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地球第一剑> 第五章 赠师姐一名
  无论王升怎么问,他爸妈都只是用慈爱的目光注视着他,并没有多说什么话,还鼓励王升在武当山好好修道,多学点护身的剑法啊、轻功啊之类的。

  母亲说:“追求自己的理想是幸福的事,加油。”

  父亲则说:“其实吧,我年轻时候也有一个修道成仙的梦想,可惜后来遇到了你妈,生了你,也就只能平息了内心的骚动。”

  这是什么操作?

  凭王升对自己爸妈的了解,这些话的可信度,基本不足百分之一!

  王升也没多想,想也搞不懂到底怎么回事。

  他还真怕明天上山再也遇不到青言子,毕竟这种事,某夫妇绝对干得出来……

  陪爸妈吃了一顿丰盛的斋饭,王升就回自己房间早早的躺下,也是一夜的辗转反侧。

  第二天一早,天还没亮,王升已经起身收拾妥当。

  给爸妈订好了早餐,留了一张纸条,就提着自己的行李箱,再次上了武当山。

  晨光依稀,薄雾迷蒙,早上的武当山又是另一番风貌。

  能看到山路上有许多少年在一本正经的打太极,也能见到路边竹林中,几个身穿道袍的年轻弟子在那舞着没开刃的长剑,倒也有几分大门大派的气象。

  青言子,这个名字似乎在仙道最开始崛起时,就高高的悬挂在各类榜单上,却从未有人在他名字后面加个‘武当山’几个字。

  昨天见到青言子时,王升也只顾着惊讶了。

  此时回想起来,青言子身形修长,面容不算英俊,但容貌内内外外透着一股‘干净’,走起路时,双肩下沉、步伐轻敏,举手投足都透着一股难言的韵味。

  道之韵。

  此时换做旁人看来,青言子最多是一位深藏不漏的武术大师。

  但在王升看来,这位大佬现如今怕是已经打通了浑身经络,等天地元气回来,便能直接乘风而起,化云而去……

  旧书摊还在,青言子道长尚没踪影,摆在这里一天也没人动过。

  王升凑过去看了几眼,什么‘武当剑法真解’、‘全真七星剑画本’、‘九阴真经’、‘如来神掌’,也是被逗的一乐……

  随后,王升就叹了口气,守着行李站在那,心底想着如果青言子和爸妈商量好了故意放他鸽子,他到底会有多大损失。

  错失一生最大的机缘,损失何止惨重,估计会抱憾终生。

  但不管怎么,他也是不能埋怨爸妈的,他们操心也是为了自己,只不过现如今,自己有很多事无法对他们言明。

  “哈啊……挺早啊,少年。”

  中气十足的哈欠声在身后传来,王升精神一震,连忙扭头看去,顿时看到了一身白底青蓝道袍的中年道长在侧旁的山路翩然而来。

  他步幅甚大,再陡峭的山路也如履平地一般,几个起落就到了王升面前,用饱含眼屎的双眼注视着王升。

  浓烈的肥皂味扑面而来。

  今天的青言子似乎是着重收拾了一下,这道袍还有几分崭新的感觉。

  这位道长年轻时肯定也是能下海捞金的大帅锅,虽然此时看起来也不显老态。

  王升舔舔嘴唇,嗓子颤了几下,总算喊了一声:“师、师父!”

  “不用,现在还是喊我道长吧,若要传度,你还需熬过几关,”青言子轻笑着道了句,过去收拾了下自己的旧书摊。

  也就是把藤椅倒扣过来,压在了那些破书上。

  青言子道:“先与你说明,我收了你父母一笔劝解费与伙食费。

  接下来是你入门审核期,会一直延续到你高中开学,我会考察你品性如何,德行如何,再决定是否收你入门。

  当然,看在那笔劝解费上,也会百般磨砺于你,也会让你明白山中的清苦,这里虽然也有网有快递,似乎离着俗世只有几里地,但跟你那些花花绿绿的世界决然不同。”

  劝解费?

