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九州风雷劫> 第七十七章 智明的抉择
  “苦问!”智心大喊,双眼血红,恨极了杨义。

  与智心这声大喊相对的是,场中其他人的安静,原本以为胜券在握,为何又再次变了。这杨义到底是个是什么鬼怪,让人看不透,让人有些害怕。

  智明方丈伸手接住了砸来到苦问,强大的力量让智明方丈都无法站稳,靠着后面一众和尚的合力才勉强停住。不过位于边缘的好几位,已经被这份力道,挤下了擂台。

  停住了身形的智明,先是看了眼怀中的苦问,对方胸前已近殷红一片,口鼻处也全是鲜血,气若游丝。

  “师兄,苦问怎么样?”智心也已赶来,一脸焦急的问着智明。

  智明轻轻摇头,原本平和的脸色,也变得不可捉摸,似悲,似怒。将怀中的苦问,转手给了智心。而后一跃,上了擂台:“杨义,你可知罪?”

  “你想赖账?”杨义右半边脸颊挂着邪笑,另一半的脸颊一脸漠然。说完这话,将原本耷拉在肩头的面具,轻轻一按,面具翻转。鲜红的面具,带着诡异的黑纹。而后面具挂在了左侧脸颊之上。

  杨义的话说完,一旁擂台上的三个外来人:裘老、云起风、袁好问三人,忽然觉得自己有些多余。几人心中,都生出了同样的想法:如果自己不在这里多好。

  如今智明方丈看向了三人,三人纷纷低头。

  “哼!答应你的事,我一件不会少。但你伤我门下弟子怎么说?”智明方丈压制心中怒火,不过即使极力压制,脸上也没有了往日的平和。

  “擂台比武,哪有手下留情!实力不如我,自然活该挨揍。”

  “你怕是忘了,刚才苦问本有机会一掌毙了你!只不过他心存善念,不愿伤你。你以为这么多人的眼睛都是瞎子不成吗?”智明方丈说着话的同时,手念胸前佛珠,一颗不知道什么金属做的佛珠,都被他生生捏扁了。

  智明方丈说完这话,也得到了其他大悲寺僧众的呼应。杨义在他们的心中,现在就是共同的敌人,一个卑鄙偷袭的小人。

  “哈哈哈!你怕是没教过你的弟子,江湖险恶,该杀则杀!”依旧是邪笑的脸庞,话语中充满调侃,仿佛刚才自己做的事情,理所应当。

  “佛祖!”智明一把将胸前佛珠拽散,滚落的佛珠噼啪作响,散落在杨义与智明两人之间。

  “弟子不肖,今日要开杀戒了!”智明双手合十,自身的气势也急速提升。

  “好,小的不行,老的来。”杨义歪着头,似笑非笑,不过浑身的肌肉也是紧绷。姿势也变的低矮,仿佛一只马上要进行捕猎的豹子。

  “智明,住手!”欢喜佛大喝!

  “师叔!今日之事,哪里能善了!”智明身上的气势依然在提升。

  “大悲寺危在旦夕,你不能糊涂啊!”欢喜佛悟禅继续说着。

  欢喜佛的话,还是起了作用,智明身上的气势已经不再提升,而是开始了缓缓的下降。

  “我不管!”原本抱着苦问,双眼血红的智心却是不答应。放下怀中的苦问,从所在的小擂台,直飞到中央的主擂。一拳饱含恨意,想要将杨义毙命于此。

  杨义自然不会坐以待毙,但也不是闪避,而是朝着达摩院首座智心一跃而去。

  智心的这一拳,虽然没什么精妙的变化,不过却是有着道境高手实力的加持。

  杨义的指尖,闪烁这紫色的雷电。不过目标不是对方顶在身前的拳头,而是朝着对方的眼睛。

  凡是能看清两人动作的人,都是一声惊呼。杨义的打法显然是两败俱伤,拼着自己重伤,而且极有可能是身死,来取对方的一对眼睛。

  两人都是不避不闪,似乎吃定对方会先躲。

  马上就要碰到了,许多大悲寺的高手口中的不要,都还没有喊出。

  碰到了,杨义的风雷指尖的紫色电光,忽然增长。而智心的拳头气劲已经击倒了杨义的身体,不过单凭气劲的力量显然是无法阻止杨义继续前进的动作。紫色电光的闪烁,已经将智心的眼睛耀的闭上了。

  不过智心毕竟是神经百战的达摩院首座,他心里非常清楚,对方只要在靠近三寸,那闪烁的紫色电光,就能电灼到自己的双目。人的眼睛是多么脆弱,怕是只要碰到,就是双目失明。从刚开始的愤然出手,此刻战斗了起来,却是心思平静,这也是他超于其他人的地方。战斗中永远是保持平静的内心,和清明的思考。

  智心当下由拳变掌,因为刚才他的拳力气劲已经击到了对方的胸口,双方都在急速前进,而自己的身形比对方要高大,手臂也要长些。对方的指尖碰到自己还需要三寸左右的距离,不过那紫色的闪电却是只要两寸的距离,就能电瞎自己的双眼。由拳变掌无疑让自己的攻击距离,瞬间提升了两寸有余,自己定然是先碰到对方的身体。

  心思电闪,两人一招对过。纷纷落到擂台上,不过却是谁也没受伤,只是智心的一只衣袖,别杨义给扯碎了。

  原来刚才杨义借助风雷指指尖闪烁的紫色光芒,闪的对方眼睛闭上之后。身形一侧,堪堪躲开对方的手掌。不过自己再攻击对方的时间也是没有。不过智心穿的僧袍却是宽袍大袖,急速前进之下,衣袖都飘到了身后。杨义顺手一扯,将对方的一只衣袖扯碎。

  杨义扔掉了手中还捏着的一个衣袖碎片:“达摩院首座,不过如此。”

  这话让许多大悲寺的僧人,一阵绝望,两人对了一招,对方毫发无损,而自己寺中的顶尖高手,达摩院首座,却是被对方扯碎了一只衣袖。这让人如何接受的了。

  不过能看清两人对战情形的人,却是明白。杨义不过是强争一句,占些便宜。从两人刚才的速度,和力量来看,真要打起来,智心的实力绝对要在对方之上。而且刚才智心只是一个变招,对于杨义的攻击没有避让。而杨义却是不得不改变身形,躲开智心的一拳,孰强孰弱,一目了然。

  “智心,住手。”同样站在主擂台上的智明方丈,叫停了还要继续攻击的智心。

  “师兄,你难道就要这么放过这个小子?”智心不满。

  “你可还认我这个方丈?!”智明大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