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地球第一剑> 第十七章 茅山之外茅山镇
  一顿午餐吃完,虽然周赵两人都曾试图和牧绾萱搭话,但牧绾萱只是面带轻笑着看他们,就把他们看的有些心底发毛……

  她那双眼眸未免太过清澈,仿佛能折射出旁人心底的不堪与龌龊,让人总不愿多去注视。

  大家都是修道中人,男女之事虽不说是禁忌,但也必须保持道心清明。

  见这情形,周应龙和赵昭知趣的打消了心底你一丝丝念想,他们其实也是听各自师父说了王升与牧绾萱的修为,能结交总好过彼此不识。

  有周应龙和赵昭引荐,一顿午饭的功夫,王升就跟同行的四名青年道士混熟了。

  周应龙是掌门一脉的弟子,主修的就是太乙剑诀;赵昭主修的是武当龙形拳,另一位名为孟洪的师兄修有武当太极推手,还有一位面容秀美的师姐郝灵,修了一套五雷迎风掌。

  四名聚神前期的三代弟子,在此时已经足以担当武当门面。

  更别说还有王升这个聚神后期,以及……某位已经开始化身吃货的师姐大人在。

  武当的道承,核心的修道功法属真武一脉,而道法也大多与‘武’相近。

  这说不上是好是坏,法本就是用来护道;能飞升化仙的便是上乘大道,能护住自身的便是上品仙法。

  至于那些同行的少年少女,除了少数一两人之外,都不算武当道承的弟子,他们是为了武术表演而去的,主要作用是掩人耳目。

  没办法,上面有规定,他们不能太招摇嘛。

  王升跟旁人闲谈时,也没忘记带上自家师姐,只是牧绾萱对与人交流兴致缺缺,一直在欣赏车外的风景。

  聊了半路,也睡了半路,白天匆匆而过。

  他们早晨出发,一位开过长途货车的道长,半途与大巴司机轮流上阵,车不熄火、马不停蹄,一直到晚上九点多,总算赶到了此行的目的地——

  上清宗坛,茅山。

  这次交流会来的都是道门名山的‘大派’,他们武当一行有两位专门负责的茅山道士等候接待。

  按茅山道长们的安排,他们先在山脚镇子上的宾馆入住,等明天上午去附近的体育馆参加交流会。

  大家都是修道中人,总不能拿香客的香火钱随意挥霍。

  所以,除了李始悟这种副掌门级别的道爷能住个单间,门人弟子都是两人间或者三人间。

  本来嘛,武当的同门、茅山的道友,都觉得王升和牧绾萱有几分神仙眷侣的味道。

  而当王升安排牧绾萱和郝灵睡一个屋时,牧绾萱那满是郁闷的表情、恋恋不舍的眼神,更是佐证了各位有道之士的‘推测’。

  师姐真的只是怕生,不知道该怎么跟别人独处……

  王升也懒得解释,随他们怎么去想,提着行李箱,和周应龙与赵昭睡在了一个屋。

  等他们轮流洗好澡准备睡了,李始悟却带着几位道长敲开了他们的房门。

  李始悟开门见山,言道:“非语师侄,你用剑的本事应该不弱吧。”

  王升斟酌着用词,回了句:“还行。”

  “那,明天交流会你出个节目吧。”

  李师叔笑呵呵的拍拍王升的肩膀,“上午这个交流会呢是公开的,还有一些媒体,我怕他们几个到时乱了分寸,露了修为出去,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师侄你就随便耍一套剑法,不要用真元,有模有样有看头就好,重在观赏性。”

  随便耍一套剑法?

  “这事……还是让应龙师兄来吧。”

  王升站起身,也没多解释什么,左手背在身后,右手并起剑指,只是简单的摆了个起手式,剑指竖在胸前。

  没有任何真元波动,但一抹缥缈的剑意自然而然的对外流露,绵绵不绝又暗藏锋锐,中正平和又蕴了诸多变化。

  虽手中无剑,但自身便似一把泛着星芒的天剑……

  “这!?”

  “唉……”

  李始悟仰头长叹,几位道长顿时面面相觑,周应龙和赵昭更是满脸惊讶,他们虽然不明白这是什么境界,但绝非寻常。

  道之韵。

  这并非是修道的具体境界,只是自身感悟到了,道韵自显,但就仿若一方宝玉般,很难不引人注目。

  对于自身道韵,王升远未达到收放自如的程度,就这么去表演剑术,很容易成为被关注的焦点。

  剑术表演的任务最终落到了周应龙身上。

  而因为王升在几位道长面前显露了一手,周应龙和赵昭与王升交谈时,也开始斟酌自己言语是否妥当。

  入门晚、年龄小,却已经领悟到通明剑心,自成剑韵,更有聚神后期的境界……

  虽说大家都在一山修行,不应心生比较,但年轻人总归还是不免会横向对比。

  周应龙和赵昭这才发现,这位此前从未注意过的师弟,绝非他们两个能比,他们日后说不定还要受这位非语师弟的关照。

  晚上时,王升坐在床上静静的打坐,本想睡觉的周应龙和赵昭见状也不好意思就直接躺下,各自入定修行了一阵。

  想要跟王升这般用打坐代替睡眠,其实在聚神境时并不容易做到,当周应龙和赵昭撑不住躺下时,都在怀疑王升是不是习惯了坐着睡……

  鼾声四起。

  一大早,洗漱完的王升想出去走走,悄无声息的推开房门,就看到了在门边,正坐在门边地毯上玩手机的师姐。

  牧绾萱不知什么时候就开始等在这了。

  今天的师姐也换上了自己的‘职业正装’,打内穿的是亮白色的练功服,外面则套着如青纱般的宽松道袍。

  这本该遮掩她身段的‘正装’,反而衬得她更多几分出尘缥缈的气质,就是……

  “都半个月了,还没打过去这关?”王升故意挤兑。

  牧绾萱做了个鬼脸,轻哼了声,扭头一副生闷气的模样。

  但她略微抬起的手机屏幕上,却‘诡异’的出现了一个不起眼的表情包……

  ‘快来哄老子!’

