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九州风雷劫> 第二十三章 纨绔杨东旭
  向春生功力高深,五官感知也非寻常,刚才众人在岸边议论,也是听的清楚。

  这边丁大海走近,向春生已经回转了身子,面向众人。杨东旭还自顾自的玩着,头都没回。

  “杨公子,还请转过神来。”

  杨东旭转头看了一眼丁大海,而后继续回头玩自己的,嘴上随意问到:“你这老头找我何事啊?”

  这边丁幼麟先是受不了,当时就要上前教训,到是被自己的叔叔丁自行拦下了。

  丁大海忍住怒气,继续到:“杨公子,我问你的是人命关天的事,还请认真些。”

  “喔,人命关天的事,你问我做什么,我这人最是见不得血了。”杨东旭放下了手中的石子,双手拍了拍,扭转过身子。

  “我问你,是不是你们杀了我兄弟?”陆芳大声的冲着杨东旭吼到。

  杨东旭戏谑的看着陆芳道:“你这人,也是有趣,若是让你做个推官,得冤死多少人啊。”说完还哈哈一笑。

  陆芳这边被眼前人戏弄,就要上前动手,到是被自己兄弟陆畅拦下。路畅抱拳,对着杨东旭到:“杨公子,我们知道你是镇南王的儿子,不想对你无理。但我兄长,昨夜晚间死于此处,而诸多证据指向你身旁这位。”路畅说完指向向春生。

  “你们也真是奇怪,我们两人昨天晚上才上的岛上,今天就给我们按个杀人的罪名。”

  “清者自清,难道我们还敢冤枉镇南王的人不成?”丁大海毫不避讳。

  “好,既然你们说有证据,那就拿出证据,让我瞧瞧。”杨东旭瞅着众人,心想:倒要看看,你们有什么证据。居然敢于诬陷于我。

  “这张字条,二位可曾见过。”陆畅拿出了昨夜的那封信,上前两步,递交于杨东旭。

  杨东旭接过字条,看了两眼,而后交给了向春生:“这字条我是未曾见过,难道这就是你们说的证据。”

  “正是,这字条书写之人,乃是浮竹山妙竹仙子。而前几日,妙竹仙子被一个红皮肤,黄头发的人所伤。”浮云道人,将自己知道的一一道来。

  “你这证据也太牵强,不如你们讲那妙竹仙子请来,让她认认人。”杨东旭不以为然。

  “看来果真是你们所为,明知道妙竹仙子已经不治身亡,绝无可能前来。所以如此说辞。”陆芳大怒,又要动手。

  “且慢,你是说,那妙竹仙子已经死掉了?”杨东旭也是意外,刚才那老道只是说妙竹仙子被人所伤,而今才知道,已经死了。心下才知道,自己刚才的话确实有些不妥。但是身居高位者哪有道歉的道理。

  “不错,妙竹仙子已经身故。你还要怎样?”浮云道人也是大怒。

  杨东旭转过头来,看了看自己的手下向春生:“春生,你可见过那妙竹仙子?”

  “见过。”向春生一口承认。

  一旁众人,一阵喧哗,有的说:就是他,有的说:问清楚些。

  “何时何地?见她做甚?”杨东旭不理睬众人,继续到。

  “三年前路过浮竹山,曾讨过一碗水。”向春生说出的情况与众人预想不符。

  “这答案诸位可还满意?”杨东旭淡淡的问到。

  “你们两个一唱一和,给我们演戏不成?”陆芳早就气的脸色发紫。

  “哼,你们也配看我演戏?”杨东旭也是大怒。

  陆芳这边再也不管,挣脱了别人的手,冲了上来。

  陆芳带着单刀,冲着杨东旭迎头便砍。向春生这边也不含糊,立刻到了两人之间,一脚踢开了那柄砍来的单刀。

  陆芳手部被踢,吃痛闷哼。却是有着拼死之志,好不退缩。而且他身后的路畅也是跟了上来。

  俗话说,打仗亲兄弟,上阵父子兵。

  路畅刀法也是一流,而且没有陆芳那么冲动,试探出刀,横劈竖砍。几招之间,到是把向春生给逼退了两步。

  向春生到不是没有应对还击的办法,而是一旁的丁大海也出手了,而且一出手招式就是攻敌必救,招法老练。不仅让向春生大感意外,还弄得他手忙脚乱。

  不过向春生毕竟是化境高手,开始的忙乱,很快化解,对招间也是功力尽用,好不保留。

  刘矮虎与丁大海是过命的交情,此刻见对方乃是化境高手,也是跟着出手,生怕自己找老友,出个什么意外。

  刘矮虎的佛山派,以内家拳法见长。而刘矮虎身材矮小,他结合自身特点,将佛山派招数尽数改良。凭借自身矮小灵活的特点,创立了一套新的拳法,名叫精灵拳。灵巧自然,使用时往往出其不意。

