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地球第一剑> 第二十一章 此剑可摘星,他日唤明月!
  周遭的掌声络绎不绝,各家弟子倒是看的起兴,也有不少修士主动跟自家师长请缨,上去展露了下自己修行的道法。

  多少,这场交流会也有了点道法交流的样子。

  有道承弟子急念咒语,催雷神法,还真劈出了一道微弱的电弧。

  也有年轻道士高诵歌诀,招来浩然正气,而后飘然而回让人摸不着头脑;

  还有人竟在地上,用三角小旗摆了个迷阵,呈现出诸多异象,虽此时尚未能将阵法的威力完全发挥出来,但已经吃透了这迷阵运转的道与理。

  王升看这些倒是没太多感触,他大多是在看周遭的这些道人,自己有些模糊印象的,就证明是日后的大‘高手’。

  旁边的师姐倒是看的兴致勃勃,不时的发出‘喔’‘喔’的赞叹声,该鼓掌时毫不吝啬掌声,对自己即将登台反而毫无紧张感。

  “师姐,你要上去吗这次?”王升在旁轻声问了句。

  牧绾萱眨眨眼,目光中带着几分跃跃欲试。

  王升笑道:“听师叔他们安排吧,如果不用咱们出手,咱们就当来这里免费旅游就行了。”

  牧绾萱顿时轻笑着点头,明白师弟的意思之后,也就打消了主动上去表演下两仪八卦之术的念头,继续看场中五花八门的神奇道术。

  李始悟这个武当领队自知自己修为不行,在殿前入座时坐的稍微偏僻了些,一直也插不上话。

  索性,这位武当山外务总领,就等各山各门差不多尽皆出场过后,才起身道了句:“我武当也露一露道法吧。”

  这边,两位等待已久的道长立刻转身看向了身后的六名弟子,似乎早就有所准备,让孟洪与周应龙出场登台,展示武当道承的道法。

  孟洪于左,周应龙在右,孟洪双手空空,周应龙则是手持一把宝剑。

  在二十余道承的道爷道长与各自弟子的注视之下,两人也难免有些紧张,李始悟的话语为他们增加了几分负担。

  两人要依次出手,孟洪先缓缓拉开架势,似乎正是随处可见的太极拳,但举手投足之间,一缕缕天地元气相随,掌心似乎蕴起了微弱的白光。

  五招收势,浅尝辄止。

  孟洪双手缓缓下压,一股股精纯的天地元气在他周遭盘旋了一阵,小半归于他,大半消散。

  两仪道韵,虽不算明显,但确实精妙,众道承也挑不出什么不足来。

  有几位道长还轻轻鼓掌,倒也算是给了面子。

  然而,周应龙施展出太乙剑诀的起手式之后,人群中却传来了几声有些刺耳的言语:

  “武当剑确实精妙,但今日大家露的都是道法,剑法什么的,有些不太妥贴吧。”

  “武当没有御剑之法吗?哦,对了,御剑之道是蜀中几家仙山的不传之秘,此前天地元气全无,武当自不会瞧得上所谓的御剑之法。”

  那躺在长凳上的毛刺头小道士再次开口,这次却没遮掩自己的所在与嗓音,在那招呼一声:“前面那两位可别乱说,小心这位武当的师兄一剑催出三千剑气,能秒人的说。”

  这话有些诛心了,周遭各年轻道士顿时笑个不停,那些道长们也大多是含笑不语。

  虽也有与武当山走得近的,或是路数差不多的门派,此时也想站出来分辩几句,但一时间也不知该如何反驳。

  周应龙心境顿时被破,攥着剑柄的手都有些轻抖,目光不断在周围人群中寻找,似乎是想找出说风凉话的那几人。

  王升见状略微皱了下眉,头也不回,顺手就把要师姐的手臂摁住,起身朝着周应龙走去。

  他如果出手稍微慢半秒,离着此地不远的那个毛刺头估计此时已经

  “哪位道在暗中!”

