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地球第一剑> 第十五章 初下山
  以念御物?

  这是实打实的结胎境修士才能有的本领!

  一旁李始悟眼前一亮,立刻点头,似乎生怕青言子反悔,忙道:“师兄,就让不语和非语随我同行吧!我保证,绝对不会让他们两个受什么委屈。”

  青言子道:“我本意就是想让他们出去见见世面,他们总是闷在山上修行,比我这个师父都要勤快。”

  李始悟讪笑道:“修行勤快这是好事。”

  “但太勤快了也让人担心,尤其是我这二弟子,整个就是一名剑痴,再过几年,说不定我都不知道该在剑道之上教他什么了。”

  青言子笑叹了几声,但言语中也不乏显摆。

  王升有些尴尬的笑了笑,拉了下师姐的衣角,两人行礼退去了院中。

  听着两位道长在屋里继续客套寒暄,商量好处费什么的;王升和牧绾萱相视一笑,去院外树荫乘凉了。

  青言子并非只是单纯想让他两个徒弟下山走走,也提了个‘小’要求,李始悟也没多想就答应了下来。

  只要一切顺利,王升和牧绾萱的道士证,回来后就有着落了。

  入道籍有诸多好处,此时最大的意义,就是有了个职称,方便王升和牧绾萱今后行事。

  似乎说走就要走,事情敲定下来后,李始悟与他们师姐弟交谈了几分钟,便通知他们,明天上午就要启程。

  傍晚时,王升帮着牧绾萱收拾好了行李,他现在已经达到了帮师姐整理贴身衣物而面不改色的境界。

  虽然随着师姐的内衣开始变得多样且丰富,他心底还是不免会荡起少许涟漪……

  咳,道心,道心。

  师姐没接触过几个外人,王升终究是要多费些心,下午开始,就对牧绾萱反复嘱咐着几件事:

  下山之后手机不能离身,手机电量不足了就用充电宝续上,不要随意跟陌生人说话,也不要随便上别人的车,山下的男人都不靠谱,有事没事就要关爱师弟……

  诸如此类,仿佛是在个唠叨的家长,在嘱咐即将远行的小学生。

  就师姐这心思单纯又偏偏美若天仙的被动属性,王升还真怕她被人忽悠了。

  毕竟人心险恶,始终不如山上这般清幽自得。

  晚上,青言子也找王升和牧绾萱来训话,让他们戒骄戒躁,不可持强凌弱,也不能四处炫耀道法,尽量保持低调。

  “师父您放心,低调这种事我在行!”

  王升把胸口拍的震天响,摸了一把自己刚蓄到垂肩的长发,决定明天就走‘气质优雅的艺术生’路线!

  然而,第二天一大早。

  正在床板上打坐的王升听着院中的谈话声,不由循声而去。

  呃……

  晨曦的微光中,牧绾萱穿着一身浅蓝汉服长裙、梳着仿古云鬓,正在那轻轻转圈,翠落纱裙轻轻飘舞,仿若画中走出的仙子……

  王升眼都看直了。

  这不是他今年过年时,送师姐的那条仿汉古裙吗?怎么今天就穿上了。

  某位虚丹境大佬颇为自得的点点头,一本正经的言道:“还是这套不错,有位前辈说的好,行走江湖最重要的便是卖相。小升啊,快去把你那套青底的道袍也换上,跟你师姐站一起来,让为师好好拍几张。”

  这就是师父您老人家说的低、低调?

