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地球第一剑> 第九章 七星剑阵 !
  正式入门之后,王升终于过上了自己梦想中的美好修道生活。

  功法有了,师父有了,修道的理想环境也有了,他还有什么理由不去努力的?

  清晨起床先舒活筋骨,演练一套师父传授的拳法或掌法,而后与师父师姐一同坐在院门前,面对着郁郁葱葱的山林,闭目打坐。

  初次打坐王升便坐了两个多小时,这让青言子都有些惊讶;事后青言子嘱咐王升不要硬撑,打坐修行为的是体悟自然,而非逞强好胜。

  王升于是只能‘从头开始’,循序渐进,从半小时慢慢增加打坐的时间。

  打坐时,其实只要稍微体悟一下师门功法,就会不自觉的沉浸其中。

  久旱逢甘露,大抵便是他这般模样。

  打坐之后则是与师姐一同清扫屋内屋外,洗洗衣物、做些杂活,一直到中午吃罢午饭、小睡过后,便是王升最期待的环节……

  修武。

  准确来说,是修行护道之法。

  天地元气还在时,修士除却修道寻真、参悟大道,也要修行道法道术,用以护自身、卫大道、行侠义。

  简单来说,道家修的金丹便是修道,金丹于自身而言就是修为境界。

  而腾云驾雾、行云布雨、撒豆成兵、画符炼丹,这类就是道法。

  道门传承十分庞杂,道法也曾辉煌一时,道术、奇门遁甲、八卦两仪、道门大阵、符箓、丹道、炼器……

  现如今元气决绝千年,尚有不少道术反复被人提及,比如撒豆成兵、五鬼搬运、腾云驾雾、搬山填海等等,不胜枚举。

  在道门之外,‘法’也有数不清的修行流派与分之,蛊、巫、祝等,皆在此列。

  后来不知为何,地球上的元气渐渐枯竭,巧妇难为无米之炊,道术也就成了花架子,唯有符箓与一些旁门道术还能有些效果。

  到如今,也仅剩传承千年之上的道门名山、古老宗族,还有较为完整的道术传承留存。

  修道之人没了元气,又要护身,便将道术中擅长近身搏杀的分之发扬光大,这便是‘道武’的由来。

  用了晚餐之后,师姐的任务是看看电视就睡觉,王升则会在一盏小台灯下读书。

  最先读的自然是他们师门的道承经文,再读道德经以及几篇朱姐。

  按青言子的规划,王升除却要熟读百篇道家典籍,还要读一些文学名著,由此提升自己的涵养与气度。

  师门核心传承的纯阳道经很快抄录完成,王升抄在了山下买来的笔记本上,每天晚上都会抱着入睡,仔细品读其中语句。

  每每有所得时,他便去与师父论证;青言子便会对王升讲述许多自身见解,对王升的努力上进相当满意。

  入门一个月,王升将师父传给自己的经文已经背熟,也将那几套入门的拳掌完全吃透。

  他能这么快掌握几套拳掌,让师父青言子也稍感惊讶。

  王升在武道上的进境迅速并非没有原因,一是王升此前已有过十多年自行摸索修行的经验,二来身旁有青言子指点,并会定时为他推骨活脉,三来则是山中清幽,修武能专心致志。

  当然,这也跟王升的勤勉分不开关系。

  这日午后,山中清爽,青言子将牧绾萱与王升喊到院中。

  “你师弟上山也有两个多月了,今日起为师会传授他一些道法,小萱,你先替为师探探他的底。”

  “哦!”牧绾萱轻轻点头应了声,然后背着手走到一旁,转身盯着王升,小脸上满是认真。

  王升有些欲言又止。

  虽然‘不语仙子’,未来天榜赫赫有名的前十存在……但看师姐此时这小胳膊小腿的模样,也是真有些不敢出手。

  师命不可违,王升还是决定全力出手,全神应对。

  双腿迈开、重心下沉,王升摆开架势,对师姐拱手做礼,“师姐,请赐教。”

  “嗯,”牧绾萱小脸上满是认真,太极拳的起手式在她手中似乎软绵绵的毫无力道。

  气息掌控,调动肌肉力量,王升脚踩这两日刚掌握的八卦游步,身形几个摇晃,已到了牧绾萱面前,一掌推向了牧绾萱的肩头。

  牧绾萱眨眨眼,只是做了个一个简单的动作——左手上扬。

  她抬手的动作十分缓慢,王升看的清清楚楚,但奇怪的是,当师姐一出手,王升就感觉自己拍出去的手掌像是不受控制一般,自行把手腕放到了师姐的掌心。

  牧绾萱将他手腕朝着一旁轻轻带去,略微错身,王升重心莫名失衡,整个人不受控制的向前扑倒,而一只小手顺势摁在他胸口……

  最开始与师姐直接身体接触的瞬间,这小手软绵无力,让王升还以为师姐这是故意在让自己。

  但下一瞬,一股让王升无法理解的斐然巨力涌来,把他直接推的横飞了出去。

  更奇特的是,那股本该让他受些轻伤的力道,在他倒飞时又化向了全身各处,落地时只是摔了个屁股墩,并没有太多疼痛。

  在师姐这年纪,能有这太极推手造诣,甚至还有收放如意的内劲……

  王升心底倒也有几分挫败感,可很快就振奋精神,从地上跳了起来,不好意思的挠挠头。

  “师姐,我太弱了些。”

  牧绾萱抿抿嘴唇,眼中露出些许关切,赶紧摇摇头。

  一旁青言子淡然道:“莫要这般欺负你师弟,他刚入门,小萱你用些粗浅的拳法。”

  “哦!”