  “周师兄,”王升的嗓音,及时将周应龙的喝骂声截断。

  王升轻轻拍了下周应龙的肩膀,低声道,“我来吧。”

  周应龙提气转过身,与王升对视一眼,似是被王升的心境所染,怒气降了大半。

  这位周师兄稍微松了口气,将手中宝剑双手捧给王升,低声道:“有劳师弟,为兄给武当丢人了。”

  “师兄说的这是什么话?”王升的嗓音不急不缓,却是稳稳的传遍场中,让不少昏昏欲睡的老道长都是眼前一亮。

  扩音的功夫并不难,但难在这般如清风徐来,令人不觉突兀。

  这需真元极为精纯,最少也是聚神后期的灵念,还有自身那沉静无波的心境支撑,才有可能可做到。

  王升悠然道:“师兄的剑诀神光内敛,故有些肉眼凡胎的不识,刚好我有些花哨的剑式,用来演示刚好合适。”

  周应龙轻笑了声,笑容不免有些苦涩,但并未多说,转身退场。

  周遭一道道目光看向王升,王升轻轻吸了口气,稳住了自身心境,而后缓缓闭目。

  他恼于这些人所说那句‘剑法不是道法’,又不想让师姐站出来被人指指点点,遭人挤兑。

  故此,站在了此地,直面这数百道目光。

  泰然自若,气息平缓,就如自己平日里在山上练剑一般,那藏青道袍却仿佛藏着几颗黯淡的星辰。

  这把陌生的长剑,似乎比自己的佩剑质量要好一些,起码真元注入其中,不会像自己那把广场舞专用佩剑,随时都在崩碎的边缘……

  而后,气与身与剑相合,形与意与神相交。

  这是王升重生前十多年的积累,更是重生后,在武当山苦修三年后所得的升华。

  再睁眼时,手中长剑与他宛若一体,真元游动时有一缕贯入剑身之中,兜转一圈再回归自身。

  些许微风自他身周掠过,王升还没有任何动作,只是在那站着,一股莫名的气韵已经在场中平铺开来。

  有老道突然睁开双眼,有些惊诧的看向王升。

  “这是……”

  一名名原本准备看好戏的年轻修士,此时也渐渐凝神瞩目,周遭那窃窃私语声消失不见。

  修为在聚神境的,但凡散出了自身灵念,都隐隐约约在王升处,看到了一把模糊的剑影。

  而修为在聚神之下的,却被王升此时浑身上下散发出的淡淡压迫感所惊。

  一直在长登上躺着的那毛刺小道士,不知何时已经坐了起来,目光略带惊讶的看着王升的背影……

  有位华山来的道长突然喊了一声:“通明剑心!这绝对是古书有记载的剑心!”

  这道长的声音未落,王升手中长剑已然轻轻滑动。

  随之脚下迈步,自然而然就踏出了北斗之位,七星剑阵之中的几段剑招被他随意打散,又信手拈来,仿若化作了另一套高深的剑法。

  剑有常用的八式,劈、刺、撩、抽、抹、截、横、倒。

  此时王升似乎就只在简单的演练这八个基本动作,但几招过后,众人只见剑影闪动,修为稍低的,根本无法看清王升并不算太快的身形。

  剑落星河,宛若尘世繁华浮沉尽如空幻。

  一连十二剑式,持剑之人本想停下身形,却似乎又有些意犹未尽。

  于是斗胆乘风而起,身形一跃三五丈,道袍猎猎,剑鸣清越。

  仿若是从云端落下时,有仙人自上而下挥笔泼墨,在半空留下了一道道剑光虚影。

  收剑,回势,剑影却正是最清晰之时。

  王升剑交左手背负身后,右手并剑指缓缓下压,他正上方的剑光轻轻闪烁,竟显出了一张北斗星图!

  而后剑光悄然炸散,仿若无数星光洒落,让崇禧殿前、月华台旁,如梦如幻。

  “剑法,如何不算道法?”

  王升的嗓音缓缓滑过,沉浸在方才剑式之中的不少修士纷纷醒转,但他们再去看时,王升已经走回了场边武当山入座区域。

  “师兄的剑。”

  “哎,”周应龙伸手接住自己的佩剑,但笑容之中却多少有些苦涩。

  这师弟……

  自己现在改口喊师兄还来不来得及?

  不远处,抱着胳膊坐在长登上一脸深沉的毛刺头小道士双眼放光,紧紧的盯着王升,似乎想立刻站起来,但目光中又露出几分思索与慎重。

  这一耽误,王升已经坐回了长凳,坐在了自家师姐身旁。

  他这边刚刚坐定,周遭的议论声悄然而来。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