  王升扶着额头呻吟一声,突然对这次下山之行充满了‘不期待’……

  王升拜师时穿的那身道袍早就小了,青言子之前就请山下的老裁缝,为王升又做了两套。

  一套是湛青色,布料柔柔软软,走起路来宽袖兜风,飘飘洒洒,用来出席一些正式的场合,能把王升这修长的身段凸显到淋漓尽致。

  一套则是藏青,普通的棉布布料,袖口和裤口都有绑绳,耍剑打架、斗法厮杀专用,既注重实战效果,也兼顾了道袍本身的飘逸。

  王升比较喜欢第二套,低调、不太张扬,第一套就未免有些太过风骚了些。

  这次下山,出行的弟子都要穿着道衣,王升也穿起了藏青道袍。

  长发用一根青色的发带简单束起,再抱一把连鞘的古剑,他这还算耐看的年轻道士又多了几分清雅的气质。

  然后……

  跟师姐一起摆姿势给师父好一通拍照。

  好吧,青言子除却偶尔有些‘不拘小节’,做师父倒是十分称职。

  天地元气复苏后,武当山修行有成的道长们都是没日没夜的闭关,唯恐旁人打扰了自己的机缘。

  但青言子并未只顾着自身修行而忘记教徒弟,反而每隔几日就要检查王升和牧绾萱的修行状态,怕自己这两个宝贝徒弟走岔了路。

  更难得的,是青言子能对这两个徒弟始终一视同仁,并未因王升后入门而偏向牧绾萱;也不曾因牧绾萱是女儿身,而多给王升什么额外的好处。

  青言子每次为两人讲道,都是将他们喊在一起,两仪八卦、七星斗转各讲半天,让他们涉猎广泛些,也可互相印证。

  随着王升对七星剑阵掌握的越发精熟,完全掌握了七星剑意,想要再在剑道之上继续有所突破,已经并非每日高强度练剑就能达成,重在一个‘悟’字。

  对此,青言子又传授给了王升一套颇为精妙的繁华落叶掌,只是王升明显兴趣缺缺,练熟之后,每日还是抱着自己的广场舞铁剑耍个不停……

  王升容易认死理,【书读百遍,其义自见】这句话,用在修道习法上却也说得通。

  青言子见自己徒儿对剑道如此痴迷,既是欣慰,也稍感担忧。

  修道最终还是要修自身之道,若是痴迷于‘法’而忽略了‘道’,反倒是捡起芝麻、丢了西瓜,实为不智。

  但徒弟喜欢,也就由他去了,做师父的多在一旁督促便是。

  ……

  晨曦中的小院,矮桌上还有来不及收拾掉的碗筷,一叠咸菜还有小半,碗中的米粥也还剩了不少。

  虽然师父师姐已经能够辟谷不食,但多年养成的习惯,让他们还没停下三餐,而且王升还没能结成内胎,饭还是必须要吃的。

  用罢了早饭,青言子送他们到了院门外,王升和师姐并肩站着,听师父再三叮嘱。

  戒骄戒躁、不可惹是生非、不可持强凌弱,遇事不决就打电话问问……

  “小升,”青言子道,“你上山已三年,正所谓——父母在,不远游,游必有方。你也该回家看看了。正事办完,便带你师姐一同去你父母那住几日,来回车票为师帮你报销了便是。”

  王升轻笑着应了声,被师父这么一说,倒是也有些想家了。

  “去吧,早去早回。”

  青言子摆摆手,王升和牧绾萱低头应了声‘是’。

  王升道:“师父独自在山上也多保重。”

  “嗯。”

  转身提起两人的行李箱,这俩行李箱上贴满了贴画,还是时下最热门的古风动漫中的几位角色。

  自然是师姐的杰作。

  转过山林,扭头已经看不到师父的身影,王升心中有些起伏。

  看一眼身着汉裙、像是从天上刚下凡的师姐,心底打定主意,绝不能让师姐在外受什么委屈。

  就是,师姐如果总穿这身衣服……

  王升有些欲言又止,师姐略微歪了下头。

  罢了,她自己也喜欢这种打扮,又不是什么败坏门风的装束。

  长得漂亮还不让人上街了?

  王升其实不怕有人敢对师姐耍流氓,就怕师姐一巴掌下去,两仪生了四象,八卦转了乾坤……善后的事太过难办。

  现如今可是法治社会,不是信息闭塞的古代,那是真的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修士也不可漠视法纪,行侠仗义也要看情况而行,千万不能随便就把人打死打伤,这是青言子反复对他们二人的教导。

  王升叮嘱道:“师姐,如果有人对你拍照什么的,尽量就当没发现他们就行,不要出手伤人。”

  “好,”牧绾萱虽然答应的果断,但目光中带着少许疑惑,显然不知王升说的是什么。

  然而,还没到山门处的停车场,一些清晨上山礼拜的游客和武当山中的弟子们,就在两人前行的路上,隐隐形成了包围圈……

  若非暗蕴剑意的王升一直站在牧绾萱身旁,让人隐隐不敢接近,恐怕已经有人主动向前搭讪索要联系方式了。

  牧绾萱目光扫过周围,有几人开着闪光灯在拍照,这让她略微有些皱眉……

  “李师叔在等咱们,走快些,不用理他们,”王升低声道了句,两人加快步伐。

  武当山毕竟是清修之地,围观者也就好事的拍几张照片,并没有其他过激的行为。

  停车场边缘,有一辆挂着‘武当山传统武术交流团’横幅的大巴车。

  大巴车内,十多位身穿道袍的少年少女,四位与王升差不多年纪的年轻道士,此时也在暗中瞩目风中走来的牧绾萱。

  车外,几位正托着拂尘闲谈的中年道长,也时不时的将目光飘向王升和牧绾萱来的方向。

  那几名青年道士倒还算稳重,一群少年小徒弟倒是十分活跃……

  “这位是师姐吗?他们提着行李,难道是跟咱们一起的?”

  “拍到了没,拍到了没?”

  “哇,这位师姐刚从天上下来的?好厉害。”

  “咱们武当山上什么时候竟然有这么漂亮的女弟子了?李师伯过去接了,果然是跟咱们一起的!”

  见王升和牧绾萱带着一股股仙气儿飘然而来,原本正安坐的李始悟主动下车迎出了十多米,对两人寒暄了几句,就带着王升和牧绾萱到了大巴附近。

  “几位师弟,来,”李始悟招呼着那几个中年道长,“这就是青言子师兄的两位爱徒,修为高深,也是咱们这次压阵的好手。”

  三位要随行的道长显然之前听李始悟说了牧绾萱的实力,一个个面容严肃的点头问候。

  王升温和的笑着,用自己最清朗的声线言道:“弟子王升,道号非语,见过几位师叔,我师姐面怯,也不善言辞,三位师叔若有吩咐,直接招呼我就是。”

  这几位道长顿时挂上了和蔼的笑容。

  “不愧是青言子师兄教出来的徒弟,知礼、懂礼,都是这么灵秀喜人啊。”

  “来来来,两位师侄加个微信,我是长云观的……”

  “把两位师侄也拉这次的活动群里来吧,大家也好交流。”

  王升额头顿时挂了几道黑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