  原来是这样……

  王升苦笑着拍拍额头,爸妈还真是总有出人意料之举,竟然直接贿赂起了未来的仙道大佬。

  见青言子要来提自己的行李箱,连忙把行李箱抓在手中。

  “弟子来便是,不敢劳烦师父。”

  青言子也没纠正他的喊话,在前方悠然引路,“这边走,我的住处在后山,这段山路失修,留神脚下。”

  “哎!”

  注视着青言子登山如履平地一般的身影,王升顿时咧嘴一笑。

  管他怎么样,先抱稳了这颗大树再说!

  不言道长青言子都能被他在旧书摊碰到,估计这两辈子加起来的运气,也就用在这了吧。

  不过话说回来,天地元气复苏之前,青言子竟然在武当山上摆摊算命忽悠路过的纯真少年……

  也真是没谁了。

  低头爬了一阵,回头看时,隐隐能见到紫霄宫的一角飞檐。

  渐渐的,石阶路变成了一条泛白的土路;走了一阵,又换成了一条长满了青苔的山路。

  “四处风景如何?”青言子轻声道了句。

  一直闷头往前行的王升闻声抬头,发现他们已经不知不觉走到了深山之中。

  眺望四处,云雾似乎正从人烟罕至的林中源源不断的生出,飘去更深的山林,化作人们眼中的仙境烟云。

  上辈子想找一个这地方那是千难万难,等王升开始修行时,这种地方大多都被各种道场占了。

  再说,他上一世要师父没师父,要法诀也只能去网上拼凑,就算偷偷摸摸的混入了这种修道的好地方,也只是浪费山上的土地。

  修道讲究法、财、侣、地,苦功和悟性只是基础,有付出也不一定能有满意的回报。

  这道理,王升可谓是领悟的十分透彻。

  转过一片树林,青言子笑着道了句:“到了,是不是有点失望?”

  王升提着行李箱,赶到师父身旁,探头朝着左侧看去,入目的是一处有些破败的小院,院中有几间青瓦屋舍。

  屋檐长草,砖漆脱落,院门都只剩下了半块……

  这应该是几百年前的危房了吧,也幸亏这地方还能住人。

  青言子笑问:“如何?”

  王升挠挠头,只能说一句:“清幽的很。”

  青言子顿时仰头笑个不停。

  王升发现自己师父十分爱笑,而起笑起来也颇为好看;从纯粹的审美角度而言,王升总觉得青言子年轻时,应该迷倒过不少女香客……

  当然,师父现如今的魅力也是非凡。

  不管怎么样,今后这都是自己最大的靠山,一定要好好孝敬着。

  青言子袖袍一挥,带着王升进了院门,口中还朗声道:“破烂瓦屋逍遥客,未有红尘羁绊身。小萱,你不是想看你的见习师弟吗?快来看了。”

  王升眨眨眼,猛地想起了青言子之前提过,他好像还有一个弟子。

  自己有个师兄还是师姐?

  王升这边正想着,就见正对着院门的那屋舍中,有处纸糊的窗户被人推开了一条缝,一双眼睛凑在那,好奇的注视着院中的情形。

  好清澈的一双眼睛……

  “进来吧,别在这干杵着了。”

  青言子迈步进了屋子,王升不知怎么,也略微有些紧张,心底更有些好奇这位师兄或者师姐长什么样。

  两扇屋门倒是各有几块玻璃,看起来挡风程度比窗户要强一些。

  进了屋,青言子径直坐在了一张缺了半条腿的太师椅上,王升朝着一旁土炕看去,顿时露出了少许微笑。

  是位师姐。

  还是个长相颇为灵秀的师姐。

  她有些瘦弱,似乎刚十二三岁的年纪,齐耳短发打理的整整齐齐,洗得发白的灰色T恤已经看不清上面印着的图案,很自然的盘腿坐在窗边,也在歪着头打量他。

  说不上多好看的素颜,但五官端正,清秀灵动。

  这时候,自己最该有的反应是什么?

