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地球第一剑> 第五十九章 强敌现身
  小树林的范围本就不算广阔,只是几个起落,王升已经追着那人冲出了林边,冲到了一条柏油路上。

  短发女人扭头瞪了眼,见身后追来的王升竟已经离着自己不过七八米距离,嘴角的冷笑顿时隐去,目光露出了几分惶急。

  “七星转位?你是什么人!”

  “哼!”

  王升只是冷哼,目光冷冽,对准这人就是隔空一掌。

  哪怕在山上一直修行的是剑法,但王升半步结胎境的修为摆在这,出手便是真元凝成浅浅的掌印,对着几米外的这女人拍了下去。

  对方倒是颇擅小范围内的挪移腾跃,身形一晃直接将掌印闪过,辨明方向,立刻朝着有树林遮掩的方向前冲。

  王升一掌拍空,身形不免少许停顿,但继续紧追不舍。

  当着他的面这女人就要用袖剑杀人,要杀的还是师父的独女,差点伤到的还是自己的师姐……这已经是结下了仇怨!

  王升长发飘舞、气势凌人,若是带着被他放在了宿舍中的闻渊剑,恐怕这女人已经重伤倒地。

  但此时,前面逃窜的这年轻女人显然已经撑不了太久,王升强提一口真元,脚下七星换位,迅影几可飞天!

  刚冲入树林,王升已经再次追到这女人身后,左手成爪,直接罩向这女人脖颈!

  王升心中警兆突起,就见这女人身形一矮、脚下真元涌动,身形向前斜窜,翻手对王升甩出三根银针!

  银针寒光凌冽,王升闪躲已是来不及,强行抬起左手护住面门。

  道袍的作用就体现在这里,如果王升穿着自己的藏青道袍,用袖子一扫就能将银针拦下;但他现在穿的是短袖,只能用肉掌去挡。

  银针刺入掌心微毫就再无法入内,王升掌中涌出一股真元,直接将银针逼飞,顺势一掌拍下!

  便听砰的一声轻响,一掌正中这女人背心,直接将她有些单薄小巧的身形打飞了出去。

  她飞在半空就吐出一口鲜血,身形直接落在五六米远的地方,翻滚了几圈,挣扎着要爬起来。

  王升如何肯饶她?立刻就要提步追上去,但他刚有动作,忽而感觉头晕目眩,左手一阵发麻。

  这银针还有毒!?

  体内真元如同江河一般奔流不息,涌向了手掌之中,将一缕黑雾强行逼了出来。

  而趁着王升逼毒的这短暂时机,被一掌重创的女人仰头服下了两颗丹药,身周聚起一股股真元,而她的伤势似乎顷刻间就痊愈了一样。

  其实并非这么短时间就痊愈了伤势,又不是什么仙药灵丹;那丹药的效果,只是暂时将伤势压制了下去,另一颗则是激发潜能、增强真元类的丹药。

  但就这两颗丹,在现如今这个时间节点,已是价值不菲,且意义非凡。

  现在的普通散修哪里搞得出丹药?

  这穿着一身运动服的短发女人,有着勉强算是高明的身法,又有这般珍贵的保命丹,更有能够让半步结胎境修士都暂时失去行动能力的毒针……

  这女人来头应该不小。

  她再提一口真元,在地上一跃而起,狠狠的瞪了眼身上还有些发麻的王升,辨明方向,再次疾奔。

  想走?

  王升心底一片清冷,仿若有月光铺洒,一把只有轮廓的模糊古剑虚影浮现在他心台。

  那是他的剑意,也是他的剑道,此时只有雏形,但已经让王升与普通修士有明显不同!

  周天游走,北斗显圣。

  王升向前踏出一步,身周的酥麻感迅速消退;只等那短发女人冲出去二十多米远,他已经恢复正常,前冲几步,七星步法再次施展开来。

  短发女人扭头瞪着王升,目光中也散发着少许恨意,似乎是在埋怨王升为何这般穷追不舍。

  这都要偷袭杀人了,还能怪人报仇除患……

  王升前追不久,一道身影又从后面跟了上来。

  这身影多少有些怪异——有位长发飘飘、像是从梦里走出来的漂亮仙子,横抱着一个正紧闭着双眼、面容清秀的女生,前行时身周还有一道道纠缠的气旋回绕。

  自然就是担心师弟、强行抱起师妹追过来的牧绾萱了。

  “啊——你先放我下来!”

  “嗯!”

  “放我下来!”

  “嗯!”

  迟雯已经接近崩溃,被大师姐抱着在校园中急速狂奔,耳旁都是呼呼的风声。

  大学的校园虽然占地广阔,但留给学生们幽会的地方并不算太多,大部分都是教学用地;这短发女人找着没人的地方逃窜,但很快就冲到了有学生往来的地界。

  短发女人那飞速冲过的身形,已经引来了不少人侧目。

  等王升紧跟着追上去,气势汹汹、杀气凌凌,顿时让人目瞪口呆。

  这是……体育生情侣吵架了?

