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九州风雷劫> 第五十八章 陈三陈小妹
  家丁抽了两鞭子,即使没有打到马身上,但马是有个肌肉记忆,声音一响就开始跑了,根本不用等鞭子落到马身上。

  杨义与杨东旭二人走的本就不快,所以马车很快跟上了。

  “两位大哥是要去哪里啊?”家丁放慢了车速,与两人同行。

  杨义回答:“去往红叶山。”

  大悲寺坐落在红叶山,山中树木,都生长红叶,四季鲜艳。

  “原来两位是去红叶山,我们正好结伴同行。”一名少女从车窗中探出头来。

  “你是?”杨义问。

  “这我们家小姐,我叫陈三,我们去往双桥镇。”家丁说的没错,他们正是要去双桥镇,只不过双桥镇比红叶山要近了不少。

  “我叫陈小妹。”少女乖巧模样,十分讨喜的做着自我介绍。

  原本上路之前,两人商量,路上搭话,都由杨义,尽量遮掩杨东旭的身份。不过已经行了两日,此刻他已经有点憋不住了。

  “你家中是否还有个姐姐?”杨东旭问。

  “没有啊!”陈小妹不知对方为何如此问。

  “没有?那你为何叫小妹,不叫大妹?”杨东旭一脸正义。

  杨义眉头紧皱,轻声咳嗽。

  “那也不是我必需有个姐姐啊,有个哥哥不是一样?”

  “嗯,那看来你是有个哥哥了!”杨东旭用手捏着下巴,似乎已经看透了一切。

  “也没有!”陈小妹喊到,有些生气,将车窗的帘子,直接拽下:“我家就我一个,我就叫小妹,你想怎样?略略略...!”

  这一反问,倒是让杨东旭哑口无言。支支吾吾半天,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我叫杨义,陈小姐,可是陈家庄的人?”杨义随便问了一句,想缓解一下尴尬。

  不过他这一问,那陈小妹和陈三两个人,立刻神经紧绷,神色紧张。周小妹更是缩了回去,想拉上车帘,却是发现帘在手中。已经安不上了。

  “若是陈小姐不方便回答,那我就不问了。”杨义看出异样,不在多问。

  杨东旭一笑,心道:不会这小丫头也是跑出来逃婚的吧。

  “有这么明显吗?”陈小妹心思明亮,已经明白对方不是父亲派来的追兵。又探出了头,问着。

  “不是很明显,瞎子看不出来。”杨东旭说完哈哈大笑。

  “你个死书生,居然敢嘲笑我,回头让我相公好好教训你一番。”

  “小姐。”家丁唯唯诺诺。

  “干嘛?”陈小妹没好气的问。

  “你还没过门呢,不能跟李公子叫相公的。”家丁出言提醒。

  陈小妹一阵白眼:“赶你的车。”

  杨东旭笑的更欢了,杨义也是强忍着才没笑出来。

  陈小妹更是生气,使劲的踹了一脚,车没什么事,倒是脚疼的厉害,龇牙咧嘴,强忍着没叫出声来。

  “陈小姐,我这兄弟平时喜好玩笑,还请不要放在心上。”杨义这边陪个不是。

  杨东旭却是拽了拽杨义的衣服,小声说:“我比你大。”

  杨义仿佛没听见,头更是不回。

  “这么说来,那就算了。”陈小妹倒是好说话。

  “二位公子可曾听说前面有个蛤蟆岭?”陈三得赶紧问问,自己好做准备。

  “嗯,知道。”杨义。

  “而且还知道有几只蛤蟆在那乱蹦,乱叫。”杨东旭又补充了一句。

  “啊!?”陈三大惊,这俩人是怎么回事,知道还往蛤蟆岭走。

  “你喊叫什么?”杨东旭问。

  “不是,你们知道还往蛤蟆岭走?”陈三不理解。

  “知道又怎样?”杨东旭刚想说,踩过去就是了,不过眼珠一转,又改了词:“这不还有你们呢吗!我们两个穷酸书生他们有什么好劫的。”

  陈三哪里还沉得住气,连忙对着车棚内的陈小妹道:“小姐这可怎么办啊?”

  陈小妹也有些慌神,不过马上她又明白了过来,这个破书生,若是没有什么依仗,也敢走蛤蟆岭?肯定又是骗自己,让自己出丑。

  “这位公子说的话,让小女子好怕。若是那强人真将我掳去了如何是好啊?”一副娇滴滴的模样。

  “你也不用担心,你这模样,也就是个中等姿色,那蛤蟆岭的人最多是抢了你的车,人应该是不会抢的。”杨东旭认真到。

  陈小妹心道:敢说本大小姐丑,你也不先照照镜子。

  杨东旭要是知道陈小妹的心里话,定然喊愿望,自己明明说的是中等姿色,怎么就变成丑了?

  不过现在的杨东旭,却是很丑的,他易了容貌,此刻脸色发灰,还点了不少的黑点,谁人多看两眼都觉得厌烦。

  “啊!我的车若是被抢了,我可怎么办啊,难道我要一直走到双桥镇吗?”陈小妹娇滴滴的模样,问着杨东旭。

  “是啊小姐,我们没了马车,怎么去双桥镇啊,你那么重,我可是背不动你的。”陈三也是一脸苦恼。

  陈小妹深吸一口气,压住心中怒火,连连安慰自己,要不是他笨,也没这么容易让自己给骗出来。自己大度些,不与这笨家丁计较。

  “不知这位公子,到时候可否将马借给小女子,到了双桥镇,定然加倍奉还。”

  “这可不行,我一书生,脚力有限,没了马哪里还能赶得了路。”杨东旭一口否决。

  “嘤嘤嘤...这可如何是好。”陈小妹抹着眼泪,偷偷瞧着骑马两人的动静。

  “小姐,你别哭了,要不咱们还是绕路吧!”陈三觉得自己的注意还是靠谱的,又劝骑马二人:“两位公子要不与我们一起绕路吧,省的马再被人抢了去。”

  陈三是个行动派,勒停了马,准备掉头。

  “没事,不就是匹马吗,抢了就抢了。无所谓。”杨东旭前言不搭后语,依旧前行。

  “哎!公子,你还是别去了,万一那蛤蟆岭的人不高兴,再伤着您了。”陈三觉得这个书生怎么这么轴,但还是不忍对方就这么平白受辱,再次劝阻。

  “陈三兄弟,你随着我们走蛤蟆岭就好。”杨义出言。

  “这位公子,你怎么也要走蛤蟆岭啊,快劝劝前面那位公子啊。”陈三焦急。

  “你放心,蛤蟆岭过得,而且我们什么也不用给他。”杨义不在多言,催马赶上了杨东旭。

  “小姐,这俩人是不是傻啊?”陈三问陈小妹。

  “你才傻,快跟上他们?”陈小妹催促。

  陈三还有些迷糊,原本调转的马头,又重新调了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