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九州风雷劫> 第二百三十一章 边打边谈
  字好词不好,杨东一对这人写的那二十个字简单的评价。

  “那杨公子认为该如何改改,才能字好,词也好呢?”

  杨东一略一思索,回到:“江南小江湖,怎敢抗朝廷。顺应监察司,才是最可行。”

  “哈哈哈。”宁不凡大笑,一步夸过面前的桌案,手中的纸张也被他抛在身后,缓缓落地。

  宁不凡这一跨,沈天良立刻上前一步,对上了宁不凡。两人交手一处,战的不亦乐乎。而杨东一身后,不知何事,又出现了一个白衣人,此人不仅衣白,头发、胡子、眉毛也是纯白一片。

  嘭!

  一掌相对,两人各退一步,宁不凡又笑几声:“想来你就是沈天良了,果然盛名之下无虚士,能与我斗这么多回合不见败像,足以证明你的实力。”

  宁不凡话语中夸赞的是沈天良,不过这话更加是在夸赞自己。

  “哼,大胆狗贼,胆敢擅创太子居所,你是何居心?”

  沈天良大声问着,他刚才与宁不凡交手,虽然看上去是平分秋色,但是他哪里有宁不凡那么从容,显然自己是比这宁不凡要若上一丝的。

  “居心?我光明正大的来,谈不上什么居心,只是有点事情,想和杨公子聊聊。”

  宁不凡说着,指了指沈天良身后的杨东一。

  “你是魔教余孽,我能有什么和你聊的?”

  杨东一不解,这宁不凡胆子可真够大的,敢直接闯入自己的地盘,要不是这里高手尽出,定然可以将这二人拿下。不过这么一想,杨东一又明白了过来,这二人敢于来此,也正是因为自己手上那两个至臻境的高手去了孔雀山啊!看来自己这回又输了一阵。

  “这话从杨公子口中说出,还真是另人失望啊。”宁不凡一脸失望的表情。

  “不知我的话,哪里让魔教圣子感到失望了?”杨东一笑着反问。

  “堂堂当朝太子,未来武朝帝王,怎能就这么点胸襟气度,连一个小小的江湖门派都容不下。”宁不凡这话若是放到别处说,怕是会让人发笑。魔教虽然已经没有了当年的规模和实力,但是比之这扬州的其他门派,还是不知道要强上多少。就连大悲寺这扬州门派的魁首,都不敢掉以轻心。可是现在这宁不凡却说自己的天帝圣临教,是一个小小的江湖门派。

  不过在杨东一听来,这话到是没什么问题,因为他的眼光肯定不是只在扬州一地。扬州江湖门派比起其他州来,相对松散,不像其他的州,总会有那么一两个超级大派,占据了本州一半以上的资源。

  魔教在扬州可以呼风唤雨,搅扰的其他门派安宁不得,不过要是对上那些超级大派,还真不够看的。

  “要我容的下魔教也不是不可能,不过你魔教三番五次搅扰我的监察司,杀害我的手下,让我如何容你?”

  杨东一刚来扬州,就在青龙庄中了宁不凡设的套,损失了田跃的人马。虽然人数不多,里面也没什么高手。但毕竟是自己的人,正所谓打狗看主人,何况是杀人。

  “我哪里是在杀人,我是在表明我的实力,以免杨公子此行太过顺利,而狂妄自大啊!”

  宁不凡话说的平静,不过这话听起来可不怎么顺耳。

  “大胆贼子,看剑。”沈天良哪里能容宁不凡这么羞辱太子,挺剑便上。宁不凡再次以手迎敌,两人又打到了一处。一时间,窄小的厅堂内,剑光闪烁,不过却是没有一剑伤到了宁不凡。

  “你如此作为,真不知道咱们两个是谁狂妄自大?”

  那边两个人打着,杨东一也没有闲着。

  “没办法,若是我不这么做,怕是今天也不会出现在这里,更没有和你谈的机会。”

  嘭!

  宁不凡说着话,又是让开沈天良的剑,与其对了一掌。虽然宁不凡刚才边打边说,但是结果却是与上一次一样,两人各退一步。

  沈天良有些气恼,对方与自己战斗之时,如此不专心,居然与别人边对话边战斗,也太不将自己放在眼里。这边两人刚刚分开,沈天良就要再次进攻,不过杨东一却是阻止了他。

  宁不凡的话虽然有些偏颇,不过也说中了一个问题,如果宁不凡没有之前的动作,杨东一是绝对不会与他谈的。堂堂太子,怎会与魔教余孽商量事呢?

  现在宁不凡能够找上杨东一,也是因为之前自己所做的事情,有了这些事情,足以表明,魔教虽然不能与朝廷正面抗衡,但是坏你的事,还是没有问题的。

  “你要和我谈什么?”

  杨东一问着宁不凡,他也想知道,现在这个情况之下,宁不凡找到自己,到底想要说些什么。

  “很简单,我要一个名分。”

  “这是什么意思?”

  “我天帝圣临教,被朝廷成为魔教,而且杀戮殆尽,不过我宁不凡是可以往前看的人,可以既往不咎。”

  “好笑,你们魔教现在不过是在扬州有些势力,放眼整个武朝,仍不过是蝼蚁一般的存在,居然敢和我说什么既往不咎。”杨东一听完宁不凡的话,立刻回着,神情更是有些不屑一顾。

  “杨公子,上一辈的事,你是打算一直纠缠下去喽?”

  说道这里,宁不凡双眼死死的盯着杨东一。

  “这要看双方的实力对比,如果一个连一丝翻盘的机会都没有,我为何不斩草除根呢?”

  “好,看来是我之前想的太过简单了,还没有伤到你的肉,还没有让你疼。”

  宁不凡说完,挥手一摆,招呼了身后的李长空。沈天良立刻如临大敌,而杨东一身后的人,也站到了杨东一身前。

  对方两人,如果拼死一搏,绝对有可能伤到杨东一,毕竟高手过招,如果一方有一个牵绊,不能放开手脚,肯定是会落入下风的。而且杨东一还一点武功都不会,若是被宁不凡或者李长空,伤到一招,就肯定是重伤,甚至危及生命。

  “告辞。”

  宁波显然没有拼命的打算,李长空也随他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