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地球第一剑> 第十六章 同‘山’同辈
  行吧,修道也要讲究与时俱进,有现成的即时通讯手段不用,干嘛非要耗费法力千里传音?

  把行李箱放好,与几位师叔一同上了大巴。

  几位道长一上来,原本活跃的小乾道们一个个老老实实,那几个小坤道偷偷看几眼美丽的师姐,大气都不敢喘。

  ——道门之中的规矩,男道士称之为乾道,女道士称之为坤道。

  李始悟特意把他们两个的座位安排在了靠前的位置,与三位随行的道长差不多待遇,也是对他们师姐弟的实力认可。

  “师姐靠窗坐吧。”

  “嗯!”

  牧绾萱轻声应着,看着窗外的世界,那双秋瞳亮晶晶的,满满的期待。

  “开车,老黄。”

  李始悟招呼一声,开车的大叔酷酷的带上墨镜,摁了几下喇叭,大巴车开始朝着山门外的世界进发。

  牧绾萱从袖口抽出手机,手指轻轻滑动了几下,然后递到了王升眼前。

  手机屏幕上是一张动漫图片,一名银发少女站在山崖边眺望远方。

  “很期待吗?”王升笑着问了句。

  “嗯,”牧绾萱重重的点了下头,又对王升吐了吐舌尖。

  过道对面的两位道长对视一眼,也是忍不住几声轻笑,显然是觉得这对师姐师弟关系好的有些‘超纲’。

  但实际上,王升却知道,师姐只是单纯对他依赖罢了,没其他意思。

  或者说,牧绾萱根本不懂‘其他意思’。

  自从王升去年混了几场法事,攒钱给师姐买了一款新版手机,师姐就走上了搜集表情包的不归路。

  论斗法,没有实战经验的师姐可能还发挥不出多少实力;

  但论斗图……抱歉,在座的这一车老青少道士加起来,在她面前可能都是垃圾。

  她不擅言语表达,每次想要表露稍微复杂的情绪,都会用之前的方式,拿手机给王升看。

  大巴开出武当山,牧绾萱就一直满是新奇的看着外面。

  王升倒是不想浪费路上的这十多个小时,找了个还算舒服的坐姿,闭目入定,开始咀嚼几句一直没能完全吃透的剑诀。

  然而,大巴刚走了不到半个小时,头发花白的李道长,神奇的掏出了一支麦克风。

  “喂,喂!

  嗯,我来简单说几句,有关这次道门名山武术交流会的主要意义,以及咱们武当代表团的行事守则。

  规矩大家应该都懂,我是说在山上正是修道的各位,现在协会有规定,这些东西啊,都不能露,也不能乱传……”

  事实证明,‘简单说几句’不愧是能和‘真香’匹敌的人生铁律。

  这位李始悟师叔不去开公司、搞行政,实在是太浪费人才了。

  一开口,从家常引出励志演讲、鼓励演讲,又畅聊道门历史,展望武当山的道承之未来……

  这些也就算了。

  等李师叔好不容易讲到没话,竟然还有道长提议,让几个有才艺在身的少年弟子‘表演节目’。

  话说,少年人不是都应该觉得这种事很羞耻的吗?

  为什么这位唱一段山歌,那位吹一曲竹笛,一个个络绎不绝、争先恐后的接力话筒……

  王升还没达到外物不扰、外魔不侵的高深境界,也只能全程在旁看着,并几次蜿蜒谢绝了要传递给自己的无线麦克风。

  师姐倒是一如既往的捧场,一直在卖力的拍动自己的手掌。

  窗外的风景、车内的热闹,她来来回回的看着,眸子里一直带着笑意,显然心情十分愉悦。

  静心参悟变成了痴心妄想,王升也只能无聊的拿起了手机,随意刷着一些新闻消息。

  天地元气恢复了两年半,虽然普通民众的生活并没有什么变化,但各种灵异事件层出不穷,也有不少能飞檐走壁、画符驱鬼的道士开始在网络上渐渐扬名。

  随便打开一则简报,新闻的简要提醒,其实就能看出些许端倪……

  【西伯利亚雪原再现神秘爪印,引科考队员恐慌】

  【神农架云雾中突显霞光,有目击者称曾见几道人影在山林激斗】

  【芬兰又传出吸血鬼事件,十几户农夫一夜惨死,脖颈有明显的咬痕】

  【北美洲某富商一家五口接连病倒,病因目前未知,据称所住别墅曾为坟场】

  诸如此类,如果对这些猎奇新闻感兴趣,在网上翻找几天几夜都可以不带重样。

  如果不是大华国原本治安就挺不错,而且民心稳定,现如今肯定跟国外一样,已经到处起火。

  但这种平静,好像也坚持不了几年……

  对于这些,王升并不怎么上心。

  倒是突然想起,在元气复苏了十多年、大部分民众接受修士这种存在后,他曾在网上看到的几则传闻——

  有古修士千年不死,再次复苏;

