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九州风雷劫> 第九十四章 陆家回应
  杨义与陈直树已经出来,陆家兄弟几人还在商议,一个十几岁的陆家小辈跟着两人,充当向导。

  “大哥,这姓杨的说浮云子道长实力有化境,我怎么觉得这么假,是不是个骗局。”老九陆久觉得杨义有问题。

  “应当不错,或许你们不知道浮云子道长的实力,还以为他是个二流境界高手,不过从一些过往的端倪上来看,应当不假。”陆芳回忆着之前的一些事情,浮云子本就住在不远的地方,两方走动颇为亲密,许多事情外人不太了解,不过陆芳却是能够从一些日常的事情上看出些端倪。

  “那大哥你看这是怎么办呢?”陆畅也对杨义之前所说,存了几分疑虑,不过后来对方提出的建议,他也有几分心动。

  “要我说,他姓杨的哪来哪去,少打咱们伏牛山的主意。”老四陆达瞧不上杨义,觉得对方存心算计自己几兄弟。

  “话不能这么说,墨斗山已经得罪了南海剑派与风雷会,这事若要求证,只需派人去南海问一问就知道了,而且我们从中也不是全无好处。”陆芳却觉得这事可行,面对墨斗山这种门派,三方联合,将其一网打尽,而后各得好处。

  “咱们伏牛山离墨斗山这么远,怕是一块地盘都拿不到。”陆畅分析着地理。

  “嗯,不过地盘拿不到,不代表其他的也拿不到,墨斗山的墨斗功法还是不错的,而且据说墨斗山存着不少钱财,最近咱们商行的经营有些困难,得了这些钱财能缓解不少。”其他几个兄弟可能出了陆畅,其他的几个人都不太关心生意上的事,不过这么大一家子,每日的吃穿用度,消耗可是不少。陆芳身为大家长,操心的事情可是不少。

  “不过近来有许多江湖传言。”陆博这几日听了些传言,虽然没有验证真假,不过关于大悲寺的事情,应当没有什么人敢乱说。

  “老八说的是大悲寺的事情?”陆芳也听了些传言,传言说杨义在大悲寺中,伤了许多青年高手。

  “这事都传开了,想来是真的。”路畅说着自己的看法。

  “嗯,不过这也印证了,杨义之前的说法。”杨义之前说南海剑派众人都中了毒,而后自己去往大悲寺求药。

  几人一阵沉默,陆达想了想,再次开口:“大哥,这杨义这么有胆,敢得罪大悲寺?咱们要是加入了他的风雷会,会不会跟着一块遭殃啊!”

  “如果他真的已经与大悲寺到了那个地步,大悲寺又岂会不声不响,显然江湖传言也有几分失实。”陆畅分析着。

  “老六说的不错,而且,即使我们加入风雷会,也只是一时,就算大悲寺之后有动作,也不可能将我们陆家牵连进去。”陆芳判断着。

  “大哥的意思是?”老八陆博,询问着陆芳。

  “做,不过先要去验证一番。”陆芳最后给出定论。其他几个兄弟各自考虑一番,也都同意了。

  “那我就跑一趟南海剑派。”陆畅主动请缨。

  “好,那就麻烦六弟了。”陆芳点点头,同意到。

  陆畅想想:“事不宜迟,我即可启程,大哥和几位兄弟,招待一下这位杨会长。”

  “嗯,老九,你也别跟着出去,去将你其他几位哥哥,尽量都叫回来。这件事既然出力,就要多出些力,回头也好多要些报仇。”陆芳又吩咐着陆久。

  “好,那我跟着六哥一起下山了。”陆久答应一声,与陆畅一同去了。

  杨义与陈直树在这伏牛山上转了一圈,山不算高大,草木还算茂盛。其他的景象到是没有什么特别。正觉得没什么意思的时候,陆达前来,将陆芳同意了的消息告知了杨义,杨义大喜,立刻与陈直树一同回来。

  “陆兄高义,能得陆兄相助,实在是高兴。”杨义见到陆芳,开怀大笑。

  “杨会长不必这么说,我们也是各取所需,不过丑话说在前头,我陆家人手没有你们两家多,只能高手尽出,多尽些力,还望不要见怪啊!”若论人头数,怕是两派比陆家多了十几倍,不过只论高手的话,陆家到是也不比两家差,甚至还要多些。

  “陆兄不必这么说,能得陆兄相助,就让我高兴万分,哪里还敢挑理。”

  杨义与陈直树与陆家剩下的几个兄弟晚宴大饮,原本陆芳还担心对方不会将自己要求的钱财和功法,都答应下来。没想到,杨义答应的十分痛快。另陆家几兄弟十分意外,不由的觉得杨义这人看上去年轻,却是比许多老江湖做事更为痛快。好感也是逐渐增加。

  第二日杨义一早就走了,陆家几兄弟本还要在留住杨义几天,不过大战在即,杨义又岂能不回风雷会。

  “陆兄不必送了,过不了几日,我们就能再见了。”

  “好,那我听杨会长的,几日后咱们再来畅饮。”陆芳站住了脚,遥遥挥手。

  。。。

  “会长,就算没有陆家兄弟,咱们也能将墨斗山吃下,为何还要平白的送出这么多的东西?”陈直树不太明白杨义为何要拉陆家兄弟入伙。

  “没有他们,我们是能吃下墨斗山,但是咱们风雷会现在看似风光,实则凶险,先不说南山派被咱们占了的事,我在大悲寺与大悲寺的僧人伤了和气,就十分难办,而且还有其他门派的威胁。”杨义顿了顿,没有把三山派掌门裘流水是太子的人的事情说出来。

  “这么凶险?”陈直树之前也听说了一些,不过却是不知道具体过程,最近江湖传言已经散开,将杨义在大悲寺的事情大肆渲染,仿佛两者之间已经不共戴天一般。

  “如今我们要快速增加自己的实力,否则说不定哪天,就会有许多门派联手,来讲我的风雷会剿灭了!”杨义说完,催马前行。陈直树也催马跟上。

  “那丹药你服下了吗?”杨义扭头问着陈直树。

  “服下了。”

  “可是快要突破了?”

  “还差一点。”陈直树已经能够感觉到自己的内劲蓬勃发展,不过终究是差了一点,始终无法突破到二流。

  “那咱们找个地方,我助你突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