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地球第一剑> 第十三章 入聚神境,初窥剑意
  青言子的发言围绕‘展望未来、训诫弟子’进行了两个小时,让一直很捧场的牧绾萱都忍不住饱含泪水,在旁偷偷打起了哈欠。

  总算,青言子有关介绍修行和修道的讲话告一段落……

  这位道长指着那只锈迹斑斑的铁盒,对两个弟子言道:

  “你们踏入金丹境之后,就可看祖师留下来的这几样宝物,定会对你们大有裨益。”

  王升也不由对这个铁盒有些期待。

  两次拿出来都只是让他们看一眼,还说要金丹境才能启封,这里面莫非有什么厉害的法宝法器?

  青言子当真是卖足了关子。

  只不过,金丹境对于他们师徒目前来说,似乎还有些遥远。

  筑基之后才能去考虑如何结成虚丹,而后虚丹化作金丹,就可真正的飞天遁地。

  话虽简单,路途何其艰难!

  在王升记忆中,除却那些修了一辈子道,在行将就木时来了元气,从而一路破关成为‘大高手’的老前辈们,上辈子晋升最快的年轻修士,也是在师门全力培养下,用了五年才完成了筑基的过程。

  五年,度过凝息、聚神、结胎境,踏入虚丹境,在非道门名山的修士看来,其实已经是无比梦幻的修道速度了。

  而上辈子,王升到死都没触碰到结胎境的门槛,聚神境都不曾圆满,也没后续的修道法门……

  王升心底反复提醒了自己几次,觉得还是在筑基期稳扎稳打的来,不必去争这种没什么太大意义的‘快’。

  男人嘛,总归是要持久一些才好。

  “小升,对你师姐,我不太担心,但你始终并非是自小在山中长大,为师还是要多提醒你几句。”

  话语一转,青言子面容严肃的看着王升,王升赶紧应了声:“弟子听着。”

  青言子道:

  “入门时你所背的训诫需时刻谨记,修道最重要的便是修心境,若心中无憾、无怨,轻松得自然,那才可终成大道。

  如今,你更需时刻记得,今后若修有所成,也不可四处炫耀、不可持强凌弱,更不可凭自身本事去作奸犯科!

  莫要觉得修道本事就有多大了,为师可以负责任的告诉你,在你成就虚丹之前,遇到枪械,也只能乖乖抱头鼠窜。

  世间太平,咱们修自己的道就是了,莫要去惹事生非,更不可用道法满足自己的私欲,你可明了?”

  道士遇见兵,也是有理说不清。

  “嗯,弟子明白。”

  “这世道一变,估计要出现少许动乱,怕免不了有妖魔乱世,”青言子轻叹着,站在门口负手而立。

  听这位道长语重心长的教育道:

  “道门虽讲求避世,却只是为了不让世俗污浊污染自身,并非对凡事都不理。

  若世间他日妖孽横行,你们也当仗剑而行,除魔卫道,莫要负了历代祖师爷苦守了千年的这份传承。

  修道不易,护道也是不易,但要秉持一身正气,堂堂正正在人世间行走,更是不易。

  今后,为师与你们二人共勉吧。”

  王升拉了下师姐,两人在床边站好,同时低头称是。

  “今日起,为师督促你们每日修行,长生逍遥求仙之路就在你们面前,千万不可有半分懈怠。”

  “嗯!”王升重重的点点头,一旁的牧绾萱却是轻轻眨眨眼,似乎正担心师父是不是又喝醉,怎么今天都在说这些奇怪的言语。

  青言子笑了声,踏入了屋外的阳光之中,“你们先在外打坐,为师去山上各处转转,也不知他们发现了没。”

  师父这边刚走,牧绾萱就轻轻拉了拉王升的胳膊,然后十分认真的指了指师父的背影,又指了指小脑袋。

  王升也不知道该如何跟师姐解释,咳了两声,“师父其实一直秉承一颗不老的童心,大概也是最近看电视剧看多了想过把瘾,师姐你不用担心,师父暂时还没到更年期。”

  言罢,看牧绾萱在那信以为真的表情,王升也是忍不住泛起了轻微的罪恶感。

  但挺有趣的就是了。

  打坐,修行!

