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九州风雷劫> 第一百八十一章 练习秘术
  如果一个人作假,可以反复的让他将事情经过倒着讲一遍,毕竟假的事情只是编造,倒着讲一件事情,需要的是真实的记忆。

  而书写也是一样,如果可以编造,那么多写几遍,肯定当中会有不一样的地方。通过这些地方,肯定能够发现端倪。

  接下来的几天,丘九每日都在写着控人秘术,而且是写了一遍有一遍,他也不知道为何对方会让他写这么多遍。不过让写也只能写,谁让自己就这么点用呢。

  三天一份,丘九整整写了九天。

  叶春秋此刻拿着丘九所写的三份控人秘术,仔细查看,其中偶有些不重要的地方,有些出入,答题都一致。

  毕竟对方是默写,不是照抄,有这些许出入才显得正常。

  “大哥,如何啊?”

  “我仔细看了几遍,应该没有问题。”叶春秋已经确定,这三份控人秘术,都没有造假的成分,这个丘九还算老实。

  “那接下来?”

  “接下来我就要礼遇一番这丘九先生了。”叶春秋说着笑着,方天想也明白了,毕竟书是死的,只有真正掌握了这门技法的人,才能将书中的道理和感悟,详细说明。

  “哼,这种人哪里值得礼遇。”方天想高傲异常,根本不把丘九这种人看在眼里。

  “若是往常,我也不会,不过今时不同往日。”叶春秋不这话不知是对方天想说,还是对自己说。

  丘九已经连续写了三天了,不过他到是已经习惯了这种生活,每天就是写写东西,而且都是自己记得非常清楚的东西,丝毫没有什么难度。如果这样的生活,能够长久下去就好了。

  “丘先生。”

  “谁?”

  丘九还是很机警的,今天方二么有来催他继续写,他自然也没有必要再写了,毕竟都写了三遍了。对方就算是要多人都学,也够用了。

  “是我!”

  叶春秋推开丘九的房门,看到正躺在木板床上的丘九。

  “叶庄主!”

  丘九赶紧起身,江湖人没有人会称呼叶春秋为狂龙生,至少当面不会。

  不过丘九这声叶庄主,到是令叶春秋脸色一变,自己哪里还是什么庄主,不过是一个无家可归之人罢了。不过紧紧一瞬,叶春秋已经恢复了面容,带着笑颜继续问到。

  “丘先生住的可还习惯?”

  “习惯,习惯!”

  丘九是人在屋檐下,哪里有不习惯的道理。

  “丘先生不必客气,有什么需求尽管跟我说。”

  丘九受宠若惊,不过就算丘九平日里没什么主意,心思里没什么想法,但是现在他心里也清楚,这叶春秋肯定是要向自己请教这控人秘术的诀窍了,毕竟控人秘术虽然写的详实,不过有很多地方需要慢慢摸索,没有个几年根本无法入门。但,若是有个老师来教,那有几天就能上手。剩下的就是练习了。

  “没什么需求,现在就挺好!”

  丘九知道对方所来为何,更知道叶春秋的态度只是一时的,如果对方完全掌握了控人秘术的法门,那么自己对于他来说,将是一个无用之人,不过现在的他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只能走一步看一步,或许对方学会这控人秘术之后,就会将自己放走呢。

  人就是这样,总会将事情往好的一面想,不过这也是人的本能,如果每天都想着自己明天就死了,那还活个什么劲啊!

  丘九说着话,已经从木板床上起了身,想请这叶春秋你坐下,不过左右没有个凳子,只能起身让对坐到床板上。

  “您请坐!”

  叶春秋看了看这屋子,果然方二也如同方天想一般,根本瞧不上这丘九,连准备的房间都是如此简陋。不过看丘九的状态到是逆来顺受,丝毫没有不适的表现。

  “丘先生也坐。”

  叶春秋走到木板床上坐了下来,顺便拍了拍旁边的床板,示意丘九也坐下。

  “没事,我站着就好。”

  丘九与叶春秋还是有差距的,虽然叶春秋不过是超一流高手,不过叶春秋可是超一流高手中,最能打的哪一种。自家兄弟两人,即使最辉煌的时候,也不是叶春秋的对手。而且对方曾经也是一方人物,掌管青龙庄多年,虽然之前他也听说了些青龙庄的事情,不过叶春秋的威名却是没有在他这里打折扣的。

  “哎,丘先生可曾听说我的事?”

  “叶庄主说的是哪件事?”

  “算了,不提也罢!”

  叶春秋张了张嘴,最终却是没有说,对方或许已经知道了,只是没说。

  丘九确实听说了青龙庄的事,不过所知却是不多,只是知道,青龙庄的人,一夜之间消失不见。

  “毕飞这狗贼,我是一定要捉住他的,我也不怕你笑话,我学这控人秘术,也就是为了这么毕飞这狗贼。”

  叶春秋丝毫不掩饰自己对毕飞的愤恨。

  丘九心道:原来如此。不过他想的却不是实情,他以为毕飞将所有青龙庄的人全部带走,让叶春秋成了个光杆司令呢。

  “丘先生,还请尽全力教我啊!”

  叶春秋说的恳切,丘九也一口答应。

  两人这一聊就是一整天,饭菜也都是送到了丘九这屋里吃的。丘九也因此吃到了比之前好了不知多少倍的伙食。

  控人秘术,最重要的就是钢针的打入手法,出手力道太大,就会破坏傀儡的经脉,位置也会不对。力道太小,自然也不行。不过这其中的关键还是要看傀儡的具体情况。就是丘八和丘九,很多时候也不能一次搞定,需要几次摸索才能成功。

  能说的说完之后,就是实践了,不过这里可是没有人给叶春秋练手用,只能找来一只猪腿作为练手用的“沙包”。

  理论是一回事,实践则是另一回事,本以为已经完全掌握了要领的叶春秋,最后不得不承认,这门秘术远没有看起来的简单,尤其是这钢针的打入,深了不行,浅了不行,歪了更不行。而且这取出错位钢针的步骤更是繁琐。需要在不伤及傀儡经脉的前提下,一点一点的取出。当真是麻烦的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