  而再等牧绾萱抱着迟雯招摇过市,急匆匆的跟上去,场面一度十分凌乱……

  不只是学生们发现了异样,已经暗中监控了整个校园的调查组也发现了校园中出现的短暂追逐战。

  空中立刻有两架无人机跟了上来,俯拍着下方情形。

  “王道长在追谁?”

  “这身法,是修士!很可能是王道长发现了超灵社团的高层!”

  刚躺在沙发上睡了一阵的牟月此时还有些范懵,等她看到无人机传回的画面之后,也是当机立断。

  “快,作战准备,立刻封锁校园各处出入口,一定不要让这个女人逃了!”

  几声应答,调查组的精干力量迅速出动,原本就布置在校园周围的成员最短时间集结,冲向了校园各处出入口。

  这短发女人根本没意识到,在她偷袭迟雯的那一瞬,其实已经相当于将自己暴露,完全没了退路。

  在她原本的计划中,或是得到的指令中,除掉迟雯之后自己迅速撤退,有足够的时间和机会离开。

  万不曾想到,跟着迟雯到了湖边的这一男一女,表面看起来人畜无害,实际上竟是修道之人,且修为远在她这个聚神中期之上!

  根本不是警方那么简单!

  虽然第一反应已经是逃命,甚至已经不惜用了珍贵的两粒丹药,但此时自己依然难脱身。

  绝望感渐渐弥漫心头。

  原本绿树如茵的校园小路上,就在十多双眼睛注视中,王升再次追赶上来,这次依然是一手做爪,抓向这短发女人的脖颈。

  后者故技重施,反手洒出三只银针,但王升如何能在一个阴沟翻车两次?

  这出爪只是虚晃,在短发女人做出应对的一瞬,王升身形忽而翻转一圈,躲过她三根毒针的同时,直接抓住了她肩头,朝着侧旁用力一带。

  念起她在湖边暗算迟雯的一幕,王升已没了什么怜香惜玉之心。

  这般歹毒要取人性命、杀人灭口之人,留之何用!

  咔……

  短发女人只感觉自己肩上被一只铁箍抓住,她还没来得及做出应对,这只铁箍猛地缩紧,一股股凌厉的真元涌入她体内,冲入了她经脉!

  咔!

  骨裂之声无比刺耳,短发女人浑身发颤,满是惊恐的盯着面前的男人。

  “饶、饶我……”

  王升面无表情的近距离注视着她,目光没有半分闪烁,冲入她经脉的真元丝毫没有停歇。

  蓬、蓬!

  接连不断的轻响从短发女人体内传来,一寸寸经脉在被王升的真元撕碎!

  他虽然起了杀心,但也知道自己只是一个修行的修士,就算现在跟特殊调查组关系不错,但也要注意做事的后果。

  此时能做的极限、最稳妥的做法就是把她修为废掉,再交给师娘处置。

  反正这家伙要杀你宝贝女儿,怎么处置你自己看着办。

  废修为有不少方式,王升选的是最直接也是最不可能复原的一种——将她经脉尽毁。

  短发女人此刻脸上哪里还有什么狠辣,只剩下了惶恐和求饶,但剧痛难忍,让她说话都不能连贯。

  经脉若全毁,她怕是今后连常人都不如……

  “放、放过我……我给你……药神……三卷……”

  药神三卷?

  没兴趣,又不是剑神三卷。

  正此时,王升忽而心头又有些悸动,这悸动并非是来自于面前的这个短发女人,这人已经被半废,此时抬根手指都困难。

  侧旁有一丝丝煞气,还是那种和道家功法相冲的煞气。

  王升侧目看去,见到的是一辆刚停下还没熄火的吉普车,车门推开,一高一矮两个男人从左侧跳了出来。

  高个男人脸面如同树皮一样干枯,那矮个男人则是一直挂着有些僵硬的笑容,两人都带着手套,穿着黑色西服,那高个男人手中抓着一把并未出鞘的唐刀……

  那股煞气就是在这高个男人身上散发出来。

  这两人脸上应该都带着类似于人皮面具的伪装。

  “小哥,”矮个男人皮笑肉不笑的对王升打着招呼,“这女人偷了本该是我们的东西,可否让给我们处置?我们定不会亏待小哥你。”

  王升将短发女人随手扔到了身后,目光淡然的看着这两人,很快就看到了这矮个男人脖颈上的小小黑白太极印。

  太极印的双鱼眼却是一暗红、一湛蓝。

  阴阳教?

  王升体内真元开始加速运转,淡然道了句:“否。”

  那矮个男人也没料到王升回答竟如此简短,随之哑然失笑,目光中流露出淡淡的杀意。

  这人慢条斯理的说道:“要知道,我们盯着她已经不是一两日的功夫,若非你出手,怕还是要继续盯下去,这相当于你已经破坏了我们的计划。

  不把她交给我们,你今天可能会死在这。小小年纪年轻气盛可以理解,在此时就已经有临近结胎境修为也难能可贵,别自误才是。”

  言罢,那高个男人身上的煞气仿若凝成一把刀剑,隔空对着王升劈压而来。

  王升只是一声轻哼,身周真元涌动,哪怕此时没有长剑在手,却依然有锋锐剑意冲出躯体,傲然立于此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