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校花的近身王者> 第三十五章 走不出圈套
  “哎,小友,实在不好意思。”徐海一脸惭愧:“六子一直都这样......”

  “徐老,你还是先让我看看吧。”

  见楚枫态度如此坚决,徐海摇摇头,不太抱希望地道:“好吧。”

  楚枫开启透视,当他向前迈出一步,脑海中的石头再次动了动。

  果然!

  石头是受这蛊王所牵引!

  心神一动,楚枫下意识伸出手,当他的手指刚刚碰到徐海丹田外衣服上,脑海石头像是兴奋起来,旋转之下,一股无形的气流向着徐海体内直冲出去。

  这一刻,徐海体内那团黑气竟剧烈颤抖起来,似是想要逃走,然而却直接被那无形气流吞噬,转了一圈,又重新回到楚枫脑海之内。

  楚枫精神一震,只觉得脑海亢奋了不少。

  石头直接把那蛊王吸收了,还转化成了类似的能量,反哺自己?

  心中一荡,楚枫知道,自己这是捡到宝了啊。

  “小子,你想对徐老做什么,找死!”

  看见楚枫指着徐海丹田,六子哪里还能淡定,拳头带着罡风迎面而至。

  没等楚枫还击,徐海一把将他拉开,手掌轻轻挥出,与六子迎面而对。

  砰!

  六子的身形后退出数步,抬起头时,非但没有愤怒,反而满是欣喜之色:“徐老,你,你的内力......”

  徐海也是一愣,拳头不自觉挥舞,直到打完一套拳法,才转头,带着浓浓的惊讶:“楚小友,我的蛊毒,难道已经被你驱除了?”

  见到楚枫带着微笑,徐海肩膀止不住颤抖,良久之后才大笑两声。

  当初自己提前从一线退休,很大的原因,就是因为这蛊毒,却没想到,困扰自己数十年的蛊,在今天被一个青年给治好了。

  叶苍行瞪大眼:“神乎其技啊,小子,你怎么做到的!”

  针灸就算了,这手法比针灸还要玄妙,只是在徐海丹田揉了揉,蛊毒就解了?

  要不是这蛊是徐海几十年前中的,他都会怀疑楚枫就是下蛊的人......

  “六子,先给楚小友道歉!”

  六子黑炭般的笑起来比哭还恐怖,厚脸皮地扇了扇自己的嘴:“嘿嘿,楚神医,那个,我这嘴就是管不住,刚才的事情对不起啊。”

  说着,他腰弯九十度,很是尊敬地鞠了一躬。

  楚枫摆了摆手。

  徐海显得很是振奋:“楚小友,这大恩我徐海记下了,你有什么需要的,或者有用得着老夫的地方,尽管开口,在这华南,我的话还是有些人听的。”

  楚枫眼神微微一凝,虽然能猜到徐老是军方的人物,但还是被他的话小小的惊了一把。

  徐海说的可不是苏市或者苏州,一开口,便提的是整个南方!

  “呵呵,”叶苍行笑了笑:“老徐,你就别谦虚了,什么华南,你要真开口,谁不得洗干净耳朵,好好听一听。”

  “不提那些,”徐海摇摇头,道:“不过承诺过承诺,谢礼还是得有的,楚小友,我看你也没开车来,刚好我那有辆新车子,我也没开过,要不我让六子给你送过去?”

  “嗯?老徐,你......”叶苍行想要开口,却被后者一个眼神制止。

  不过尽管不能开口,叶苍行依旧对楚枫不断使眼色,让其收下。

  楚枫有些疑惑,什么车子,能够让开了数家医院的叶苍行如此惊讶?

  虽然疑惑,但他犹豫半晌,还是点了点头。

  “好,”徐海显得很高兴:“楚小友你找老叶应该还有其他事吧,我就不打扰,先走了。”

  等到两人离去,叶苍行才长吁短叹起来。

  “小子,你可有福气咯。”

  楚枫听得一头雾水。

  门外,车内。

  六子欲言又止,忍了良久,才开口:“徐老,楚枫医术确实不错,但您老都不再考虑考虑,您那车不是给徐妹子当嫁妆的么?”

  “你懂个啥。”

  徐海摇了摇头:“六子,楚小友可不仅仅是医术不错那么简单。”

  “还能怎么样?光会点医术有屁用,”六子撇嘴,口无遮拦道:“反正我觉得还是不行,您这眼光真不如徐大哥。”

  “放屁,徐武那小子只会干些蠢事。”徐海似乎对自己儿子很不感冒,不由道:“六子,你这看不起人的品性真得改改,还记得开始我说的,那个二十岁的后天武者么?”

  “记得啊,”六子话说到一半,像是意识到什么:“徐老,您,您是说......”

  “八九不离十,就是那他了,而且,他的实力,很可能不仅仅是后天初期那么简单。”

  “什么?!”

  六子震撼之下,连车子都歪了歪。

  不仅仅是后天初期?

  二十岁迈入后天已经是旷古奇闻,而徐老却说,楚枫实力还有可能往上?!

  怎么可能!

  徐海显然也很不平静,他没说的是,楚枫开始内力脱体,这可是后天后期,甚至接近先天,才做得出来的事情。

  先天!

  那可是挡住所有武者的门槛,近乎传说中的存在......

  院落内。

  “老头,那石头来历,你该说说了吧。”楚枫皱眉开口。

  “哎,”叶苍行叹了口气,先让叶珍儿进屋,这才轻轻开口:“那石头是我当初拍卖得来的,本以为就是个普通宝石,谁知我拿到手后,就遭到了一个组织莫名奇妙的追杀。”

  楚枫皱眉:“那这石头到底有什么用?”

  “我怎么知道,那就一块儿破石头,我都磨出花儿来了,也没见它到底有什么用。”

  “那你还留着它?”

  老头一阵吹胡子瞪眼:“那些人口气太让人不爽了,他们想要,我偏不给,我宁可拿去填粪坑都不给!”

  看着他不像是撒谎,楚枫一阵无语,这老头也太一根筋了点:“对了,那个组织叫什么,你知道吗?”

  “地殿。”

  听见这个名字,楚枫稍稍一顿。

  这地殿他清楚,本部在国外,由几个天榜杀手联合建成,号称杀手中的杀手,号称只要给钱,就是天榜上的杀手都能干掉。

  尤其是地殿那位殿主,传闻杀人手段出神入化,经常自称不比人皇弱......

  “要是下次以后他们还找上门,你直说石头在我这就好。”

  “你不打算还给我了?”叶苍行一愣:“小子,那些人可不怎么好对付。”

  “你一个半只脚进棺材的老头,都没死,我怎么会出事,”楚枫转身:“你死不死无所谓,你孙女儿的命,可是已经答应过给老子了。”

  叶苍行微微一愣,猛然转头,才发现窗口处,叶珍儿痴痴傻傻站着,盯着楚枫背影热泪盈眶。

  微微一叹,叶苍行缓缓摇头。

  看来,自家孙女儿是走不出那混小子下的圈套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