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地球第一剑> 第十八章 真假交流会
  从这几名茅山弟子不经意间散发的气息,以及那几头飘逸的长发,可以判断出各自修为应该都不错……

  王升还以为是这些茅山弟子实在看不下去自家师姐的蹭吃行为,要为自己门派及时止损,但没想到对方颇为大气,竟然提都不提。

  就听对方一年轻女道柔声问道:“四位道长请了,不知四位是哪家道承?”

  四人也拱手还了一礼,孟洪温声道:“我们追随各自师父在武当山修道。”

  “哦,原来是武当的几位道长,”带头的那名青年目光不由有些失望,但依然温和的笑着,又拱拱手,“打扰了,各位自便便可,若有招呼不周怠慢之处,还望海涵。”

  孟洪虽然有些纳闷,却只是轻轻点头,道一句:“无事。”

  这是哪一出?

  单纯过来打个招呼?

  然而,等他们四人与五名茅山弟子擦肩而过,王升却听到了对方两名年轻道士的几声私语……

  “武当的弟子过来凑什么热闹?现在都是修道悟法了,他们还要来耍剑打拳?”

  “莫要如此言说,武当道承也有独到之处,不过确实不合今后大势了。”

  “云志师兄还想找找天师道的那位符箓奇才切磋呢,看样子要败兴而归了。”

  原来是在找人切磋……

  王升莞尔一笑,对那两名茅山男弟子的讨论,着实没往心里去。

  倒是觉得那个领头的英俊青年似乎有些眼熟,可能也是上辈子在网上看到过的‘名人’。

  可王升还没来得及提步,突然捕捉到了身旁有轻微的空气扰动,视线余光刚好瞥到了两只平飞出去的……蒸饺?!

  “嘶——”

  “啊!”

  身后不远处,五名茅山弟子中的两人应声向前扑了个踉跄,又立刻捂着后脑勺,转身怒目而视。

  “谁在暗箭伤人!”

  王升瞧了眼自家师姐,却见牧绾萱旁若无事的低头小口小口的啃着手中的红薯,还对他轻轻眨了下眼。

  “快走了。”

  王升低声招呼着,牧绾萱笑嘻嘻的跟在师弟后面,孟洪和郝灵还在纳闷的扭头看着那边,但听王升催促,也就跟着快步而去。

  干了坏事还不快跑,留这儿找架打呢……

  王升他们还没走太远,两名被牧绾萱袭击的茅山弟子怒气冲冲的在那大喊:

  “到底是谁?敢做不敢认吗!”

  “暗箭伤人算什么本事!若是瞧我茅山弟子不过眼的,还请出来指教一二!”

  后脑勺算是人身上的一处要害,突然遭袭,还打的他们两人几乎趴倒……

  身为茅山派弟子,此时如假包换的筑基期小修士,茅山几位道爷口中‘时代的弄潮儿’!

  在茅山脚下,竟被人偷袭了!

  这两名年轻道士自然十分气恼,将平日里的清净心境打的稀烂。

  目光带着怒意,口中言辞凿凿,对着周围不断搜寻。

  这五名茅山弟子,以居中那名身形修长的年轻道士为首,也就是王升觉得眼熟之人。

  这人面容清润,生有一双桃花眼,男生女相却丝毫不显阴柔,神光内敛、道蕴眉目,似乎天生便是为修道而生的一块璞玉。

  他姓柳,道号云志,自幼上山,少年时便随师父踏遍诸多名山大川,历练修行。

  天地元气开始复苏之后,柳云志修为也是高歌猛进,如今已是超过了众多修道三四十年的道长,被茅山一脉辈分最高的几位道爷寄予厚望。

  柳云志本就为茅山一脉年轻一辈中佼佼者,师承在茅山内也有较高的威望。

  他一开口,已经喊了几嗓子引来周遭不少目光注视的两名茅山弟子连忙收声。

  “两位师弟可受伤了?”

  “这个……倒是没有,也不知被什么东西砸了下,差点就摔了。”

  柳云志轻笑了声,看了眼王升四人离开的方向,俯身将地上沾了尘土的两只蒸饺小心的捏起。

  “是它们。”

  “饺子?”

