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地球第一剑> 第三十章 古剑闻渊
  离着武当山越近,就离着家乡越远。

  出了高铁站,转车回了武当山山门,山下城镇中的小楼街巷渐渐落在身后,浓郁的灵气扑面而来。

  牧绾萱依然在看着窗外,一如此前下山时的表情,只是走的时候带着满满的期待感,现如今依然还有满满的期待。

  应该是期待下次再下山吧。

  师姐言语表达有问题,王升也没办法直接询问她对这次茅山和自己老家之行有什么感受,不过也能看出来师姐是挺开心的,起码没什么不自在的时候。

  寻仙修道得真语,神仙家门寻自在。

  ‘自在’这二字,比‘逍遥’一词显得小气些,却也别有一番韵味。

  上山时,王升发现主动跟自己打招呼的人多了一些。

  他和师姐在茅山道术交流会上出的风头,当天就被周应龙、赵昭、孟洪和郝灵四个在山上传开了。

  毕竟现在通信比较方便,武当山也有几个同门弟子的交流群,消息传递那叫一个迅速……

  如今山中的各个道观,各处的修道之所,都知王升和牧绾萱这对师姐弟修道境界高深。

  王升的通明剑心、七星剑意,牧绾萱的两仪道韵、结胎境界,随便哪位都不可小觑,在武当山中隐隐已是年轻一代弟子的‘领头羊’。

  沿途总有人跟自己打招呼,王升都会含笑点头,也不去寒暄,也并未冷漠着脸面。

  上辈子混帮派的那几年,没少受一些‘高人’的脸色,王升并不想成为自己曾厌恶的那种修士。

  小院前,青言子负手而立,似乎早已知晓他们两人何时会归来。

  看到师父,王升和牧绾萱都不由加快了脚步。

  山路应该被人打扫过,原本一些年久失修的缺口也有新填补的痕迹,应该是李始悟这位总管外务的副掌门安排下的。

  “师父!”

  “嗯!”

  “你们两个,此次茅山之行不是让你们低调些的?”

  青言子板着个脸,等王升和牧绾萱对视一眼,各自有些忐忑时,这位虚丹境大佬又展颜一笑。

  听这位不言道长温声道:

  “你们倒是做的不错,咱们虽说是客居武当山,不属真武大帝的道承,但也算武当山的修士。

  这次你们没给师父丢脸,但接下来还需尽快归心,继续在山中安心修行。

  世界很大,高人数不胜数,便是为师也不敢妄自尊大,你们两个切莫因一时得意,小看了天下间的道承才是。”

  王升和牧绾萱默契的低头称是,自是把师父的告诫记在了心底。

  青言子笑着摆摆手,“去看看吧,李师弟昨天送来了一些东西,里面有两样不错的物件,算是给你们两人此行的嘉奖。为师还要去太和宫议事,晚上给你们带饭回来。”

  言罢,青言子背着手飘然而去,一步迈出,竟好似要乘风归去。

  “这才几天,怎么感觉师父又要突破了?”

  王升小声嘀咕了句,牧绾萱深以为然的点点头。

  青言子的积累不输各山上一辈老道,道境与悟性更是于在世的老一辈修士之上;此时的修道进境迅速到恐怖的状态,其实并非反常,而是再正常不过。

  和师姐对视一眼,不知怎么,两人都是轻笑,各自提着行李箱,推开已经焕然一新的院门,兴冲冲的去了北屋。

  桌子上摆着几样事物,王升第一眼看到的就是那把连鞘长剑。

  他也算是爱剑之人,也知师父一直让他用木剑、钝剑练剑的苦心,但此时看到了一把散发着淡淡灵韵的宝剑,当真有些忍耐不住。

  抬手,手指拂过这不知什么硬皮做成的剑鞘,王升仿佛听到了一声剑鸣。

  这绝非是一把普通工匠打造的长剑。

  比起他原本那把太极广场舞用剑,这把长剑的剑柄稍宽,但剑镗偏窄,似乎是仿照先秦古剑的样式。

  将长剑抓起来,入手却是比王升想的要沉一些,右手握住剑柄,那种想拔出此剑的冲动,却又化作了少许的不舍。

  他怕自己失望。

  怕自己对这把剑心底有太高的期望,看到它全貌时反而会失望。

  此时,也只能相信武当山的底蕴了。

  一旁正抱着两件仿古翠罗裙比划的师姐,也有些好奇的注视着这把剑。

  轻轻吸了口气,王升缓缓的将这把长剑拔出了剑鞘,剑刃与剑鞘内胆摩擦时发出的声响,清越却丝毫不刺耳。

  剑身蕴光,其刃薄如蝉翼,剑身居中有一道浅浅的血槽,剑面之上却仿佛有水波荡漾。

  那是缠绕在这把剑上的天地元气。

  靠近剑镗的位置,有两个小小的古字,王升轻轻读出,却是‘闻渊’二字。

  小心翼翼的注入一股真元,却觉真元注入其中丝毫没有阻碍,等这股再回转到自己掌心经脉时,又多了一丝丝冰凉清冷之意。

  剑元?

