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地球第一剑> 第十四章 三年修道,窈窕不语
  修道首先是一件让人感觉很舒服的事。

  身心沉浸在玄妙的道境之中,心念时而乘风遨游,时而在天地间徜徉,往往一不注意就过去了几个小时,一眨眼就过了数月,而自己怡然自得,全无半点时间流逝的察觉。

  上山三年,王升恍然觉得还是昨日刚来此地的自己,懵懵懂懂、心情荡漾。

  此时的他褪去了少年稚气,面庞也多了些许棱角,模样虽然没怎么改变,但身体却是彻底长开了,个头追上了师父青言子。

  而另一个追上师父的方面,就是头发的长度了……

  如今,他因重生而躁动的心境平复了不少。

  山中蕴灵,王升也比上辈子的二十岁时,多了几分清爽出尘,少了几分世俗烟火气,整个人的气质都似乎变得清雅了许多。

  这日午后,小院正屋的飞檐处,一块方形的木板在飞檐上保持着平衡,而王升就盘腿坐在木板上,身形纹丝不动,又仿佛丝毫没有着力。

  一缕缕真元在他身周盘旋,似乎调皮的孩童,不断勾搭山中流淌的天地元气,不断抽出一缕缕天地元气洗涤自身。

  聚神后期,灵念已是颇为成熟,真元也生了诸多变化。

  “什么时间了?”

  王升缓缓睁开眼来,看到了院外林中在树下静坐的师姐身影,目光略微有些出神。

  两道身影从山路缓缓而来,王升隐隐听到了什么,连忙闭上刚睁开的眼,一副入定的模样。

  “青言子师兄,您看这事,师兄您怎么也要帮我这一把!”

  一位头发花白、满脸褶子的老道跟在青言子身后,口中却喊着明显年龄更小一些青言子做师兄。

  这是武当山这两年总管外务的那位李始悟道长,这两年算是此地唯一的常客。

  今日,这位老道又跟着青言子到了他们小院,脸上挂满了无奈,在那不断小声央求着什么。

  近两年,这位李始悟道长对他们师徒也算常有关照,他们师徒三人床铺被褥、道袍长衣经常换新,王升之前还拜托过这位副掌门安排他去参加了几场法事,赚了些钱财。

  虽然这些关照,多少都带着几分想交好青言子的目的……

  天地元气复苏之后,得益于青言子的提醒,武当山中辈分最高几位老前辈迅速站出来迅速整顿了一番道承,让武当山一改此前的风气。

  如今的武当山,已是王升上辈子来时的半封闭状态。

  山脚的虽然许多道观、武馆还对外开放,但紫霄宫和金顶太和宫这类道承重地已经关了,山中有弟子不断巡逻,山路也被大石封死。

  后山各处有道长修行之地,更被禁止接近,违者可不是简单的罚款那么简单。

  如今,开始恢复修行之路的道门,却得到了道门协会的命令,各自约束弟子不可胡乱外传元气归来的消息。

  和王升印象中的一样,虽然网络上的小道消息不少,但有上面对网络监管,外界总体还算平静。

  想必大华国还在制定对策,无法确定该如何应对修士对这个世界的冲击……

  天地又能再次修行,仙道大门再次开启,众道长自是精神亢奋,心无旁骛的投身修道之中。

  增长本领、延年益寿,这是修道最切实的好处。

  但天地元气同样也是试金石,道心、道境、资质直接体现在修道速度上。

  像这位正跟青言子谈事的李始悟,天地元气复苏已有两年半,此前也已入道门十多年,如今却只是勉强踏入了聚神境。

  于是,武当山上的外务也就交到了他手中,甚至还有了副掌门的职权。

  但凡有什么武术交流会、道经研讨会,或者道学院的开学典礼什么的,都能见到这位武当山大忙人的身影……

  反过来想,这也是变相的牺牲了李始悟的修道机缘,让他处理些俗事,实则是让他放弃得道的机会。

  今日这位李师叔来他们小院,也是有二十多家‘名门大宗’要聚在茅山开个交流会,武当山想请青言子去压压场子。

  说是交流会,实际上就是道门名山各家互相探探底,看各家是否都得知了天地元气复苏之事,各家前辈、门人、弟子的修道进境如何。

  武当山要派几位二代——和青言子、李始悟同辈的道长,几位排名前十的三代弟子,还有各处道观选出来的一些资质不错的少年,但领队需有一高手坐镇。

  于是,李始悟就寻到了青言子这里。

  李始悟叹道:“整个武当山,从掌门师兄到两位师叔,大家都说修行要紧、闭门不出,反将这事推给了我,唉,青言子师兄您又知道,我资质愚钝,如今境界也是有些感人,无量天尊在上,我实在是镇不住场子。”

  青言子笑道:“这次交流会去的都是咱们道门的名山大宗,自当同气连枝,也不会有什么冲突才对。”

  “怕就怕万一有谁故意试探,”李始悟苦笑了声,指了指自己面颊斑驳的白发,“我这张老脸不要没事,咱们武当山的脸面也能不要吗?如今咱们武当的处境实在有些尴尬,青言子师兄算是此时山上仅有的几位结胎境修士,当真要拉师弟这一把哟……”

  青言子沉吟几声,一脸为难,“如果你要找结胎境的修士镇场子,我却是去不得了。”

  李始悟一愣,随后忙问:“师兄你境界跌下去了?怎么跌的?这怎么可能?”

