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地球第一剑> 第十九章 好菜后上
  各派来人,把那些负责武术表演的少年少女们都算上,差不多有四百多人。

  但有点尴尬的是,体育馆内聚起来的观众尚不足百人,而且大多数都是上了年纪的附近居民,听说这边有热闹,这些闲着没事的大爷大妈过来凑个热闹。

  几条显眼的大横幅,三四处拍摄的机位,应该是当地的电视台要做报道。

  应该是之前商量好的,各门各派都带来了武术表演团队,在场的四百多人,也只有不足三分之一真正有关各派道承。

  在北侧观众席下,十多张铺了红布的桌子一字排开,上面摆着一排三角牌,上写‘武当’‘华山’‘崂山’等字样,后面都有一把太师椅。

  等各个代表团的中青少陆续入座,四处响起了丝竹弦乐,有位身穿道袍的清秀女修拿着麦克风款款而来。

  “各位尊敬的道长,各位天南海北聚在这灵山宝地的朋友们,上午好!”

  这让人出戏的播音腔,茅山为了省钱请的还没毕业大学生吧?

  流程化的开场,这位年轻坤道一本正经的宣读着表演赛的赛制。

  就跟这表演赛是真的一样。

  总算,等她喊了一声:“有请各位代表团的领队,也是我们诸位德高望重的道长入场!”

  话音刚落,一位位道爷飘然而来,仙风鹤骨,灵光扑面。

  或是手托拂尘、或是宽袖带风,有不苟言笑者径直入座,也有面容和蔼的会对着观众席上的看客做个道揖,换来稀稀拉拉的掌声。

  这些道爷大多都是修为不低,但也有几位像李始悟这般在各自门内负责外事的道长,修为勉强在聚神境,但也不能以此判断他们背后门派的实力。

  王升数了下,总共二十三位头发花白的老道,有几位甚至他还有些模糊的印象,应该是在日后会声名鹊起的仙道人物。

  排除两位主持交流会的道门协会理事,有二十余道承汇聚在此。

  虽地球各处道承万千,但若从道承的‘质量’和‘完整度’来说,今天来的都是神州大地上的名山大派,也确实算是一场仙道盛事了。

  大会第一项,就是宣扬道门教义,几位老道长依次发表了‘略’带口音的重要讲话。

  基本上除了‘无量天尊’几个字之外,其他完全听不懂在说什么。

  道长们这口音……美中不足,也可以理解。

  然后就是各个代表团的武术表演,大多都是一群少年少女在道乐之中演练一套拳掌,各位道长打个分。

  整不整齐,差不多就是唯一的评定标准。

  没有开办武馆的几家道承,也派了两三个有修为在身的弟子亲自下场,但演练的都是些入门拳掌。

  王升拿着手机拍了几张照,给师父发了过去,心底也是不由有些感慨。

  这满满的,武林大会办成了校运会的既视感……

  总算,看了两个小时的武术表演之后,也到了有些干货的环节。

  周应龙要参加的‘个人表演赛’,正式开锣。

  王升顿时打起精神,期待着能多几个用剑的好手。

  哪怕今日大家都不会显露修为,也都选择演练些不算高深的剑法,但彼此剑招套路的流派不同,也说不定能给他以启迪。

  临近中午,整个第二轮‘表演’差不都看完,原本期待感满满的王升也是不由有些失望。

  这些山中修行的道长们咋这么多的套路!

  表演剑法的门派并不多,且展露出的剑招套路也是藏头不露尾,很难见其精华之所在。

  这些表演也并非没有价值,那位女道长会在每段表演开始前,报幕说出这是哪套剑招,让王升也算涨了点见识。

  华山的屏风碎玉剑,走的是刚正迅疾的路子,施展者是一位凝息境的女修士,虽未得这套剑法的精髓,但动作优美、舞姿不凡,得到了众道爷的一致高分。

  还有青城山来的一位中年道长,舞了一段入门级的青城浊清剑,招式虽简单了些,但这位道长的修为也有聚神中期,倒是施展出了几分非凡的意境,然而也只有十余招就拱手下场。

  让王升眼前一亮的是终南山的披风乱剑,这门重意而不重形的剑招成名已久,威力如何全靠持剑者对剑道的理解。

  然而,终南山一脉道承派出的年轻弟子,刚好是‘不上不下’的那种,让王升看的有些意犹未尽,十分的不尽兴。

  相对而言,王升倒是开始期待自家武当山的周应龙师兄上场,只是李师叔抽签的时候抽了个倒数几名,让王升也是一阵好等。

  太乙剑诀乃是武当山不外传之秘,自然不会直接拿出来做剑术表演。

  周应龙施展了一套行龙剑,剑走精妙、行云流水,能看出有不错的功底,但也和前面三位一样只显露了皮毛,并未将真正的本领展露多少。

  王升对此也只能略感无奈,想着这次跟周应龙他们混熟了,回武当山后也能多交流一些修剑的心得。

  聚神境后,王升对周遭环境的感知变得异常灵敏,少许的风吹草动、呢喃低语,他有心无意都能捕捉到。

  武当山左侧是三清山的代表团,右侧是齐云山来人,此时能听见右侧传来几声低语……

  “武当剑也不过如此嘛。”

