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安小念的质问,顾廷枭无话可说。

  因为,她说的都是事实。

  但他又不能将真正的事实告诉她。

  头痛欲裂,他紧抿着唇瓣,心里的烦闷感越来越重,那熟悉的感觉,如洪水猛兽,紧紧地压迫着他。

  他陡然松开她的手,淡淡地别过脸,没有说话。

  安小念见他这样,又不解释!

  她勾唇,看了看自己的手,无话可说了?

  还是被她戳中了心事?

  现在的她,无法用理智来思考。

  但是,在她的印象里,顾廷枭不是这样的人。

  看见他这样,她始终觉得他是在逃避。

  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

  “顾廷枭,我再问你最后一遍,昨晚,你为什么会和魏子虞在一起?”

  她的声音平淡,亦没有看他。

  顾廷枭依旧没有回答,沉默,仿佛如一个世纪那般漫长。

  “你走吧。”

  他的声音平淡如水,脸色却十分难看,手上暴露的青筋彰显出他现在的心情。

  安小念点点头,退后一步。

  “好。”

  她眸光冷淡,看着顾廷枭,就像是看陌生人似的。

  说完,她头也不回地快速离开。

  看来,他不打算告诉她了。

  呵或许他是真和那个魏子虞有些什么呢?

  越想,安小念的心就越凉。

  她的步伐不断地加快,更快

  顾廷枭看着她的背影,嘴角勾起一抹自嘲的笑。

  他该怎么告诉她?

  告诉她,因为他看见她和南景见面,所以他嫉妒地发狂?

  还是告诉他,其实他不是个正常人?

  这些,他都不会告诉她。

  他怕他说了,她会怕他,远离他,甚至逃离。

  刚才面对她的时候,他一直都在克制自己。

  一直都在压抑自己的情绪,他怕伤到她,吓到她,所以才让她走。

  他的小乖,现在一定很生气吧?

  一想到她刚才那张生气的、又淡漠的脸,他的心便又开始泛疼。

  遍布全身的疼痛袭击着顾廷枭的每一根神经,额头冒出许多冷汗。

  仿佛再也坚持不住,他无法再支撑身体的重量,重重地倒了下去。

  小乖,对不起。

  等我的情绪稳定下来,等我变回正常人,我就来找你。

  魏子虞不放心顾廷枭,所以也追了上来。

  当她看见倒在地上的顾廷枭时,心里一惊,怎么突然

  她连忙回头,朝不远处的季然喊到:“季上尉,过来帮忙。”

  季然老远就看见地上倒着的人,连忙跑上前去。

  “老大这是怎么了?受伤了吗?”

  “先把他弄到医务室去。”

  魏子虞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看着顾廷枭那张惨白,但依旧俊美的脸庞。

  这个男人可真倔呢,为了瞒着安小念,竟然也不解释。

  活活将自己逼成这样。

  今天的他,看着病情已经更加严重了。

  他就这么怕安小念逃离他吗?

  但如果不说出来,不也一样会成为两人之间的隔阂吗?

  “魏大小姐,我老大到底怎么了?”

  季然背着顾廷枭,依旧不死心地问到。

  魏子虞深深地看着那张让自己沦陷的俊脸,抿了抿唇道:“没什么大碍,他应该是旧伤复发了。”

  Ps:书友们,我是易晚小酒,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