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廷枭轻蔑地一笑,从军装裤袋里掏出一根烟。

  点着,慵懒地抽了一口。吐出浓浓的烟圈儿。

  “呵……你动了我的女人,还想让我放了你。”

  顾廷枭睨了一眼已经被吓得浑身颤抖的女人,嗤笑一声,对着身后的人招了招手。

  两个身穿黑色军装制服的男人上前,一把按住地上的季蓝语。

  一个穿着白大褂,戴着口罩的士兵上前,手里拿着一支注射器。

  季蓝语惊恐地盯着那人,奋力地挣扎。

  “你们要干什么?”

  她几乎是惊恐地吼了出来,两只腿胡乱地踢着,想要逃离这些人的钳制,却根本是以卵击石。

  顾廷枭抽了口烟,看向地上的女人,勾唇道:“季小姐既然喜欢下药,这一次,我就成全你。”

  顾廷枭话音一落,那个拿着注射器的男人便按住季蓝语的手,毫不留情地将针头扎进了她的手臂静脉。

  季蓝语瞳孔放大,绝望地看着注射器里的液体一点点减少……

  注射的速度极快,顾廷枭摆了摆手,那些人便全部退了出去。

  季蓝语哆嗦着,缩在原地,眼里布满了血丝,痛苦难受。

  药效发挥得很快,她明显能感觉到自己身体的变化,很热,很难受……

  “季小姐,好好享受吧。”

  顾廷枭将抽剩下的烟头扔在地上,狠狠一踩,抬步离去。

  “不要……不要走,枭爷,我知道错了,求求你,放过我……”

  季蓝语撕心裂肺的声音在身后响起,顾廷枭勾了勾唇,对身后的夜离道:“多找几个人进去。事后……扔去w国边境。”

  夜离冷冷地应下,俊逸的脸上滑过一抹震惊。

  看来,这一次指挥官是真的生气了。

  w国边境,那里可不是人待的地方。

  不仅瘟疫泛滥成灾,而且那里的人极其野蛮粗鲁,男人更是……

  这个季蓝语惹什么人不好,非得招惹指挥官心尖尖儿上的那位。

  女人嘶哑的声音在夜离身后响起,逐渐变为痛苦的呻/吟……

  他紧抿着薄唇,拿起胸前的对讲机,简单地吩咐了几句,便大步走了出去。

  —暴戾冷血顾少将分割线—

  是夜,安小念又收到了顾廷枭的一条微信消息。

  她瘪了瘪嘴,点开一看。

  “两天后我来接你去苏家。”

  言简意赅,没有什么多余的话。

  接她?

  又搞什么?

  蓦然,安小念记起了今天顾廷枭说的话“苏老爷子那边,过两天,我们家老爷子会亲自登门拜访。”

  我靠!

  不会真的是上门提亲?谈婚论嫁吧?

  顾廷枭玩儿真的?

  安小念颤抖着手,快速地给他回了一条消息。

  “我能不能不去?”

  “我要你负责。”

  顾廷枭很快地回了这么一句。

  安小念无语地看着天花板,她现在都能想象出这个男人说出这句话时那不要脸的样子。

  暗暗地咬了咬后槽牙,安小念又回了条消息。

  “你赢了。”

  顾廷枭看着聊天界面的话,轻笑出声。

  他仿佛都能想象出小家伙打这三个字时的表情,手机怕是要被按坏了吧?

  老易的话:不愧是本书的顶级cP,好像都挺了解对方的样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