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九州风雷劫> 第一百三十章 病倒
  “你又骗我。”周雪生气到。

  “我这回是真的没有骗你,那杨东旭要躲起来,肯定不会让人知道他躲到了哪里,又岂会告诉我。”杨东旭言语真切,话又在理,到是让周雪相信了几分。

  “哼,你们这种江湖人,嘴里没几句实话。”周雪给眼前冒充杨义的杨东旭贴上了个标签。

  “随你怎么想吧,不过这事我是真没骗你的。”杨东旭表现的一脸无奈。

  “哎...”周雪叹息一声,虽然沉默,不过马上又想到了什么,继续问到:“你给我说说,那杨东旭长什么样子?”

  “长什么样子?玉树临风,潇洒倜傥,面如温玉,明眸皓齿,身形挺拔,英伟不凡。”

  “你能不用四个字一句的来形容吗?”

  “嗯,总之就是人间少有,如同仙人一般。”杨东旭也觉得自己形容的有些太片面了,还是做个比喻比较恰当。

  “我怎么感觉你是在形容自己呢?”一般人说别人的长相,都是将对方五官的形态进行描述,很少有人用笼统的夸赞之词来说明的。周雪毕竟是周奇人的女儿,就算江湖经验少,可是内心还是聪慧的,立刻从对方的言辞中觉察到了异样。

  杨东旭心道不妙,这妞不仅长得挺好看,心眼还不少。

  “其实杨东旭长得与我,却是有几分相像。”杨东旭这话一点不假,杨义与杨东旭两人长得很像,如果杨东旭带上面具,怕是风雷会中的大部分人,都会分不清两人谁是谁。不过若是常在身边的那几个,还是能从一些细微的差异中,看出两人的不同。

  “你俩很像?”周雪稀奇,也不知道对方又是在骗自己,还是真的,不过这种事应该么有什么必要骗自己吧。不过结合眼前这人之前的举动,还是不要全都相信的好。

  周雪怀疑的眼神,让杨东旭一阵不爽,自己又不是一句真话没有,此刻说了真话,怎么反而不相信了。

  “你那是什么眼神?我杨某人可是一会之长,说话办事都代表着我们整个风雷会。”杨东旭抬出“自己”的身份,来强调自己所言不假。

  “好,我信了,你不用这么激动。”周雪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更是让杨东旭火大。

  “我说完了,是不是可以走了?”

  “不可以。”

  “你还要干嘛?”

  “你带我去你的风雷会,我怀疑就是你把他藏起来了。”女人的直觉真是可怕,居然一下就猜中了。

  “你不要得寸进尺。”

  “我是让你有个证明自己清白的机会,你要是不让我去,我就让太子派人去查。”

  周雪威胁着杨东旭,虽然他这次出来没有经过父亲的同意,不过若是自己去求太子帮忙,对方应该也不会拒绝的。

  “嘶。”杨东旭倒吸一口凉气,这女人还真不好糊弄,自己总不能真将她带回风雷会吧。就算杨义帮自己瞒着,可是这女人要是跟陈小妹碰到了,那还得了。

  “怎么了?看来你是想让我去找太子了!”

  “好吧,我带你回去。”眼下也只有走一步看一步了,现在要是直接拒绝了,太子那边的人,怕是更难对付。

  “不过你得答应我几个条件,第一,这一路上你都得听我的,不能想去哪就去哪,我是一会之长,还有许多事情要做,不能迁就你;第二,我的钱已经花光了,回去的路上,只能先跟你借着用了,不过放心,到了风雷会,我会一分不少的,全部还你。第三...”杨东旭还在考虑着第三条该说些什么,一回头,对方居然已经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这才下午,连太阳都没落山呢,你每天都睡得这么早吗?”杨东旭一脸无奈,不过终究还是伸了手,将对方抱到了床上。

  等等,她身体好烫!

  杨东旭惊觉,将周雪放平之后,伸手摸了摸对方的额头,又摸了摸自己,果然是发烧了。刚才杨东旭还有趁着对方睡着,溜之大吉的心思,不过现在却是改变了主意,终归是狠不下心来,将这个样子的周雪扔在客栈。

  杨东旭先是给周雪盖好被子,然后喊了客栈伙计,请了大夫...

  。。。

  太子船队,依旧航行。

  不过许多人却是对早上船上起火的事心有余悸,虽然火很快就被扑灭,但船上起火这种事非同小可,弄不好就得弃船逃命。但太子这支队伍当中,大多数都是北方人,根本不会游泳。

  “表哥。”

  “殿下。”

  “还在为早上的事自责?”杨东一早上提议在船上烧烤,火星飞腾,烧了起来,虽然很快扑灭了,不过却是不敢再进行烧烤了。

  “是属下失职,未考虑周全。”沈天良在准备烧烤用的东西的时候,船老大就曾劝过他,不要在船上见明火,不过沈天良却不以为然,自然他也没有考虑过会有什么问题,以他的境界,就算船上起火,踏水而行,也不是太难的事。不过这船上显然不只他一人,许多手下是没有他这样的本事的,如果真的船起了火,无法扑灭,全船的人怕是都要落水,这帮手下旱鸭子居多,到时候不知要有多少人,成了水鬼。

  最主要的,太子也不会水,而且还不会武功,自己怎么能让太子置身于这种险境呢。

  “表哥,这事怪我,是我一时起意,怪不得别人的。”杨东一安慰着,不过他心里却是没有自责的,有些事就是要经历过才知道可怕,但是经历了之后最重要的是记住,不要再犯同样的错误。所以许多事情都是越早经历越好。至少能为以后的自己提个醒。

  “殿下,当时船老大曾几次劝阻,是我没有在意。”沈天良有些事情回隐瞒,但有些事情会全部说出。船老大曾向自己劝阻的事,太子肯定是会知道的,还不如自己说出来。

  “这种事咱们北方人自然是不知道厉害的,不过有了这次经验,以后我们就不会犯同样的错误了,于你我都是一件好事。”杨东一拍拍沈天良的肩膀,将自己心中想法说出。

  “对了,还有几日就能到扬州境内了?”

  “明天早上,就到扬州境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