  “倒不是跌了,”青言子手掌一翻,掌心有几道气旋缓缓旋转,一点微光闪烁,而后中正平和、浩然连绵的气息在屋内缓缓展开。

  “前几个月就突破到了虚丹境,我去就不太合适了。”

  “我!这你!?”

  李始悟眼一瞪,这位圆脸粗眉肚皮圆润的道爷差点跳起来破口大骂。

  青言子五指闭合,那颗虚丹归于体内,自身毫无半分气息外露。

  屋顶上,王升憋笑憋的有些辛苦。

  自家师父的性子就是这样,稳中带皮,常有让人出乎意料的言语举动。

  “青言子师兄,您这修为进境真的是……”李始悟浑身抽搐了几下,语气中的幽怨,让人还以为他收了不言道长一百块一样。

  青言子笑道:“我虽然去不了,但我有两个弟子,倒是挺符合李师弟你要求的。”

  “诶?不语和非语都突破到了结胎境?”

  “不错,小萱数月前突破的境界,小升偏重剑道,拜师也晚,所以境界有些不如他师姐,但资质都是不差的,勉勉强强聚神境后期吧。”

  青言子此时越是淡定,一旁的李始悟就越有点跳脚骂人的冲动。

  而后,青言子似乎毫不用力,但声音却穿透了墙壁、穿过院落,落在了在院外林中静静打坐的牧绾萱耳中。

  “小升,小萱,你们两个过来。”

  “是,”王升在那应了一声,身形一翻,干脆利落的从飞檐处跳了下来,原本垫在身下的木板却在飞檐上纹丝不动,落地时也几乎无声,只有被束起的长发轻轻晃了晃。

  就是短袖、拖鞋、大裤衩的打扮多少有些减分,少了几分飘逸潇洒。

  王升站在院中静静等着师姐前来汇合,在屋内的李始悟却是忍不住抻着脖子,多打量了几眼这个已有聚神后期的年轻道士。

  所谓的天姿不凡、资质出尘,或是什么少年骄子、青年才俊,这位李道长也是见得多了,自然有自己识人看人的本领。

  第一眼看王升,便是看他站姿。

  双腿平整、双肩下沉,似乎整个人十分松弛,但静立如一颗松柏,不该有的折弯没有丝毫。

  李始悟再多看两眼,却又感觉王升就仿若一把藏于剑鞘的名剑,温而不燥、锐却不显。

  那‘剑鞘’简单明了,但其内锋锐几何,却任由外人揣度。

  看人自然也要看面相,王升的长相不是太显目,剑眉星目也不乏二三分清秀,总归距离靠脸吃饭还有一些距离,但蓄发之后,倒是多了几分不羁飘逸之感。

  李始悟抚须赞叹:“好一个小小剑仙!贫道修行近二十年却是远不如……惭愧,惭愧啊。”

  青言子只是在旁轻笑,目光中都是笑意。

  弟子得了夸奖,当师父的自然也是脸上有光,这与修为高低无关。

  院门处,一抹白影看似缓步走来,但几步迈出已经从数十米外到了王升身旁,只留下少许阴阳二气在地面残留,化作小小旋风渐渐消散。

  王升扭头就看到了一双清澈深邃的眼眸,稍微起伏的道心迅速平静。

  师姐比起王升刚上山来时,简直就是判若两人;

  一年的含苞待放,一年的亭亭玉立,再一年已是风华绝代。

  这两年多的真元滋养,让她身段彻底长开了,个头只比王升和青言子差了两寸,身材比例更是趋近完美。

  那双长腿笔挺浑圆,那柳腰不堪一握,那泛白的衬衫被顶起的弧线如此美不胜收;

  更难得是她虽在山中修行,但浑身肌肤柔嫩光滑、毫无色差,被阳光照耀时,还散发着淡淡毫光,就如同世间最无瑕的白玉……

  她已经长成了‘不语仙子’的模样。

  每天朝夕相对,王升自然不会在师姐面前有什么失态,言道:“师父在等咱们。”

  “嗯。”

  两人并肩入内,王升低头问候:“师父,李师叔。”

  “好,好,”李始悟毕竟也是德高望重的道长,只看了两三眼,就把视线从牧绾萱身上挪开,轻声问道:“不语的修为,当真是在结胎境?”

  青言子笑而不语。

  王升在师姐耳旁小声说了句:“师姐,帮我把剑拿过来吧。”

  “哦,”牧绾萱随手一招,挂在里屋墙上的那把广场太极剑舞专用佩剑平稳飞来,落在王升手中。

  然后牧绾萱对王升眨眨眼,仿佛在问师弟还有什么要帮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