  王升轻笑了声,“别闹脾气了,一起出去逛逛吧。好不容易来茅山一趟,怎么也要给师父买点土特产什么的。”

  “茅山有什么出名的特产?那我们也给师父带些回去才是。”

  身后不远处传来轻笑声,郝灵与孟洪结伴而来,说话的便是孟洪。

  牧绾萱迅速跳了起来,转眼便从刚才还在跟师弟闹别扭的小师姐,化身成了面带微笑的女修士。

  就是,笑的多少有些敷衍。

  王升喊了两声师兄师姐,反正自己入门较晚,以‘小师弟’自居也不算吃亏。

  于是,四人结伴出了宾馆,外出随便转转,顺便填饱肚子。

  王升还特意观察了下师姐跟郝灵的关系,发现师姐虽然跟郝灵昨晚同屋而眠,却依然有一种距离感。

  郝灵似乎对此并不以为意,但能看出,她对牧绾萱倒是颇有好感。

  清晨时,已经有不少茅山弟子在宾馆外面等候,指引各山来的代表团用早斋的去处。

  不要钱的早饭当然要混。

  宾馆附近,各处都能见到身穿道袍的道长在做早课,也能见许多少年少女身穿着大同小异的练功服说笑闹腾,偶尔有几位仙风鹤骨的道爷飘然而过,惊鸿一瞥,风姿不凡。

  “那,”牧绾萱轻轻拉了下王升,在一处小巷口停下,指着两家店铺中的缝隙。

  王升顺着她手指看去,顿时见到了在晨光中仙气升腾的一处仙宫。

  一旁的孟洪介绍道:“那里是茅山的九霄宫,跟咱们武当山的金顶一样,现在都是轻易去不得了。”

  郝灵轻声道:“茅山倒是挺好爬的。”

  王升笑道:“山不在高,有仙则灵嘛。”

  “非语师弟说的不错,茅山道术确有诸多独到之处。”

  几人各自轻笑,继续逛街找吃饭的地方了。

  茅山主峰只有几百米高,难称奇骏,也没什么雄伟险要的地势。

  但茅山山势平缓、道观遍地,清幽之处遍地可寻,寻真仙所随处可见,古有洞天福地的排名,茅山名列洞天第八、福地第一,是修道的顶好去处。

  王升将灵念缓缓散开,能感觉到天地元气仿若潺潺溪流在山间流淌,山下哪怕与凡俗接壤,元气也不见太多污浊。

  其实总体而言,茅山的修道环境比武当山还要好上一些。

  也难怪在王升记忆中,茅山自天地元气复苏开始,一直是排名前三的道门大派。

  天地元气复苏之后,原本‘道武’繁盛的武当山,其实排名只能算中上,这与‘道武’的迅速没落有密切的关联。

  但茅山不同,就算是在元气枯竭的千年里,茅山最为人乐道的,也是‘驱鬼’与‘画符’。

  茅山道承源远流长,道术闻名遐迩,符、阵、丹、咒都十分有名,甚至还融合了少许‘巫术’,若论道承保存之完善,也只有少数几家门派可与茅山相比。

  自古,茅山在众多道门名山中,一直也都是排名靠前的流派。

  王升昨晚听李始悟和几位道长说起过,茅山与武当山的情形差不多,天地元气开始恢复后,本已经隐退的几位老道爷再次出山,迅速整顿庞杂的茅山道承,再现上清妙法。

  如今茅山,少部分地方虽然还对香客开放,后山却成了禁地。——其实大部分道门名山此时都是差不多的状况。

  这次交流会表面上还是武术表演,还要评个一二三等奖;实际上,是各家的道爷要碰个面,商讨一下道门今后的发展大计,顺便摸摸各门各派的底。

  虽然此时并不存在一些竞争关系,且道门无论哪座山的道士、哪个流派的传人,其根源都在一本《道德经》上,都明‘不争’、‘无为’之理。

  但说不定以后就要争一些修道资源、天材地宝,提前知道各家有多少资质出众的弟子,有几位有元气后一跃而起的道爷,以后万一有了争执,也好提前有所应对……

  而且,大家都出来交流交流,才能知道各自是否走错了路,各自的道承是否完备。

  总之,这次交流会意义绝对不浅。

  茅山的道长们也挺大方,山下镇子上卖早餐的店铺、摊位可以随意用餐,茅山派会在交流会后统一结账。

  那,师姐大人顿时不客气了。

  他们刚逛了卖早点的摊位,手里已经提着两包蒸饺、三袋小笼包、几块烤红薯……

  如果不是王升提醒师姐这些东西带不回武当山就会坏掉,她估计能解决他们师徒三人一周的粮草。

  正逛着,几位身穿道袍、胸前绣着‘茅山’二字的年轻道士迎了过来,三乾二坤——三男两女,都是面带微笑的和气模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