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九州风雷劫> 第二百二十二章 意外不断
  郑波曾经不止一次的说过黑子,不过哪一次他都想现在一样,嘴里说着改,而实际上却是依然我行我素。

  “你若是能改才怪了。”

  “嘿嘿,还是老大了解我。”

  郑波一脸恨铁不成钢。

  “你还得意,有什么好得意的。”

  郑波这边骂着,另外一边的黑子一直嘿嘿傻笑。

  “我是服了你了!”郑波没好气到。

  “大哥,我这人就这样了,也没啥大志向,而且有大哥你在,我怕啥。”

  黑子的父亲与郑波的父亲都是一流高手,两人曾是同僚,而且彼此交好,两人自幼也就认识了。后来更是一同进入了朱雀府,两人也算相互扶持。而且两人比之父辈,还更胜一筹。

  “你岂能一直在我手下。”

  “大哥是说那个毕飞吧!”

  这就是郑波不理解黑子的一点,他什么都明白,但是做出的事,却像什么都不明白一样。

  “大哥升官了,我也能继续跟着啊!”

  “你...”

  郑波升官了,自然黑子可以继续跟着自己,不过跟着自己,也的看如何个跟法,成为自己手下的骑尉是一回事,成为自己的侍卫又是一回事。而两者之间,可是差着不少呢。

  “大哥,我这人就是胸无大志,骑尉还是让别人来吧!”

  “哼,你若是不做这骑尉,不知道多少人抢着做。但是这位置留给其他人,我却是难以放心。”

  骑尉虽然是个小官,但是却也是最根本的,如果黑子不来做这个位置,他郑波手里还真没有更为合适的人选了。而如果不是自己人来做这个骑尉,换个不知道从哪里调派来的人。让自己如何放心。如何能随心所欲的进行调度。

  “大哥,我要是做了骑尉,怕是会给你惹麻烦啊!”

  “哼,你现在给我惹得麻烦就少了?前几天你才刚大了王骑尉的弟弟,人家这几天可没少找我。”

  郑波说的王骑尉,与自己本来关系还不错,不过黑子将人家弟弟给打了,一下子让两人的关系也闹得挺僵。

  “那让他打回来就好了。”

  这黑子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表情。

  “哼,我昨天陪了人家八百两银子。”郑波不是黑子,他可是还要晋升的,自然要跟同僚处好关系,昨天临走之时,特地找到了那个王骑尉,给了八百两银子,化解了两人之间的这份矛盾。

  “八百两,那点小伤真亏他要的出口。”黑子听完却是大叫,他一个月的饷银才八十两。

  “小伤?你把人家的两个胳膊都给掰断了,还小伤?”听到黑子的大叫,郑波更是来气。

  黑子一见郑波真的生气了,说话的声音也小了下来:“那也只怪那小子自己不结实,怎能怪我。”

  说完这话之后,黑子观察着郑波的反应,见对方依旧生气,继续小声道:“那个,我现在手里没那么多钱,你的容我几个月,我才能还你。”

  郑波这会笑了,被这黑子气笑了。

  “不用你还,以后少给我惹些麻烦我就谢天谢地了。”

  “成,嘿嘿,我说啥来这,我就不是块当官的料,还是大哥更合适。”

  这说着说着,又绕回来了,而且郑波还是被绕的那个,谁能说这黑子傻!

  而两人身后,虎子牵着的毕飞虽然被绑着,可是一刻也没消停。

  “我走不动了。”

  “你皮痒了?你若是走不动了,就躺下,我到看看你能让马拖多久。”棒槌凶狠到。

  “我口渴。”

  “渴着,老子的水也不多。”木头打开自己的水袋,喝了一口。

  “我内急。”

  “裤裆里解决,哪有功夫让你耽搁。”

  棒槌和木头两人交替回着这毕飞,而虎子则是抓紧了捆着毕飞的那根绳子,走在前面。

  “你们不如放了我吧,我有很多钱,能让你们过一辈子逍遥快活的日子。”

  毕飞利诱。

  “哼,你是不知道朱雀府对失职之人的处罚啊!你那银子还是留着自己花吧,我们可没福消瘦。”棒槌回的最为勤快,他与木头两人一左一右,将毕飞看的死死的,以免他耍什么花招。

  毕飞虽然是超一流高手,但是他的功夫一大半都在这双眼上,这也是为什么,刚才瞬间就被对方两个一流高手擒住,而且还挣脱不开的缘故。

  不过这眼上的功夫,此刻却是没有什么用。他可不想去朱雀府,青龙庄的事他虽然不是主谋,但是太子的人却是实打实的死在了青龙庄。他被抓进了朱雀府,肯定是免不了拷打,不死也得脱层皮。

  正在思考如何脱身的毕飞,却是听到了前面传来了战斗的声音。

  “前面有人在争斗。”

  毕飞一直寻思着如何脱身,功力也一直运注双目和双耳。他这一说,棒槌疑惑:“哪里有!”

  而名叫虎子的人,运足功力一听,隐约间,却是有争斗之声。

  “快些,可能是骑尉他们遇到敌人了。”

  三人即刻加快了速度,那争斗之声也越来越大,越来越清晰。

  “老头,你到底是谁?”

  虎子听着声音,分明是黑子是声音,也更加确定了他的猜想,不过他却是止住了几人的脚步。

  “等等!”

  “虎子哥,咱们不去给骑尉帮忙吗?”

  刚才清晰的争斗之声,戛然而止。显然是分出了胜负,虎子也是因为这个原因,而停止了几人的继续前进。

  “你们两个带着他到树林里去,记得别让他出声。”

  虎子怀疑前面的人,是毕飞的同党,立刻下达着命令。

  “虎子哥,你呢?”

  “我去看看,前面似乎是有了结果。”

  虎子不能确定前面是不是郑波和黑子取得了胜利,他需要小心的去查看,否则自己几人贸然上前,若是对方赢了,自己几人不就成了自投罗网了吗!

  棒槌和木头结果拴着毕飞的绳子朝树林中而去,还不忘嘱咐虎子小心。

  虎子见两人走的没了踪迹,才继续前行,不过他此刻已经舍了马,马蹄声重,容易引起对方高手的察觉。

  虽然刚才已经能够分辨出声音是谁,不过超一流高手的耳力,三五百米都可听的一清二楚。而虎子又不敢全速前进,只能慢慢靠近,以防敌人察觉。所以这段路走的很慢。

  吱纽吱纽...

  一辆破旧马车晃晃悠悠的从路上行过。

  “白前辈,你没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