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九州风雷劫> 第十九章 祸起黑沙滩
  “赵听风,你快些划船,你以为本公子会给你划船不成?”那贵公子再次催促。言语间有些把赵听风当下人使唤的意思。

  赵听风愣了一下,还是遵对方所言,划起船来。

  杨义这边知道,丁幼麟败局已定,既然赌,自然是愿赌服输。也不跟这船上两人计较什么,只是观察场中两人的战斗。

  不得不说,这两人招法及其精妙,丁幼麟自不必说,南山派绝学尽数使出。那向春生更加厉害,招法严谨正派。杨义自问,若是自己与其放对,不知结果如何。

  看到赵听风已经将船划走,丁幼麟这边反倒是静下了心神。

  两人又打了二三十招,最终丁幼麟落败。

  “承让。”向春生拱手道。

  “幼麟,你没事吧。”杨义问到。

  “我没事。”丁幼麟中了一掌,胸口有些气闷。不过对方年岁看去应有三十五六岁,比自己的父亲也小不了多少,落败也不算丢脸。

  “向春生,我记住你了。”丁幼麟缓了一下说道。

  “记我做什么?”

  “今日败给了你,几年后我必找回今日的场子。”

  “哈哈,好,在下恭候。”向春生毫不在乎,看了看已经在对岸,准备上岸的赵听风,和自家公子。飞身而起,踏波而行,转瞬之间,已然到了对岸。

  “我的天。”刘二牛不禁发出惊呼。

  “难道。”丁幼麟猜测。

  “不错,此人应该已经有了化境实力。”杨义确认到。这踏波而行,就是化境高手的证明,当然一流高手、超一流高手,也可以踏波,但是也就踏几下,借个力。若是如向春生这般,连踏行走,一去两百丈,却是不能。

  也不怪其他人赞叹,三十多岁的化境高手,何其稀少。居然还是别人的仆从护卫。

  “大哥,这人真是化境高手?”丁幼麟还有些不敢相信。

  “不错,我已经有了超一流的境界,不过却感觉弱了此人一头。刚才他又踏波而行,定然是化境高手无疑。”

  “如此说来,我当真是败的不冤啊。”丁幼麟苦笑。

  “贤弟已经是年轻有为,此事不必介怀。”杨义劝慰。

  “那人故意压低修为,与我比拼招法,想来也是个堂堂正正的人。”丁幼麟刚处于战斗中,就已经有所察觉,此刻更是证实了自己的想法。

  “嗯,此人招法正派,应当出自名门。”杨义分析到:“能有这等仆从的人,身份自然也是不言而喻。”杨义已经将那贵公子模样的人,猜出了七八分,却是没道破。丁幼麟自然也猜到了几分。

  刘二牛感慨:“你们南海剑派这次晋升,还真是宏大啊。居然连化境高手都请来了。”

  陈直树斜眼瞪了一下刘二牛,刘二牛一时不知道自己哪里做错了。

  收拾心情,丁幼麟提议:既然龟岛去不成,那就黑沙滩。

  黑沙滩离此不远,也就二三里的样子,不过中间有些树林,挡住视线,望不见。

  走了一会,来到黑沙滩,滩上一片黑沙,晶莹光亮,反射出的阳光却是五颜六色。刘二牛本以为这黑沙滩,就是一片黑沙,没什么好看的。此刻看到却是第一个惊呼出来的。

  “我的乖乖,这黑沙滩,这么好看。”

  丁幼麟哈哈一笑:“大哥,你这随从到是好笑。”

  杨义也不责怪,而是问道:“二牛,你说说,这黑沙有什么好看?”

  刘二牛思索一番,却是找不到什么形容词,只得到:“小的说不好,但就是觉得好看。”

  几人都是哈哈一笑。

  “这黑沙,原本是一种石头,我南海剑派虽然以剑立派,但拳脚功夫也是不差,派中有一前辈,传下一门碎石裂碑掌。这掌法要练,需要坚硬石子辅助。”

  “想来这些黑沙,就是你们练掌用过的石头子吧。”杨义猜测。

  “不错,这黑石硬度正合适,用过之后的石子,都变成了沙子。聚集此处,就成了黑沙滩。”

  “石子练功,我到是见过,不过也就是练练拳脚,第一次听说能把石子打成黑沙的掌法,好厉害。”刘二牛赞叹。

  “这算不得什么,我祖父若是用起这碎石裂碑掌,能把这黑石碾成石粉。”

  刘二牛目瞪口呆,真不知道这种掌力若是打在自己身上,是个什么滋味。

  几人继续往前去,刚才离得远,看起来黑沙滩五光十色。而今走进,仿佛置身星海之中,一时间觉得眼睛被照耀的瞎啦,看不清周边事物。

  “离得远了,看起来漂亮,走的近了,好是刺眼。”刘二牛有些受不了。

  “南海派终终年都是夏天,阳光也是毒辣。未曾打磨的石子反光没有这么厉害,到是用过之后,反射的阳光让人眼花。”丁幼麟哈哈一笑,解释一番。

  “我说你们怎么将这黑沙倒的如此之远。”刘二牛仿佛明白了什么。

  众人说笑一番,沿着黑沙滩靠海一边慢慢往前走。此处离龟岛也不算远,刚才在那个小港口,龟岛是横卧在众人眼前,而这个方向,正是龟岛的前方。远远看去,仿佛一只大乌龟,正在朝着这边慢慢游来。

  丁幼麟与杨义站的离海更近,海风吹动两人衣袖,往后飞舞着。

  陈直树与刘二牛站在两人身后,透过旁边望向龟岛。

  “这龟岛虽没上去,但想来上去也没什么,还不如在此处观看,看的明白。”刘二牛对刚才抢船的人,还是有几分憎恶的。此刻说这话,有些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滋味。

  这话说出来,到是弄得丁幼麟脸上有些发烫。

  陈直树也是心烦,这刘二牛真是嘴上没个看门的,不由的回头又瞪了刘二牛一眼。

  刘二牛本来自己说的挺高兴,被陈直树突然一瞪,吓了一跳,不由的往后退了三两步。却是踩到了什么东西,哎呦一声,绊倒在地。

  寻迹望去,却见一具死尸,横躺在地。黑衣黑帽,面带黑口罩。只是两眼反白,此刻无神的看着刘二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