  刘矮虎一加入,让向春生立刻感觉到了压力,出手之间更加不再留情,而陆芳、陆畅两兄弟,显然已经无法参与此种战斗,一个不慎,就别向春生击中,纷纷吐血后退。被在一旁观战的浮云道人接住。

  虽然场上情况是两个打一个,看的人眼花缭乱,但稍有实力的人,都看的明白,向春生在压制这刘矮虎与丁大海二人。许多人眼中也是充满了对化境高手的崇拜,还有一些人将视角转移到了在场了另一位超一流高手——智见。

  众人自然是不知道杨义有超一流的境界的,不过大部分人都知道智见乃是货真价实的超一流高手,而且之前还曾是化境高手。若是有的他的加入,战局必定能够翻转。

  有人已经出声:“智见大师,还请帮一帮武林同道,不能让这二人如此无法无天。”

  智见高宣佛号“哦弥陀佛,杨东旭施主,还请让你的人助手。”

  “老和尚,你难不成是瞎的,明明是你们这边的人先动的手,我的人不过是出手护卫我。”杨东旭显然是对谁都不太客气。

  “老衲看见了。”

  “既然看见了,你还叫我的人住手?要住手也是让那两个老东西住手吧。”杨东旭依然是出言不逊。

  “事情来龙去脉,老衲都明白,不过若是智见是智见,自然当没看见。可智见代表的乃是大悲寺,所以又不得不出手。”

  “说白了,就是你也要动手了?”

  “正是。”智见说完正是,脚下一蹬,于人群中高高跃起,而后径直落入战局之中。

  之前智见观察三人争斗,就已发现,这向春生应当是刚刚步入化境,还不是很稳固,若是已经稳固,或者到了化境中期的境界,那自己这三个人同上,也是没有机会的。

  不过此时的向春生,于化境的领悟还不多,招式间,还多以武境的感悟为主。

  智见加入战团,向春生马上赶觉到了压力,这智见和尚他也知道,曾经是化境高手。而今看来果然实力不俗,虽然已经跌落回了武境,但出手之间,许多招式却是带着化境的感悟。招式威力,更是与自己不相上下。

  “春生,你这功夫练的不行啊,三个老人家就将你逼得如此狼狈。”杨东旭一旁看的津津有味,还不时出声,嘲讽几句自己的护卫。

  向春生到是一言不发,此刻的他,被三个顶尖的超一流高手围攻,连喘气都得计算,哪里有功夫回杨东旭的话。

  “春生啊,若是你落败了,可当真是丢我镇南王府的脸面啊。”杨东旭继续嘲讽。

  “你这人,怎么连个亲疏都不分。”丁幼麟开口了,他之前与向春生交过手,佩服起功力,更佩服其为人。三十多岁年纪就已经到达了化境,更是不可多得的人才。反倒是被一个二十来岁的公子哥来回嘲讽,更加让人气愤的是,这向春生还是为了保护这公子哥而战。

  须知,武有七重境界,一为武境、二为化境、三为法境、四为道境、五为至臻境、六为众妙境、七为造化境。其中武境又分了,超一流、一流境、二流境、三流境境四重。

  许多人终其一生,连最最基本的三流境界都不能达到,更不要说再往上的境界了。

  一重境界一重天,是对各个境界的真实描述,每达到一重新的境界,就仿佛达到了一个更加开阔的天地。

  丁幼麟二十多岁,已经是一流高手,乃是人中龙凤。派中重点培养的人才。他自己曾幻想,如果自己能在三十岁的时候达到化境,该多好。毕竟南海派中无一人有此境界。

  而现在就有一个活生生的榜样,摆在他面前,不过这个向往的榜样。却是别人的护卫仆从。又让丁幼麟的内心充满一种怅然若失的感觉,说不出来的憋屈。

  “我与我自己的护卫说话,关你何事。”杨东旭自然也是不甩丁幼麟的。

  “你可知道,你那护卫现在无法脱身来救你。”丁幼麟上前一步。

  “幼麟。”一旁的丁自行出言,叫了丁幼麟一声,意思让丁幼麟不要轻举妄动。

  杨东旭看看对战中的四人,琢磨了一番到:“你说的不错,我那护卫现在确实无法分身来救我,他自己怕是也撑不了多久了。”

  “那你觉得我可敢出手教训你?”丁幼麟再问。

  “幼麟,不可。”丁自行离的丁幼麟有一小段距离,此刻已经穿过人群,往这边来。他是真怕自己家的这位少爷,一个冲动,出手伤了这镇南王的儿子。

  “你一个小门派的弟子,也敢出手教训我?当真可笑。”杨东旭哈哈大笑。

  “好,今日我就让你笑个够。”丁幼麟不再犹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