  “这年头已不是拳脚剑法就能走天下了,武当山也没听说过有供奉哪本符箓天书吧?”

  “等下看他们热闹就是了,看他们武当山这次可能是换了路子,竟然还找了个漂亮女弟子出来赚名气,该不会是花钱雇的吧?”

  王升眼皮都不抬,右手轻晃,就把师姐的手腕扣住。

  有些无奈的看了眼师姐那修长白皙的手指中扣着的几片薯片,王升对视着她那双带着点小郁闷的双眸,用目光劝慰着。

  牧绾萱有些委委屈屈的撇撇嘴角,王升也只能让目光尽量温和。

  还好,一旁又有个压低的嗓音传来:

  “武当专注道武,如今却是回到了老祖宗那段以法、符、咒、阵术为主流的时代,所以现在的武当道承看起来,才会有些平平无奇吧。”

  又有人低声道:“但不可否认的是,武当的道承也是有的。”

  “武当与咱们同属真武大帝一脉,还是不要背后如此评说的好。”

  “倒不是说他们什么,等下午众门派切磋的时候,估计会有不少人想着挤兑挤兑武当。”

  “道门同气连枝,大家都是修道中人,凡事也会有个度,不会闹得太过吧。”

  下午众门派切磋?

  牧绾萱眸子里顿时闪动着亮光,王升还没来得及开口,她手指快若残影的在手机屏幕上滑动几次,屏幕上出现的表情包让王升忍不住以手扶额。

  ‘我要打十个!’

  行吧,此前怎么没发现师姐还有这么‘生猛’的一面。

  王升现在有点想去找那位主持小姐姐,拿着话筒对在座的各位说一句……

  劝君善。

  上午的表演赛是对外公布的,名次奖项什么的都没人在意。

  等中午回了宾馆后用了午饭,各门各派的领队道爷就把道承弟子与随行门人喊到一起,各家带队的老道们宣布,今天下午,在茅山还有一场道承与道承之间的‘交流会’。

  真正的道术道法交流会!

  这才是此行的真正目的,地点也换成了茅山后山的月华台旁。

  武当山留下一名道长看着那些武馆中选出来的少年少女,李始悟将带着两位道长、四位弟子,以及王升、牧绾萱这对‘内援’,代表武当道承,出席这次交流会。

  简单介绍完下午交流会的注意事项,总体来说还是要保密、注意安全,不能惹是生非,不能给门派抹黑……

  然后,李始悟叹了口气,苦笑道:“现在的环境嘛,大家应该也都有些了解,各门各派估计都准备看咱们出丑,八成也会有人让应龙你们几个下场切磋。不语啊?”

  “嗯?”牧绾萱眨眨眼,表示自己正认真听讲。

  李始悟笑道:“你看,下午的时候你就出手震一下场子。只要不经意的表露出你自身道境修为,咱们今天就可以安稳的看戏了。”

  结胎境的三代弟子,这说出去谁敢信?

  牧绾萱只要露一手修为,就足以证明,武当山道承不弱于任何道门名山,自然也会让那些想挑刺趁机嘲讽武当‘道武第一’的修士闭嘴。

  王升在角落抱着胳膊有些欲言又止,但见师姐颇为认真的点头应声,也就只能随她去了。

  李始悟和三位道长这才放心离开,而王升特意去师姐房间叮嘱了一番。

  “下午时如果没有必要,就不要展露太多本领,只显露修为就好。”王升语重心长的嘱咐着,“修道并不是为了争强好胜,切莫因为这事扰了心境。”

  “哦,”牧绾萱颇为乖巧的点点头。

  郝灵忍不住小声吐槽了一句:“看你们这样子,总觉得王师弟该是师兄,绾萱是师妹才对。”

  王升和牧绾萱相视而笑,倒也没反驳什么。

  平日里在山上小院,也确实是王升操心的较多,牧绾萱大多时只需要听王升说要做什么了,就会去做什么。

  省心的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