”

  纪凡听出了胡焱话里有话,不过却是没有明白对方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司长大人,刚才你也说了,张奎本身是同意顺从我监察司的,只不过是他英雄盟中的其他长老不同意,才导致了现在的局面。换言之,张奎无罪,我们何不助其一臂之力呢。”

  “详细说明。”

  纪凡听胡焱如此说,不由的大感兴趣。

  “司长大人,这张奎不能将英雄盟中的意见同意,很显然,这英雄盟中有很多人与他意见相左,或者说有很多长老联合起来,来制衡这位掌门人。既然如此,我们可以趁着这次出击,助张奎掌门,将这些与他作对的人,全部清除。这样不仅能够达到我们的目的,还能圆了您与张奎掌门的情义。”

  “妙,妙,妙啊!”

  纪凡听完,一拍脑门,这事如此简单,他之前怎么就没想到呢。

  很多事情就是如此,陷入其中的人,往往不能捅开一层轻薄的隔膜。当这层隔膜被别人捅开之后,他们则会觉得之前自己是如此的愚蠢,为何没有想到这没简单的一个办法。这正是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

  两人在屋中,又将此事详细商议一番,最后定下全部计划。

  ...

  这是杨义第一次来到监察司,也是第一次来到佛山。监察司建立的时候考虑了交通便利性,建在了佛山的一处港口上。这港口原本是佛山派的,如今成了监察司的。不过杨义来的时候,却是骑马而来,因为走水路的话,他需要绕一个大圈,远不如骑马来的快。

  监察司的占地面积很大,毕竟拥有六七百号的人马。未来还可能更多,如今的这处港口,已经扩建了很多,不过还在继续扩建着。监察司的人,大多数都住进了屋子,不过还有少部分的人,只能挤在帐篷之中。

  “我是风雷会会长杨义,特来监察司进行登记。”

  杨义到了门口,对守门人说着。

  “哦,去左使大人那里。新来的,给带个路。”

  这人显然是老人了,随意呼唤着身旁的人。那新来的人也不敢反抗,这种跑腿的活,也只能由他们来做。老人才懒得动呢。

  “你跟我来。”

  着新来带着杨义和陈直树两人,一路来到了左使裘流水这里。

  “就这了,你们自己进去吧。”

  说完之后,这人扭头就走,显然不愿意在这里多呆。

  杨义和陈直树两人是外人,自然是不明白这监察司左使和右使的矛盾,更不会知道这两人的手下人也在暗中互相刁难。

  不过好在这里已经有裘流水的手下,杨义和陈直树不用在这里干站着,两人进了这登记的地方,很快有人前来对杨义进行登记备案。先生问清杨义所属门派,而后是问了杨义的生辰年岁,接下来是书写杨义的姓名和绰号。不过杨义却是没有绰号的,这一栏省下了一项。最后则是给杨义画一个画像。

  “你把面具摘下来。”

  “对不起,这不可能。”

  杨义回答干脆利落,这面具他可以借给朋友,但是别人要是让他摘,他却是不会摘的。

  “你这人,一个小帮会的掌门,拽什么拽。”

  这负责登记的人,显然也很有脾气。这么多天,每天都是这样枯燥的工作,任谁都会厌烦。不过这登记的人,也会在这枯燥的工作中,给自己找点乐趣,例如:难为一下那些小门派的掌门人。要知道就算再小的门派,手底下也至少有几十号人。而这样的人物却是要在自己的吩咐下,做一些他们不愿做的事情,想想也挺有乐趣。

  但是今天的他,却是碰到了个刺头。这人居然敢直接反抗。

  不得不说,这登记的人,也是看人下菜碟的。如果你的门派实力很强大,他们也绝不敢做出什么逾越的事情,但是如果你的门派太弱小,那他们可能会蹬鼻子上脸。

  “快点将你那破面具摘了,若是不摘,我这里就算你不予合作,登记更是不会给你通过的。”

  这登记之人扬着头,瞪着站在他面前的杨义。他之前也听说过杨义的名号,虽然名头比一般的小门派的掌门要响亮些,但是也仅仅如此,这风雷会在他看来,也就是个二流门派。

  “大胆,谁给你的狗胆?”门外出来一声怒喝,吓的这登记之人,险些从凳子上掉下来。他赶忙起身,恭敬的弯腰低头。只见门外进来一人,这人年纪很轻,相貌端正,慢慢的从门口走了进来。

  “杨公子,别来无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