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地球第一剑> 第十二章 修道!修仙!
  缥缥缈缈、晕晕乎乎……

  王升感觉自己就跟喝醉了一样,整个人都有些不太对劲,眼皮有些沉的睁不开,体内气息满满鼓鼓的,经脉都有些发涨。

  得,贪心不足,吃苦果了。

  其实他此前已经从打坐中自行醒传,但醒来后,发现自己师父和师姐都在打坐,略微有些尴尬。

  自己第一个醒的,天地初元还在源源不断的从天而落,王升忍不住又开始运转法诀,再次入定……

  上辈子可没听人说过,内息还有‘吃撑’的状况!

  这也忒奢侈了一点。

  王升轻轻吸了口气,感觉四肢像是被裹上了七八层厚厚的棉袄,动作有些笨拙。

  如果不是一旁有只善良的小手伸了过来,及时的将王升扶住,说不定他连起身都难。

  “师姐……”

  “嘘。”

  师姐指了指王升身后,青言子依然在打坐修行,在那皎洁的月光中,能见青言子身上时不时划过一些青蓝毫光。

  王升仔细盯着师父看了一阵,感受着师父身周那萦绕的气息,随后暗自乍舌。

  师父这就聚神了?

  形神蕴光、眉心微鼓,身周气息蕴含着一丝丝意念,能让人直接察觉到自身情绪……这些确实都是刚突破到聚神境的表现。

  筑基三境界,凝息、聚神、结胎,从凝聚出第一缕真元开始就是凝息境,正式迈入修道者的行列。

  而后神念初成、体内胎息,自此辟谷脱俗,可以称自己为‘修士’。

  天地初元虽好,但也只是精纯了一些的元气罢了,顶多修行一日能顶今后平日里修行一两个月……

  咳,略显珍贵。

  想单凭天地初元就突破境界,那是决不可能之事。

  唯一的解释,就是青言子此前修道数十年,其心境、道境都已经达到了较高的层面,此时一夜之间突破到了聚神境。

  而且师父的气息还在不断上涨……

  这积累,当真恐怖。

  当然,王升也只是替师父开心,也替自己半年前的狗屎运赶到庆幸。

  指了指院门外,王升对师姐比划了下木剑的形状。

  牧绾萱眨眨眼,虽然不明白师弟半夜了还要出去练剑,但还是习惯性的给他一个加油的手势。

  王升是想借着七星剑阵,将体内满溢的真元消耗一些,担心这么下去自己会搞出什么问题。

  离着院门稍远些,王升闭目凝神了几分钟,手中木剑轻轻一颤,剑身出现了一道道细细的裂痕。

  果然,普通的木剑根本无法承受真元的加持。

  剑若北斗、脚踏七星,一套剑阵被他施展开来,其中神韵,竟与半天前大不相同!

  动作比之前更加流畅,剑影比之前更为迅捷,甚至王升不经意间还留下了几道浅浅的虚影,但虚影也只是眨眼消散。

  一通舞剑,体内真元果然‘变少’了一些,但王升仔细体会,自身真元竟然凝实了许多。

  王升顿时面露喜色。

  真元之所以减少,并非是被消耗掉了,而是因为自身真元越发凝练了!