  这应当算是一把法器。

  虽然没有柳云志的金缕玉衣,或是施千张的那块月牙墨玉那般玄妙,但这把名为闻渊的古剑,应当就是为剑修专门打造的兵刃。

  缓缓加大真元注入,长剑一声嗡鸣,剑身之上波光荡漾。

  但很快,王升就感觉这把剑的承受已经到了某种极限,再注入真元会对这把剑造成损害。

  心底先是一叹,随后又轻笑了声。

  叹,自然是因为这把剑虽比凡铁要强一些,但强的也始终有限。

  在聚神、结胎境来用倒还合适,但修为境界高深之后,这把剑也无法发挥出自己的修为了。

  复尔又笑,却是王升感觉轻松了许多。

  如果李始悟师叔真的把武当山压箱底的法器给他抱过来了,那他可就真算是欠了武当道承一个人情。

  人情债最是难还,对于修士来说也是如此。

  这把剑虽是珍品,却非极品,作为自己茅山此行的报酬,倒也算说得过去。

  “师姐,你看,”王升将这把宝剑递给了自家师姐,牧绾萱将手中抱着的衣裙放好,小心的把剑接了过去。

  “嗯……”

  牧绾萱轻吟了一声,然后手指在剑身的血槽上划过去,随后对王升轻轻摇头。

  她在说,让王升不要被这把剑影响了道心。

  “放心就行,我不会故意拿它去杀生。”

  牧绾萱把剑捧回来,王升收起这把古剑,顺手把刚才压在剑下面的两个黑色烤漆的小本本拿了起来。

  打开就能看到,上面分别有王升和牧绾萱的一寸证件照,记录了年龄、道龄、挂名的道观、修道的师承。

  这就是他们两个的道士证了。

  王升的道龄是三年,师姐的则是十五年,应该是从师姐开始懂事记事开始算起,毕竟没有人能生下来就明何为修道之意。

  而牧绾萱在那几件仿古罗裙下又摸出了一只玉佩,拿在面前看了一阵,笑嘻嘻的递给王升。

  “呐。”

  “师姐,这剑是给我的,玉佩自然就是给你的。”

  牧绾萱轻轻摇头,固执的把玉佩摁到王升手中,随后手指在手机上一阵滑动,把屏幕递到了王升面前。

  ‘劳资天下无敌,宇宙第一’

  言下之意,是她用不到这块有凝神镇魂作用的玉佩,让师弟佩戴。

  王升毕竟也是有原则的,这师姐,自己照顾她都来不及,怎么可能拿她本应得的好处。

  这边坚持要给,这边固辞不受,结果几分钟后,师姐有些委屈巴巴的看着王升。

  那双秋眸几乎漾出水雾,王升顿时有些不知所措。

  “师姐你先别急……”

  “给。”

  “那,你等我一会儿。”

  王升转身走去了里屋,不多时就抱着一条长盒走了出来。

  “本来是想等师姐生日给师姐当礼物的,现在先拿出来吧,师姐你要送我东西,就要接受我送的。”

  牧绾萱眨眨眼,将长盒抱了过来,满是好奇的打开看了眼,发现里面是一只翠绿玉笛。

  “这只是俗物,不是什么法器,但我觉得挺好看的,之前……网购的。”

  王升讪讪的笑了笑,牧绾萱已经满是欢喜的把玉笛抱在怀中轻轻抚摸,自是喜欢的不得了。

  那玉佩最终还是被师姐塞给了王升。

  握在手中,能感受到其中有一缕清凉的气息萦绕心底,若是在修行时佩戴,能助人撇弃杂念、很快入定。

  这应当也算不上什么法器,只是一块沾染了元气、品质上佳的玉石罢了。

  呜——

  呜呜!

  旁边突然有噪音传来,牧绾萱已经坐在炕头试图让这根玉笛发声。

  王升在旁看了一阵,摇头轻笑,提着行李箱回里屋收拾去了。

  不多时,已经换回平时那大裤衩短袖人字拖打扮的王升,再次跳到了屋顶飞檐,自己的专属位置打坐修行。

  当然,屁股下不可避免会有一块木板,毕竟他现在只是聚神境后期的血肉之躯,臀部也是软的。

  而今天,他身旁还多了一把连鞘的古剑,古剑的剑镗上挂着一块玉佩。

  牧绾萱也换上了宽松的练功服,在院门外不远的山林中闭目打坐,那只玉笛伴在她身侧,一缕缕元气萦绕其上,正被牧绾萱慢慢滋养。

  傍晚时,林间飘起了断断续续的笛声,王升在院前空地持剑修行。

  虽不成什么曲调,但笛声入耳,已是婉转动听,十分柔顺。

  少顷,王升站在一块巨石上,眺望西山彩霞,目光流露出淡淡的思索,他在考虑自己、师姐以及师父今后的路该如何走。

  修道讲究法财侣地,‘财’之一字必不可少。

  师门的道承没有山头,底蕴二字更谈不上深厚,也就一个小小的青铜盒子是祖师爷传下来的。

  师父清修惯了,师姐不谙世事,自己却要为师门考虑才是。

  啧,突然有种自己是家里小小顶梁柱的自豪感……

  王升拂过身旁剑鞘,简单束起的长发被晚风吹拂,修长的身形不显半分粗莽,继续眺望着远方的晚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