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地球第一剑> 第十一章 月宫投影!天地初元!
  算算日子,天地元气复苏也快了吧。

  大年三十晚,王升端着师姐煮的鸡蛋面吃的欢快,看着窗外飘下的片片雪花,心底努力回忆着自己上辈子在网上看到过的分析贴。

  月宫投影,应该是出现在新年之后第一个月圆之夜,也就是元宵节前后。

  而后便是天地元气的迅速恢复……

  时间只剩下了最后半个月,而王升也不知道自己该准备点什么了。

  这半年的所得,已经远超他预期,甚至现如今的情形,是他来武当山前想都不敢多想的。

  名师在侧,得传道承;

  师父不断为他推骨活脉,大半经脉已经打通,甚至偶尔已经有了淡淡的‘气感’,为他省却了不知道多少年的苦功;

  更难得的,还是自己一直勤练不缀的七星剑阵,此时也已经有了不小的进展。

  王升甚至觉得,自己这半年‘无灵气’修行的效果,比上辈子元气充沛时浑浑噩噩的修行五年,都要强出不少。

  剩下的这点时间还能做些什么准备?

  其实也只剩下静静等待了,等待月宫投影,等待这颗蔚蓝色星球在一夜之间,悄无声息的迈入另一个纪元,开启新的时代……

  天地元气复苏后,师父会不会怀疑自己上山拜师的‘动机’?

  应当不会,重生是王升埋在心底最深处的秘密,虽然师父青言子眼力过人,能占会算,但也不会相信会有人能从三十一岁回到十七岁这种荒谬之事。

  他只要能把握住手中的机缘,不忤逆师长、不触犯戒律,应当不会出什么其他状况。

  说不忐忑自然是假的,但王升并没有因此太过烦恼,一切随遇而安就是。

  山下的鞭炮声从入夜就没断过,山上的大年夜也多了几分喧嚣;

  不少家庭将年假旅游的目的地选在了这座道门名山,看看风景,拜拜神仙,祈福,纳岁。

  年三十这天,青言子上午就出门,去其他道观帮忙了。

  过年时留在山上的道士并不多,各个道观都缺道长诵经讲道做法事。

  青言子虽想多陪陪第一年‘离家’的王升,怕小徒弟抵不过思乡之情,但念及每场诵经都有一笔香火钱分成……

  “晚上你们不要太晚睡,明早还要继续祭拜祖师爷。”

  于是,青言子换上那身不常穿的道衣,与前来喊他的道长,伴着晨光飘然而去。

  这都晚上该吃年夜饭了,竟然还没回来……

  “师姐,我去院子里练会剑。”

  “嗯!”师姐挥挥小手,抱着王升的手机,趴在被子上咯咯笑个不停。

  她最近喜欢上了看搞笑漫画。

  王升哑然失笑,在门后拿出了自己的木剑,踩着一层浅雪走到院中,如往常一般开始演练七星剑阵。

  剑阵蕴法,勤习自得。

  “嗯?”

  一双大眼从圆窗的缝隙中瞧了出来,牧绾萱低头看了看手中的手机,略微有些不好意思的吐吐舌尖。

  很快,牧绾萱裹着王升母亲前几天快递过来、专程送给他这位师姐的羽绒服,搬着自己的小板凳,一脸乖巧的坐在门口,静静瞧着有些昏暗的灯光下的不断起落的身影。

  剑走鹞鹰落,星转天斗移。

  些许雪片随着王升的身形不断飘舞,那木剑的剑尖仿若有七颗光芒微弱的黯淡星辰,这已是将这套剑阵入了门。

  也只是入门而已,想要登堂入室、有所成就,还要看元气复苏之后,他修行的速度如何。

  王升并不是痴迷修行。

  他只是沉浸在自己每日都在前进的喜悦中,不断鞭策自身,不敢丝毫松懈罢了。

  静立雪中,静静的体会着剑阵的种种细微变化,心底不由泛起了少许感悟,面色也划过少许恍然。

  他随即一笑,看着手中的木剑,言道:

  “师姐,我突然想明白了了!北斗剑阵的阵眼其实就在那北极星的方位,北斗七星一直围着北极星旋转,想要将这套剑阵发挥出真正的威力,就需要将敌手当做是那颗北极大星……呃,怎么又在这睡了。”

  看着靠在门板上缩成一团的师姐,王升走过去轻轻推了下她肩膀,“去炕上睡了。”

  牧绾萱迷迷糊糊的应了声,把王升的手机放在座椅上,然后打了个哈欠,眯着眼飘回了暖烘烘的土炕。

  “记得脱衣服,别就这么睡过去了。”

  “哦。”

  王升细心嘱着,随后就捡起手机面对着小院,等师姐钻被窝。

  拜年短信倒是有不少,大多都是群发,同学、亲戚、中学的老师……

  那个世界已经离着他越来越远,山中的清净也让他少了许多焦躁,多了几分平和的心境。

  没有回复这些信息,只是一条条的点过去。

  嗡,嗡!

  手机震动了几下,一条贺年明信片从屏幕上方滑了下来,发信人是沈茜霖。

  【武当传人新年快乐!