  把自己行李箱中的零食拿出来递过去?真当自己是来山区慰问么?无论这里再如何简陋,都不能忘记自己来山中的目的。

  拜师学道,修行改命!

  王升像模像样的对着这位师姐抱拳,很认真的道了句:“见过师姐,我是王升,以后请多指点。”

  女孩眨眨眼,随后喜滋滋的笑了,学着王升抱了抱拳,“嗯!”

  一旁的青言子顿时露出了几分轻笑,看王升的目光多了几分欣赏与喜爱。

  青言子道:“她一贯怕生,见你竟然不躲,倒也说明你们也有些缘法。小萱今年十八岁,入门十八年,你虽尚未正式拜入我门下,但喊她一声师姐也是不冤。”

  入门十八年,这是从刚出生就被师父抚养长大的吧?

  刚出生……

  这其中或许有什么故事,但王升也不敢随意打听,尤其是还当着当事人的面。

  青言子道:“你们互相介绍下,就算你熬不过入门考验,也可算为师一个记名弟子。”

  王升只得又说了一遍,“嗯,师姐好,我是王升。”

  “嗯!”炕上的师姐再次认真的点点头,似乎是说明自己记住了。

  王升有些奇怪的看了眼师父。

  青言子叹了口气,言道:“小萱从小先天不足,这些年用草药补养,虽然已经弥补的差不多了,但还是落下了不善言辞的病症。她的名字是为师取的,牧野的牧,温婉的婉,草字头的萱。”

  牧姓?倒是挺少见。

  不过师父取名字的功夫还真是不错,绾萱,绾……

  牧绾萱?

  “牧绾萱!?”

  王升扭头瞪了眼自己师父,让正拿着保温杯喝茶的青言子差点呛到。

  “你瞎激动个什么!”

  “我师姐叫牧绾萱?”

  “废话!”青言子笑骂了句,“这是为师取的,还会告诉你错的不成?”

  一旁传来了师姐大人清脆的笑声,显然是被刚来的小师弟的表情逗乐了。

  王升做了个深呼吸,抬手摁住自己的心口,不断心底反复告诉自己要淡定,一定要淡定,就算天榜常年排名第八、九位的‘不语仙子’牧绾萱就坐在一旁土炕上,自己也必须保持淡定。

  这不对!

  视频中那惊鸿一瞥便惊艳了世人的青衣仙子,怎么会这么瘦瘦小小……

  “师父,我能坐会儿吗?”

  “咱们这没那么多繁文缛节,把这当自己家便是了。”

  “哎,谢师父。”

  王升腿有些发软的坐在了炕边,扭头看看这个,再扭头看看那个。

  不言道长青言子!

  不语仙子牧绾萱!

  对啊,这外号都是如此相近,之前自己关注这些大高手的绯闻那么多年,怎么就没觉得他们会是师徒呢?

  “师父,我去院子里转转!”

  王升两步就跑出了院子,今天已经是第三次掐自己大腿,然后站在那忍不住一阵大笑。

  两大天榜前十的大高手护身!

  这是要他以后横着走天下的节奏啊!

  “哈哈哈哈!”

  屋内。

  某对师徒对视一眼,女孩偷偷指了指外面,又指了指脑袋。

  青言子面容悲悯的叹了口气,缓缓的点头,言道:“要是这里正常的孩子,谁舍得送山上来吃苦。你做师姐的,以后多照顾照顾一下师弟。”

  “嗯!”少女颇为认真的点头答应了。

  青言子含笑看着院落中已经开始冷静下来的王升。

  院中阳光正暖,那少年的身形被阳光染了一层毫光。

  “挺好,也算正当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