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夜,安小念又失眠了。

  上一世痛苦不堪的回忆排山倒海而来,压得她喘不过气来。

  她碾转无眠,想阻止自己不去想前世的种种,却是越来越清醒,想得越来越多。

  安小念烦躁地打开手机,盯着手机屏幕,已经凌晨一点了。

  呼!

  她深深呼出一口气,想要起床去练练计算机。

  刚掀开被子,电话就响了。

  这个点儿了,谁还会打电话来?

  安小念拿起手机,看向来电显示。

  冷面魔王。

  顾廷枭?这么晚了,他给她打电话做什么?

  他也失眠么?要找人安慰?

  安小念瘪了瘪嘴,按了接听键。

  “睡了?”顾廷枭低沉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

  “嗯。”虽然睡不着,但也是准备睡了。

  “明天我来接你。”顾廷枭站在宽大的落地窗旁,看着外面五光十色的霓虹灯,声音低沉悦耳。

  “接我?干……干什么?”找她算账?

  安小念捏了捏被子,突然有些紧张。

  “不想打靶了?还是说……欠我的,你不想还了?”

  安小念咬了咬唇,她的确是不想还,但是那也得敢啊!

  “你们部队允许我这样的外人进去吗?”她将脚伸出了被子,摇晃着脚丫子,撅嘴道。

  那头的顾廷枭轻笑一声,声音异常柔和:“安小念,你不是外人。”

  安小念的心咯噔一下,突然漏跳了一拍。

  白皙精致的小脸突然开始发烫,一抹红晕悄悄爬上了她的脸颊。

  不是外人……是什么意思?

  “我跟你没关系。”她赶紧撇清关系道。

  顾廷枭听到电话那头的回答,有些慵懒地靠在桌沿边,语气中含笑:“你也算是纳税人。”

  呃……

  安小念楞了一下,脸更红了。

  他想说的是这个?她还以为他的意思是……她是部队家属。

  “我……好吧,那个,我会去的,不过你不用来接我,我自己可以去。好了,我要睡觉了,挂了。”

  嘟嘟嘟……

  电话那头传来一阵忙音,顾廷枭皱了皱眉。

  挂他电话?

  她是第一个。

  顾廷枭那深邃的鹰眸盯着手机,嘴角勾了勾。修长的手指点开短信,发了一条信息过去。

  安小念已经被自己蠢得要哭了,她刚才在胡思乱想些什么?她怎么……怎么就对号入座了?

  那个男人,一定是故意的,故意那样说的,好让她误会。

  拳头,狠狠地捶在被子上,可恶。

  “叮咚。”一声清脆的声音,提示有短信。

  安小念拿起手机,点开短信,是顾廷枭发来的。

  “到的时候给我打电话,或者,直接跟卫兵说是顾廷枭的家属。”

  谁是你的家属啊?臭不要脸。

  安小念气愤地将手机扔在一边儿,然后,直直地躺在床上。

  她闭上眼睛,脑海里,突然浮现出今晚顾廷枭出现的时候,毫不讲理地护着她的时候。

  不得不承认,那样的顾廷枭是真的很帅!

  有那么一刻,她突然发现自己根本无法把视线从他身上移开。

  一如第一次见面,他足够吸引人,足够有魅力。

  安小念的脑海里,突然出现他那张棱角分明的俊脸。一身帅气的军装,冷漠霸气。

  顾廷枭。

  你……到底想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