  自此踏仙路,世间别洞天。

  ……

  青言子说要督促他们修行,也确实比往日多了几分严格,每日天刚拂晓时必须开始打坐修行。

  因天地元气的存在,打坐是吸纳元气、增进修为的主要途径;也随心境、修为的增长,每次打坐的时间都有延长。

  像青言子,偶尔一打坐便是一整日,修为进境十分恐怖。

  牧绾萱则是挂念着要中午做饭,打坐到中午前便会自行醒来;而王升,勉勉强强能够撑到中午,打坐六个小时已经是他此时极限。

  午饭过后便是修法,王升还是一头扎进七星剑阵,而牧绾萱则是不断推演两仪八卦的奥义,时不时都能见她引动阴阳二气萦绕自身。

  不用衣着,不施粉黛,却越发的光彩照人。

  青言子每个月会抽出三四日,专门用来指点牧绾萱和王升修行,其余时间大多是在静静打坐,极少见他修什么道法。

  对于七星剑阵的种种变化,王升体会越来越多了一些。

  有了真元加持,他渐渐也能将剑阵的威力发挥出一些,但想要做到青言子第一次演示时,直接打出七道剑影而后七剑归一的情形,却又花费了五个多月的功夫。

  一眨眼,上山便过了一年。

  时间稍显紧张的修行中,王升也没忘定时跟家里联系,三月份清明节时,爸妈也来过武当山一次。

  看孩子外加扫墓上香祈福求子。

  但爸妈说要二胎,一直也没个动静,这事也让王升记挂在了心上。

  王升下山两日与父母团聚,而后又继续投身修道之中。

  虽然爸妈有提休学时间还有几个月,但等王升当着爸妈的面施展了几招颇有卖相的七星剑阵,让他爸妈有些面面相觑……

  看着儿子目光之中的光亮,这对夫妇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去劝他回去上学。

  王升修为境界还是差了些,虽站在聚神境的门槛,却还远无法释放剑气,不然更有说服力。

  带着几分‘这孩子以后靠什么本事在社会生存’的担忧,王升爸妈并没有再要求他回家,而是提着礼物上山,亲自拜访了王升的师父和师姐,这才依依不舍的离开了武当山。

  父母一走,王升的心境豁然打通,隐隐已经有凝出神念的迹象。

  又三月,夏日炎炎时。

  王升一次于树荫中打坐修行,忽觉额头有异物轻轻鼓动,身周一股股元气自毛孔钻入,体内真元先是停滞不动,而后开始加速奔涌……

  要突破了?

  先是一喜,而后迅速将心态放平,安静的体会自身种种变化。

  少顷,他虽闭着双眼,却感觉周遭一切模糊的呈现在了自己心底。

  那并非是双眼直接看到的世界,是神念,或说灵识,在小心翼翼的触碰着周围的环境。

  心念一动,腿边的浅草印在心底,草下爬动的两只蚂蚁,触角、足肢清晰可见,草茎、草叶之上那细微的脉络,似乎也是轻易可闻。

  没元气的时代,这叫‘观微’,是许多武道大家终其一生追求的境界。

  然而,这其实是聚神境灵识的基本运用罢了。

  静静的坐在那,观察着周围数十丈范围内的各种变化,王升心思渐渐沉了下去,下意识就开始琢磨七星剑阵许多先前无法悟通的细节。

  突破就突破了,王升也没觉得有什么好欣喜的,毕竟师姐四个月前就已经是聚神境修士。

  半日后,王升睁开双眼,不觉腹中饥渴,随手抄起一旁的木剑,静立少许,而后开始了与之前有些不同的演练。

  起势,一缕缕元气相随,体内真元平缓流动,木剑之上映出了点点光辉。

  中正平和,延绵不断。

  上山一年多,绝大部分时间都是在演练这套剑阵,又有青言子不断指点,这套七星剑阵已经被王升练的十分纯熟。

  但今日,王升演练一遍之后,似乎身周缠绕了诸多气息,而后意犹未尽,又从头到尾的施展了一次……

  三遍、五遍。

  他仿佛忘记了饥渴,忘记了自身还没辟谷,一把木剑成了他的全部,这精妙的剑阵就是他对自身的阐述与理解。

  终于,他目光之中带着少许疑惑,抬头看向了北面天空。

  左手并起剑指,指尖在木剑的剑身上轻轻点了几下。

  剑如七星,天枢、天璇、天玑、天权便是剑身;玉衡、开阳、摇光便为剑柄。

  北斗星转,以划四季;北斗剑阵,所蕴非凡。

  王升面露恍然,而后又陷入了下一个疑惑,脚下迈步,很普通的走了一遍七星方位。

  如大勺一般的北斗七星就在天边,而王升方才踩过的草地上,有七个脚印闪烁着微弱光亮,与北斗七星的方位隐隐对应。

  自然,他现在还做不到接引星辰之力加持剑阵,此时也只是偶有感悟。

  王升忽而一笑,眉目间满是满足之感,而后轻叹一声,纵身一跃身形轻松跃起丈高,落地时却轻飘飘的毫无声息,一套被打乱的七星剑阵已随意泼洒而出。

  虽出招顺序被打乱,但招式衔接却十分流畅,已然称得上‘变化莫测’这四个字。

  形散韵不散,剑意蕴身间。

  少顷,王升的身影在星光之中仿佛一化为七,七道身影各摆剑势,七道气剑停驻一瞬,而后对着一点激射而去。

  木剑剑尖抵在了一块山石之上!

  轰然一声炸响,意外将王升的感悟打断……

  看着路边那块从中裂开的山石,王升低头看看自己手中完好的木剑,一阵挠头。

  这不算毁坏武当山公物吧?

  小院门口,牧绾萱小嘴轻轻张着,发出少许赞叹的音节。

  青言子则是含笑注视着王升的背影,轻轻点了点头,转身回了侧屋。

  等王升捂着干瘪的肚子跑回小院,青言子抱着一条长匣踏步而出,笑道:“这套剑阵也算你登堂入室,这算是庆祝你境界突破的礼物,明日开始就用这把剑修行吧。”

  剑虽是兵中君子,但遇兵逢凶,这也是青言子一直只让王升用木剑的原因。

  “谢师父!”

  王升捧过木匣,心底一阵激动。

  这莫非是师承重宝、什么古代名剑?

  然而……

  打开之后,看着剑柄上那塑料质地的小小太极盘,王升顿时一阵轻笑。

  行吧,虽然没开刃,但起码是把真剑。

  一日之内,迈入聚神境、领悟七星剑意、从木剑进阶为广场大妈专用太极剑,算是喜事连连。

  但修道注定是有些枯燥且缓慢的,接下来的十八个月里,王升专心修行,虽然境界不断提升,但只是稳稳当当的到了聚神后期。

  春去秋来,山不知时。

  沉浸剑道,数年一日。

  一转眼,王升上山已近三年,也平平淡淡的度过了自己二十岁生日。

  而此时的师姐已经成功破关,迈入了筑基最后一个阶段——

  结胎。

  王升倒也没什么压力,毕竟从天地元气复苏至此刚两年多,他已经有完虐上辈子自己巅峰时期的实力。

  这本该继续平淡修行的日子,却随着一位道长上门,而被暂时打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