  牧绾萱乖巧的应了声,站在几米外等王升站起来,再次摆开架势,这次主动向前。

  她只是迈了三步,王升就认出这似乎是某种暗合八卦之道的步伐,比他刚学会的八卦游步高深了不止一星半点。

  王升继续向前拍掌,眼前一花,师姐的身形仿若飞花引蝶,已经从他视线边缘消失……

  下意识想要转身,但身体刚转了一半,一只小手已经摁在他后肩,轻轻拍了他一下。

  王升立刻回身,用力过猛差点把自己的腰给闪了,然而后肩同一个位置,又被人拍了一下……

  这……

  别说沾到师姐的衣角,连师姐的影子都看不到,只能勉强听到自己身后不断扰动的轻微风声。

  几分钟后,王升蹲在地上一阵叹气,浑身散发着自闭的光芒。

  青言子在旁笑眯了眼,还好顾念做师父的威仪没笑出声。

  到比试的最后都没被王升碰到一片衣角的牧绾萱,则蹲在王升身边,伸手抚了抚师弟的头顶的短发。

  “师姐!”

  王升低头长叹,“以后我被人欺负了,你一定要替我找回场子啊。”

  “嗯!”牧绾萱很认真的点点头,还用力拍了几下自己尚且平整的胸口。

  王升虽然知道自己师父和师姐现在都是‘准大佬’级别的存在,但和同龄的师姐之间,差距竟然这么大,这是他有点不愿接受的。。

  不过,自己现在已经有了这个条件,奋起直上,穷追不舍,总有……

  沾到师姐衣角的那天!

  “好了,过来吧,为师今日便教你一套能跟你师姐两仪八卦相媲美的道武,”青言子温声道了句,王升像是脚上装了弹簧,瞬间就冲了沟渠。

  青言子走去院子角落,拿来了三根事先折好的树枝,将一根树枝递给王升,一根扔给了牧绾萱,自己也握着一根,负手而立。

  “大概千年之前,世间尚可修道,这套剑法便是十分高明的道术,用来斩妖除魔、卫道护身,且仔细看,为师先演练一遍。”

  青言子将手中树枝反握,左手凝剑指,整个人的气势都为之一变。

  “此剑名为七星剑,此法名为七星剑阵!”

  言罢,青言子长身而舞,于院中挪移开来,道袍飘舞之中,竟似有刀光剑影晃过。

  脚踏七星,七星斗转不停;

  手握长柴,竟有万千罡风!

  “此阵重身法转换,重步伐腾挪,若修至大成,人不见、剑在心,北斗临世、妖魔荡尽!看好,剑势留影!”

  青言子一声轻喝,身形在王升面前一闪而过,空气中竟有少许残影停留,并非一道,而是整整七道!

  七道残影各成剑式,七剑各不相同,又按北斗之序列分毫不差的排列!

  待青言子第七剑点出,这七道剑影竟同时前冲,七根浅浅的木根在同一点交叠……

  一声爆鸣,周遭卷起道道肉眼可见的细小气旋!

  现在就有天地元气了?

  这怎么可能做到!?

  师父到底怎么施展出的这招,那剑影,那七剑合一的玄妙意境……

  王升像是看怪物一般注视着青言子舞剑的背影,心底的赞叹已经开始朝着‘卧槽’进化。

  直到青言子收剑,王升整个人都是晕晕乎乎的,他想记下整套剑法,反而只记得那令人惊艳的七道残影。

  “看清了吗?”

  师父的嗓音在旁传来,王升尴尬的一笑,旁边的师姐则是若有所思的点头。

  “不要心急,你修此剑法,若三年能有小成,便已是上上之资。”

  青言子转身背对着王升,“来,从最基本的拆招开始,仔细看我动作,起势便要有举重若轻之感……”

  王升赶紧抛去心底杂念,全心贯注的看着师父的动作,努力模仿着。

  再高深的道武、道法,也都是要从最基本的背诵口诀、学习招式开始,而后渐渐融会贯通、登堂入室。

  王升心底也是有好胜心的,他可以允许自己此时远不如师姐,但却不想今后一直不如师姐。

  这么可爱的师姐,当然是要用来保护的!

  刚演练了几招剑式,青言子突然道:“小萱参考就是,不用深钻,两仪八卦的路数你远未吃透,需知贪多嚼不烂的道理。”

  “嗯!”

  牧绾萱轻声应着,但学起来依然十分认真。

  就这般,一把真正的剑都没有,一师二徒在武当山后的小破院落中,却在用三根木棍,演练着高深复杂的单人剑阵。

  几根木棍晃晃摆摆,王升好歹也有十多年自行摸索修道的‘经验’在,学的并不慢,一下午已经将这套剑阵记下了小半。

  但等到傍晚时,王升看着一旁,已经能将一整套剑阵连贯耍下来的师姐,也只能继续圈地自闭……

  得,玩命练吧。

  上辈子常因为自己没系统的修炼功法、没有厉害的法术而苦恼,这辈子,所有的一切都摆在自己面前。

  若不努力,当真对不起自己所受的魂魄破碎之苦。

  凝神,静息,体悟剑招精益,琢磨着师父讲的话语,王升渐渐沉浸其中,竟越发难以自拔……

  上辈子总听人说朝闻道夕可死矣,王升在青言子的不断指点教导之下,也算体会到了这句话的含义。

  那种渴求了十多年、追寻了几千个日夜,已成自己心底执念的种种,此时都在自己手中;

  此前一直苦思的修道疑难,在师门传承的功法面前、在青言子的点拨之下,不断被解答,不断豁然开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