  相对的,也有许多沉睡了千年之久的凶兽妖魔,也勉强活了下来,暗中积蓄实力。

  可惜,上辈子只活到了三十一岁,王升也没能亲眼去验证,后面是否真的会有千年前的古人现身,是否真的存在那种千年老妖再次出来为祸人世。

  如果传闻属实,那自己所知的‘修道界格局’,或许在今后还会再起变化。

  算了,这些都与他没什么关系,顾好自己的修行就是,这才是一切的基础。

  中午时,大巴车到了一处高速服务区,一群小道士在李始悟这个老道的组织带领下,集体去食堂用餐。

  身着道袍、蓄着长发的年轻人,头戴道冠的慈祥老者,顿时引来了极高的关注度。

  而当牧绾萱轻盈的跳出车门,瞬间又成了全场的焦点……

  相对来说,和其他师兄师弟差不多打扮的王升,在牧绾萱身旁也显得并不是那么引人注目。

  跟着大部队刚走了几步……

  “王师弟,牧师妹?”

  后面传来一声呼唤,声音还算温润。

  王升扭头看去,后面有两位身穿青色道袍的青年追了上来,对他露出了善意的微笑。

  这两人王升倒也有些印象,应当都是二十四五岁左右,上山已经十多年,都拜了‘名师’,算是武当山如今着重培养的三代弟子。

  他们此前也在武当山上有过几面之缘,但并没有任何交集。

  如今他带自己的漂亮师姐出来遛弯,这两位‘师兄’主动向前来攀谈,这还真是……

  有点真实。

  “两位师兄好,”王升淡定的回了句,眉角带笑,却也没有拒人千里之外,“不知两位师兄如何称呼?”

  换成老一辈的道长,大多都是‘贫道道号肾虚子’这种应答格式。

  他们年轻人倒是简单许多,左侧这名称得上面容英俊的道士笑着对王升伸出右手,嘴上还说着:“我叫周应龙,道号是清谨,咱们几个我应该年龄最大、入门最早,就托大以师兄自居了。”

  “周师兄好,”王升伸手和对方握了下。

  握手的一瞬,王升察觉到有一丝微弱的灵念在试图探查他体内经脉。

  他灵念自行就要阻拦,但王升压制住了自身灵念,也让体内无时无刻都在流动的真元变得‘懒洋洋’了许多。

  藏拙,避免自己锋芒过露。

  饶是如此,周应龙看王升的目光也多了几分慎重,言道:“有些好奇忍不住出手试探,王升师弟好深厚的修为。”

  王升:你要查看咱师姐的经脉,估计能把你吓出道心魔障。

  当然,有他在,别人也休想碰他师姐半根手指头。

  另一人也自报姓名,名叫赵昭,道号清林,与周应龙一样,都是武当山着重培养的年轻一代。

  都是三代弟子排行前十的‘修道良才’。

  两个聚神前期,在这个时间点,在名山弟子中应该也算中游水准,毕竟现在天地元气复苏刚刚两年半。

  周应龙和赵昭两人有意结交,王升见他们言谈举止还算有度,也没什么失礼、冒失的举动,也并未拒人于千里之外。

  三人边走边说些修道趣事,虽然是在尬聊,但氛围也算和睦。

  倒是牧绾萱根本看都不看这两人,闻到了饭菜香气就像是即将脱缰的小绵羊,也就勉强保持着自己淑女气质的样子。

  打饭时,王升动作麻利的帮师姐充好了饭卡,并没有给其他人表现的机会。

  而牧绾萱也像是王升的小尾巴,王升走到哪她就跟到哪,看到好吃的,也会考虑一下价格以及她已经辟谷的现状,最后只买了两个素包子尝尝鲜。

  王升不想让师姐委屈,爸妈这几年给的零花钱、自己外出坐法事赚的辛苦费,现如今出了武当山总算又派上了用场,故意多买了几样师姐爱吃的菜。

  就是,周围人一多,而且不断有人偷偷看这边几眼、拿手机拍照什么的,让牧绾萱吃饭都有些不自在。

  周应龙和赵昭坐在他们师姐弟对面,也有些拘谨,倒是王升并不在意什么,该吃吃,该喝喝。

  “王师弟主修的剑道?”周应龙努力寻找着话题。

  “不算修剑道吧,修的是师父传给的法门,剑法也只是护身的道法,”王升如此回答,让周应龙和赵昭都不由点头。

  周应龙主动介绍起他们两个的修行之事,虽然王升并不是很想探听……

  武当山的三代弟子,大多都修的是太乙真人所传玄妙真法,周应龙也说自己有一套‘太乙剑诀’还算纯熟,可以回山后与王升切磋印证。

  王升自然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下来,切磋道法这种事,对双方都大有好处。

  毕竟跟师姐过招经常被虐,师父自己也要修行,又不能经常指点他剑法,如果能多几位擅长剑法之人同修同练,自己剑道进境应该还会更快一些。

  虽然现如今他的剑道境界有点……

  不能提,提就是青言子所说的‘痴狂使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