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无上帝尊归来> 第二百一十八章 七年之梦(第一更)
  对沐冰晴的双重人格,洛玄已然有了一定的了解。

  而沐冰晴的这种双重人格,已经可以说很是根深蒂固了。

  她的两个人格之间并不是不会记得经历过的事情,但她们对同一件事的视角看法完全不同。

  这可以说,完全是一种视角修正。

  而在互相影响到自身身份上的事情上,她们的记忆也会不同。

  就像沐冰晴称洛玄名字的时候,她自然是记得自己称呼洛玄的名字,在沐梦晴的记忆中,肯定是称洛玄为姐夫的。

  这,完全是一种一定程度上的因果修正。

  既有视角修正,又有因果修正,她这两个人格,显然已经互相认定了对方的存在。

  若无外力的干扰,她这双重人格一辈子也不会有所改变,反而会越发的根深蒂固。

  事实上,就算是有着外力的干扰,她这双重人格,怕也不会轻易受影响。

  “你今天属实有几分反常,莫不是中邪了?”

  看着洛玄,沐冰晴月眉微蹙道。

  洛玄收回思绪,淡淡道:“若论中邪,还没有任何邪魍,能够近我的身。”

  “大言不惭。”

  沐冰晴不咸不淡的说了一句,便直接向厨房走了过去。

  见状,洛玄先她一步将厨房中的菜端出,放到了餐桌上。

  沐冰晴看了洛玄一眼,也没有说什么。

  两人在用餐的过程中,也并未说什么多余的话。

  待到两人用餐结束,沐冰晴面无表情道:“好了,碗筷我会洗刷,你若有其他事情要忙的话,现在可以离开了!”

  “我今日并无其他事情要做。”洛玄淡淡道。

  “哼,那你就随便找地方玩吧,别指望我会陪你,等一会儿,我也该去集团看看了!”沐冰晴冷哼道。

  听到沐冰晴的话,洛玄的表情并无任何变化。

  以沐冰晴的性情,说出这样的话来,并不奇怪。

  “还有……今天上午,谢谢你照顾我……”

  此时,沐冰晴的声音再次传来,只是声音中,明显有着一丝不自然。

  说到最后,声音也是明显的弱了下去。

  若是换做平常人,没有洛玄的耳力,或许还真的会听不到。

  听到沐冰晴这样说,洛玄的眸光也是有了几分变化。

  他没想到,沐冰晴竟然会在此时,和他……道谢?

  凝视沐冰晴那完美的侧颜少许,洛玄道:“我早已说过,夫妻之间,无需说谢,你更不欠我什么。”

  “若是当真过意不去,下次在我不适之时,照顾我一次便是。”

  虽然这样说着,但洛玄心中直接将后者的可能性去除掉了。

  以他的体质,又怎么可能会有不适的时候,又怎么可能会有任何的病痛能近他的身。

  他的话说完,沐冰晴却是冷哼了一声,道:“哼!我只是随口和你说声谢谢而已,可没真正想要报答你什么!”

  听到沐冰晴的话,洛玄一时无言。

  与沐冰晴相处的这段时间,他也有些明白了,很多时候,沐冰晴真是三句话不离傲娇。

  她既然嘴上这么说,那她的心中,就定是将他今天对她的好记在了心里。

  说完这句话之后,沐冰晴再未和洛玄说什么,直接刷起了碗筷。

  而洛玄却依旧是站在原地,看着沐冰晴的背影,脚步未有丝毫的移动。

  若不是他亲眼见过沐冰晴瞬间变成沐梦晴的样子,也亲身感受过沐梦晴瞬间变成她的样子,估计也会很难想象,如此性格的她,竟会变作那样的沐梦晴。

  而若是想让她这双重人格变成正常的单一人格,可不那么容易。

  就算有着其他因素的干扰,估计也无法去除她脑海中对沐梦晴存在的根深蒂固之念,各方面都很难。

  毕竟,若是寻常的双重人格,两个人格之间的记忆行事总会有所冲突,从此逐步下手,或许能让有双重人格的人意识到什么,既而恢复正常。

  而沐冰晴与沐梦晴之间连同视角与因果完全修正,这种方法成功的可能性,近乎微乎极微。

  “但,她们之间的这种关系,也并不是牢不可破。”洛玄心中如此想着。

  表面上看起来,沐冰晴的这两个人格之间无论是性格,行事,乃至于与其他人的人物关系都是完全独立。

  但再完美的双重人格,也只是一个人生出的两个人格,并不是活生生的两个人,总会有可以突破的点。

  这个点,就是沐冰晴和沐梦晴,不能共存!

  洛玄可以想象,在沐冰晴的记忆中,她肯定已是好久都没有见过沐梦晴了,沐梦晴也是好久都没有见过沐冰晴了。

  若是能让沐冰晴意识到这一点,然后通过她自己的思考,逐步淡化沐梦晴这个人格的存在,久而久之,她也就能只剩下一个人格了。

  想到这里,看着不远处正在洗刷碗筷的沐冰晴,洛玄心中却是不由微微默然。

  “以她的聪慧,又怎么可能完全意识不到这一切,估计,也是在刻意的逃避,不愿去相信而已。”

  他最初从林云海那里了解到沐梦晴之事时,便已经知道,沐梦晴亡去之后,连林云海都是逐渐接受了这一切。

  而沐冰晴,却始终坚信沐梦晴未死,并很多时候去刻意的模仿沐梦晴的神态动作,一言一行,然而逐渐衍生出了这第二人格。

  沐冰晴与沐梦晴之间是孪生姐妹,两人自然同龄,而沐梦晴是在十六岁之时亡去,沐冰晴今年更是已经二十三岁。

  她,已经整整失去了沐梦晴七年。

  整整七年的信仰,整整七年所做的一场梦,又哪是那么容易醒来的。

  估计沐冰晴也早已意识到了这一切,但只是在刻意的逼自己不去想,在意识的逃避这一切而已。

  这是她的一场梦,只要她自己不愿醒来,旁人便不可能去叫醒她,甚至旁人都没有资格去叫醒她。

  没有亲身经历,不会体会到那种感觉。

  想到这里,看到不远处的沐冰晴,洛玄的心,又是似乎……出现了之前的那种感觉。

  “这,就是人的感情中,所谓的……心疼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