  上辈子没接触过这般道法,却也没想到,这七星剑阵还有这般功效。

  静心运气,王升盘腿坐下,趁着天地初元的余韵还在,不多时又让自身经脉填满了真元,再起身练剑。

  如此重复,乐此不彼,不知不觉已是到了东天泛白……

  原本的微风渐渐消散,王升后知后觉般抬头去看,那轮巨大的圆月已经不知何时恢复成了平日里的大小,此时已经垂到了西边天空。

  这有些疯狂的一夜,也总算告一段落了。

  王升有些疲倦的打了个哈欠,体会着自己体内那如同大河奔涌的精纯真元,一时间也只剩轻笑。

  一夜修行,竟抵过了他上辈子几年苦功。

  天地初元给的红利、完整的道承加持,再有师父最初时相助,帮他打通了自身经脉,还有七星剑阵出人意料的效果……

  王升惊讶的发现,自己距离突破到聚神期也已经不远。

  但他并未贪功冒进,深知自己比起师父师姐基础差了很多,宁肯多花一些时日在筑基三境,这样后面的修道路才能好走一些。

  如果是换做大半年前,他刚重生时的心态,大抵此时都会不眠不休的要去赶着突破境界,让自己尽快变强。

  但此时,有师父和师姐给自己撑腰,王升也开始考虑今后的发展,并非只是着眼于当下。

  赶上这波天地初元的,肯定不只是他们师徒三人。

  地球这么大,坚守着修道传承者当真也是有些的,天地初元持续了半夜,肯定有不少人得了好处。

  重要的是,天地初元之后,地球上的天地元气会逐步增加。

  这应当是一个崭新时代的开始。

  一条满是霞光的仙路已从王升脚下铺展,但若想一路无阻,还需手中之剑护持,不能只想着依赖师父和师姐,自身的本领才是最重要的。

  朝霞后,一抹阳光照在了东南方向的山峰上,王升持木剑而立,眺望着武当山的云雾之景。

  侠气自生,仙道自盈。

  ……

  青言子一打坐便是三日,等他醒来,浑身气息如流水般朝着周围流淌,竟带出了道道微弱的旋风。

  王升正坐在院门处,仰头呼呼大睡,身上还裹着一层被子。

  他这两三天,练剑是在门前,睡觉就是在门口,生怕有人突然前来造访,打扰了自家师父修行。

  好在有了体内真元御寒,倒是不惧夜风刺骨。

  青言子目中露出了少许欣慰,脚下无声,到了院门处,轻轻拍拍王升肩膀。

  “小升,回屋去睡了。”

  “师父……您醒了啊?”

  王升迷迷糊糊的应了声,青言子笑着点头,“先去睡吧,等你睡足,为师有事与你们两个说。”

  “哦,”王升大概能猜到师父要说什么,无非就是介绍一下何为修道。

  看师父那几乎忍不住的笑意,王升也没多说什么,老老实实的抱着被子回了正屋。

  师姐正在被窝里睡的香甜,王升在昨天就把自己的铺盖送回了。

  他体内真元时刻都在游走,已是不怕寒冷,也没理由赖在炕上了。

  倒也挺舍不得的……

  青言子跟着王升进屋,看了眼熟睡的大弟子,稍微满意的点点头。

  他自然能看出,王升与牧绾萱都已踏上了修行路,两人此时进境倒是相差不多。

  这自然是因牧绾萱一切照旧,每天打坐之后稍微练练拳掌,然后就开始发呆、看书、睡觉,并未太把自身变化当回事。

  而王升这几日一直在加紧修行,总算勉强追上了师姐的修为进境。

  估计等今日师父训完话,很快又要被师姐甩在身后。

  体内真元流淌,王升睡了三四个小时已经感觉精神饱满,出来前,还特意换上了自己那套道袍,显得庄重一些。

  师姐正在院中打拳,师父站在院墙上,似乎在远眺。

  等王升出来,青言子的嗓音飘来:“你们两个,随我过来。”

  “嗯?”师姐停下动作,小手摆了个结束的姿势,收纳气息,对王升轻笑了下。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总觉得师姐比前几天皮肤白了许多,嗯,仔细一瞧,还真是水灵了一些……

  怪不得世人要为修行痴狂,贪生者为延年益寿,爱美者为常驻青春,好处简直不要太多。

  可惜,修行需苦功,讲求法、财、侣、地,并非心有所愿便会有所成。

  师徒三人进了青言子的小屋,这小屋比过年时都要整洁,能看出青言子此前有好好整理过一遍。

  床上摆着王升拜师时曾出现的那个锈迹斑斑的铁盒,以及那本王升已经背到滚瓜烂熟的道经。

  青言子示意两人在床边安坐,自己则坐在了凳子上,炯炯有神的双目看着他们两人。

  “嗯,咳!世道将变,你们两人赶上了好时候,这是本门、或说在这片大地上苦守了千年的诸多道承,即将再展辉煌的时代。”

  师姐眨眨眼,深以为然的点点头。

  青言子笑道:“小萱你明白为师在说什么?”

  牧绾萱顿时摇摇头,偷偷的戳了戳王升。

  王升忙道:“师父所说的,是跟我们身上这几天来的变化有关?”

  “不错,”青言子轻叹了声,目光之中有着少许感伤,又露出几分欣慰,“千年之前,这片天地、不对,应当说这颗星球,咱们道士也该与时俱进才对。”

  王升顿时被师父的‘严谨’逗笑了。

  “千年前的地球,其实是可以修行的,各处名山之中都隐藏着避世的修道之人,他们腾云驾雾、搬山填海,能以自身联通天地,可御剑、可施符箓、可拘鬼魂,有诸多本领,擅长各种道术,有大术者,更可称之为神通广大。”

  “如今,”青言子话语一顿,笑容中带着几分激动,“这样的大世,又要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