  加油追梦,只要悉心灌溉,总会有开花结果的一天,记得多保重身体,习武也不要太累。

  只是也不能休学太久,不能忽略文化课的重要性,全面发展才是最优秀的学弟唷。

  (笑脸符)沈茜霖】

  也亏这位学姐还记得自己,王升轻笑了声,简单回复了一句‘新年快乐’,就把手机放在木凳上,回到院中站定。

  练了一阵,总觉得自己应该改改练剑的方式,不能让刚才的明悟浪费掉。

  目光在院子周遭扫了几圈,跑去院子角落,捡了几根稍长些的木柴,动手扎了个简陋的假人,摆在了院子正中。

  以此为‘敌’,再次施展七星剑阵,顿时感觉这剑阵之中又多了诸多变化。

  原本有些晦涩不同、捉摸不透的招式,竟渐渐顺手。

  师父曾说,七星剑阵本是由七人施展的武当山护教大阵,后被一位高人改作了单独便可施展的剑阵,且比起原本剑阵的威力弱了几分,却更灵活多变,更能如意转换,依然是不可多得的剑道玄阵。

  王升今夜倒是开始明白师父为何说,这套剑阵最重要的便是身法与剑招的配合。

  他此时面对的只是一个‘假人’,真正对敌时,对方不可能站立不动,这就需要有精妙步法的支撑。

  七星换位,斗转星移。

  王升渐渐沉浸在接连不断冒出的感悟之中,专心练剑,竟连一旁飘过的青言子都没注意到。

  等山下的鞭炮声突然增多,已是辞旧迎新的午夜时分,青言子在侧屋露头,看着依然在练剑的二徒弟。

  “快些睡了,明天再练,”青言子打了个哈欠,笑道,“当日给你起道号时候,就该叫你剑语痴才对。”

  王升这才意犹未尽的停下,笑道:“师父明天也要出门吗?”

  “这几日都要忙一些,你跟你师姐也可下山走走转转,不必总闷在山上,过年也该有过年的样子。”

  青言子打了个哈欠,关上窗户就躺了下去,看样子确实时累坏了。

  王升应了一声,看了看阴沉沉的天空,哈了口气,心满意未足的回了屋子,躲在里间用热毛巾擦擦身子,套上秋衣秋裤钻进了土炕上的另一床被窝。

  这一睡,距离天地元气降临,算是又近了一小步。

  ……

  过年的这半个月,青言子提了四五次让他们两个下山逛逛,但王升忙着练剑,师姐又不想去人多的地方。

  两人也是合力,小小的违抗了一顿师命。

  总算,元宵佳节如约而至,武当山晴空万里,夜间繁星点点,一轮圆月早早的挂在了天空。

  王升借口在院中练剑,不时抬头看一眼天上的月亮,生怕自己错过了天空中会出现的异景;

  青言子正在给两个徒弟煮元宵,师姐最近沉迷搞笑漫画不能自拔;也亏王升偷偷买了一堆流量,生怕师姐玩着玩着突然断网。

  晚上九时许,王升已经将七星剑阵演练了两遍,月挂中天,似乎比半个小时前要大了不少,如圆盘一般。

  皎洁的月光如水流淌,武当山各处仿佛都泛起了莹莹的光亮……

  “嗯?”

  王升突然停下动作,刚才隐隐有一瞬,他仿佛听到了一段哼唱声。

  这哼唱声似乎随着月光而来,直接钻入他心底,让王升禁不住竖起了浑身寒毛。

  不只王升,屋内正吃元宵的青言子和牧绾萱也同时停下了动作,青言子刚要起身,就听王升在院子中喊了一声:

  “师父师姐!快来看!天上!大月亮!”

  青言子略微一皱眉,两步冲出屋门,顺着王升的手指仰头看去。

  那月竟占了小半个天际,群星隐遁,夜空泛白!

  而在这轮硕大的月亮上,一颗玉树的树冠脉络清晰可见,一座如画中的宫殿在树冠边缘浮现,越来越真实。

  “啊!”牧绾萱张着小嘴一阵惊叹。

  那哼唱声更清晰了一些,十分温柔,却诡异的让人心惊胆战。

  正此时,一抹微风从天而降,似乎是从那巨大的月上吹来。

  王升轻轻吸了口气,竟感觉头清目明,身体各处竟有一丝丝气息蠢蠢欲动!

  “快!打坐,运转本门心法!”

  青言子突然一声轻喝,立刻盘腿坐了下来;王升和牧绾萱有样学样,原地坐下,默念一段段心法口诀。

  不过半分钟,王升立刻感觉一股股清润的气息从全身各处冲入自己身体!

  体内竟立刻有一股热气在小腹升腾而起,沿着师父为自己舒活的脉络,在体内开始缓慢的周天运转!

  来了,果然来了!

  这是天地间第一股元气,也是一大机缘!

  而王升正激动着,突然感觉一只手掌抵在了他背上,一股股清凉的气流灌入他体内十几处还没被打通的经脉。

  王升刚要扭头,青言子低声道了句:“静心,莫要错过了自身机缘,你师姐经脉早已通畅,我现在便助你一臂之力。”

  “师父……”

  王升心底轻颤了下,重生以来,很少有这般能触动他心弦之事。

  凭青言子之能,不可能不知最初这股元气的重要性。

  甚至,青言子很可能将这股元气当做‘偶然事件’,错过了,这辈子可能也就再没了这种机缘。

  然而就是这般,青言子依然能中途停下吸纳元气,还记挂着他这个二徒弟,还有些许经脉尚未通畅……

  师恩如山,王升心底的忐忑,此刻已经化作些许愧疚。

  他不敢多耽误师父的机缘,立刻闭目静心,专心致志的引导天地元气在体内运转,那一道道原本有些堵塞的经脉在迅速扩宽。

  约过了一刻,王升体内的周天运转已经通畅无碍,比最初时快了十数倍。

  青言子这才满意的收掌,就近坐在了王升身后,闭目凝神。

  所幸,微风还在,机缘未失。

  月宫投影,天地大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