  一名颇为灵秀的少女轻声赞叹:“好高明的手法,饺皮都没破,两位师兄也没留下伤势,显然是将力道在极短的时间内散开了。”

  那两名被打的茅山弟子面面相觑。

  “不愧是武当,年轻一辈中果然有厉害人物,”柳云志目光轻轻闪动着,似乎有些想追上去,但很快就压住了这念头,轻轻摇头。

  修道并非为了争强好胜,除却自己不能忍龙虎山那个太过嚣张的混蛋之外,倒也不必去找人印证道法。

  柳云志轻声道:“若非你们二人在背后口无遮拦,也不会遭这一下。走吧,别让人说咱们茅山修道之人小肚鸡肠。”

  “师兄教训的是,”那两名茅山弟子也是面带惭色。

  柳云志捏着两只蒸饺走去一旁,将它们放入垃圾箱中,擦擦手掌,也没多说什么,带着师弟师妹踏上了回山的路。

  ……

  没找过来?

  王升还以为早上就要与人‘切磋’,但对方只是骂了两句并没有追上来,也多少让他感觉有些小意外。

  但不管怎么样,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低调点总归是好的。

  在一家粥铺吃了早饭,四人回去时,在这家宾馆落脚的四五个代表团已经开始集合。

  不知是其他几家的道长们有意还是无意,武当一行像是被孤立的,并没有道长过来走动攀谈。

  住在同一宾馆的其他几家名山道承代表团,倒是有不少相熟的道长互相问候几句,气氛十分融洽。

  交流会的举办场地并不在茅山道场,山中清幽,几百号人聚一起也着实吵扰。

  按照惯例,这种交流会都是在山下的一个室内体育馆举行。

  上车后,师姐看王升面容严肃,还以为他是在为早饭时她突然出手而生气,手机递到了王升眼前,屏幕上是个可怜巴巴的小萝莉。

  “怎么了?”王升有些纳闷的反问。

  牧绾萱手指轻轻一划,屏幕上的画面变成了小萝莉歪着脑袋,旁边还有一连串的问号。

  师姐最常用的表情包系列。

  王升笑道:“我刚才是在想,今天的交流会,咱们可能要遇到点小麻烦。”

  “嗯?”牧绾萱眨眨眼,等王升继续说下去。

  周应龙他们四个就在后一排坐着,此时也不由加入话题,问王升会遇到什么麻烦。

  “我也说不准,”王升看了眼前面的几位道长,笑道:“总感觉咱们武当山,似乎就要被其他各大门派口诛笔伐一样。”

  郝灵师姐轻笑了声,孟洪和赵昭有些疑惑不解,倒是周应龙无所谓的耸了耸肩。

  周应龙笑道:“王师弟你有所不知,咱们武当现如今还真就被几家门派针对。”

  王升不由有些奇怪,“哦?道门向前数两千年都是同出一脉,这年代都是法治社会,各家还能有什么旧怨?”

  周应龙叹道:“以前不能修法只能修武时,咱们武当风光了这几百年,总归是惹不少道承看不过眼。不过这也不是什么大事,顶多就是有人言语挤兑一番,大家还是以和气为主。”

  这说法,倒是王升此前不曾听到过的。

  但仔细一想,武当此前在‘武林’之中名号何其响亮,和‘南武当’齐名的一直都是‘北少林’,而非华山、茅山之类。

  此时天地元气恢复,道法渐渐昌隆,武当的地位下滑也是情理之中且就在眼前之事。

  怪不得,武当山上的老一辈高人都并未前来,总领外务的李始悟,会求到自家师父这样一个挂名道长的门前。

  牧绾萱戳了戳王升的胳膊,手机举到王升面前,屏幕中是一副动漫插画,一名浑身浴血的女战士高举着手中的断剑。

  再看师姐,那双眸子满是骄傲和集体荣誉感……

  行吧,自己接下来的人物就是看好师姐,不要让她突然冲出去,几巴掌拍死哪家的前辈高人。

  大巴车开了十多分钟就到了目的地,几百个身穿道袍、练功服的男女老少聚在一起,场面也算相当壮观。

  体育馆今天完全对外开放,看票免费,但入内观摩者不得大声喧哗。

  王升带着师姐混在武当山的代表团,一路都十分低调。

  虽然今日坤道女修也有不少,且牧绾萱挽起了秀发、换上了道衣,但她那张脸蛋和浑身上下无法遮掩的灵气,却依然引来了不少瞩目。

  体育馆北面看台分成了十多片区域,几十位茅山派弟子引着各山代表团依次入内,秩序井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