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地球第一剑> 第四章 拜师三问
  “拜师学道?跟我?啊……被你突然这么一说,我还真有点不知该怎么回答,没想到隐藏多年的高人气场竟然被你这少年人一眼看破……”

  道长有些不以为意的笑着,话语也有些没边没际,但目光却十分清澈。

  这让王升不免有些忐忑。

  凡事欲速则不达,王升也不敢直接在这就跪下磕头强行拜师,只能在这位道长注视自己的时候,用自己最为诚挚的眼神回望。

  高瘦道士错开视线,笑着问了句:“你要想学武,这山上有的是教武术的道馆。”

  王升言语恳切的说着:“道长,我来武当山便是想寻仙求道,想拜师,追随师父修行,一见道长,就知道自己这是寻到了。”

  高瘦道士皱了皱眉,“你若说来学武还算靠谱点,张口闭口就是修仙修道……小居士,你真见过有人会什么道法?”

  王升早就想到如何应对,正色道:“弟子愚昧,此前上学时一直钻研道家典籍。弟子觉得,道是一种精神,是对天地、宇宙的不同认知,也是我想去追寻的精神寄托。”

  “呃……”

  这高瘦道士一阵讪笑,也不多劝,指了指紫霞宫的方向,“那边没道长了?”

  “有是有,”王升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我寻遍了武当山都没能寻到想要拜的师父,却在此处遇到了道长您……一见您,我就知道长并非凡人,还请道长无论如何收下弟子。”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王升也感觉有些害臊。

  这道长哑然失笑,从藤椅上慢慢站起身,王升才见这位再过几年就会名声斐然的大高手,竟比此时的自己高了不只一头。

  呃,自己要到十九岁才会完全张开……

  道士长身而立,双肩下垂,气息平稳,虽形象邋遢了些,但却有一种难言的风范。

  可能,这就是真正的修士吧。

  就算一直没有元气踏上真正的修行路,却数十年如一日的磨砺自身,到此时依然能有一种骨子里散发出来的气韵。

  这种无形的积累,只需有天地元气灌注自身,就会迎来十分恐怖的爆发!

  王升打定主意,这个师父无论如何都要拜下……

  听这位卖武林秘籍的道长温声道:

  “你这少年人倒是有趣,满口道论道说,拜师还挑三拣四,更可笑的是,还瞧上了道长我?

  武当山上每年来拜师求道的不计其数,你只要去山上找一位师父挂名,奉上一些香火,自然就能在山上修行。

  我只是在武当山挂个名,可不会教徒弟念经拜神,虽然有个弟子,但平日里也是不太管她的。”

  道士虽然嘴上这么说,但却在打量王升的面相,也觉得这根苗子挺不错。

  ‘这少年似乎有遭过大劫,但此时已是劫过福来之相。或许,他便是因这大劫,对原本的生活环境有些抗拒,才想到要出家的吧。’

  如此,这位道长其实也是觉得王升可以入门。

  王升咬咬牙,低声道:“道长,弟子愚笨,不知道该怎么言说。我真心愿追随道长修行,愿削发入门,受道门戒律,做个清修的山中道士。”

  “哦?”这道长略微皱眉,“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王升面容严肃的点点头:“嗯,弟子知道。”

  道长思虑少许,坐回了藤椅,拿着腔调问了句:“可有父母?”

  “有父母,他们也跟来了,就在后面,稍后道长便可见到。”

  王升扭头看了眼,爸妈已经动身向下行。

  心底稍作思索,王升又道:“我爸妈他们此时尚康健,弟子在山中修行心里也不会有太多挂念。等他们年老之后,弟子也会尽孝侍奉。”

  “这样啊,有父母陪你过来,倒也算你有些诚心……还以为又是一个小说电影看多了,离家走出跑过来的家伙,还真当武当山派出所,也买三清吕祖真武大帝的帐。”

  这位道长不轻不重的吐槽了几句,悠然道:“拜师之事倒也并非不可,道长我道法不精,但带个徒弟也不算太勉强。我这有三问,你若能答上来了,再让你父母过来与我交谈。”

  “是!”王升差点咧嘴笑出来。

  现如今,上这些道门名山的年轻人,大多只是为了学武,极少有人会在少年就出家。

  王升做了个深呼吸,目光灼灼的看着这位道长。

  道长嘴角撇了撇,“别这么看我,我可是个有证的正经道士。”

  王升也是一笑,赶紧收敛笑容,低头道:“您请问。”

  “第一问,你说想修道,那在你看来,何为道?”

  “弟子……弟子不知何为道,所以想追随师父去明悟何为道。”

  王升回忆着此前就备好的说辞,一字一句,极为认真的说着:“若按弟子此时理解,道为自然,为有序,为法之则。

  修道无外乎修心、修身、修法、修自然,若能身处道中,自能怡然自得。

  古语有云:朝闻道,夕可死矣。

  若弟子可追随师父明道、悟道,畅游道之中,也当不枉此生,不虚此行。”

  一口气说完,王升也不知道自己是说多了还是说少了,颇为忐忑的等待着。

  不枉此生,不虚此行?

  这道长低喃几句,又揉揉眉心,笑骂道:“你当我师父吧……哈哈!在哪搞来的这些大道理?还说自己不是小说看多了!”

  王升只能挠挠头,一脸憨厚的笑着。

  “我再问你,第二问!”

  道长突然一声轻喝,一改此前的懒散倦容,目光如电,逼视着王升。

  王升下意识想要闪躲,但心底轻颤了下,便坦然与道长对视。

  他就是来拜师学道的,虽然有些动机不纯,但绝没有半点祸心,坦坦荡荡、清清白白,也不必惧怕这般眼神审视。

  “您请问。”

  “何为道门五术。”

  王升答的从容不迫:“山、医、命、相、卜。山为道术仙法,现如今多指道武;医便为道医,俗话说,十道九医便是如此……”

  一连数百字,侃侃而谈,毫无停顿。

  “哟,看来当真下过功夫嘛,”道长笑的颇为开心。

  王升稍微松了口气。

  ‘不言道长’凶起来好吓人。

  他还真怕这位道长一言不合,随手一巴掌就拍死自己……

  毕竟十几年后,这位刚在元气里泡了十多年,就已是能一掌断云路的仙道巨擘;在官方、非官方各类榜单和高手盘点中,永远都在前十、前五有一席之地的存在!

  “少年啊,我还真有点喜欢你了,啧啧,”道长摸着下巴一阵轻笑,“那好,第三问。”

  该问什么了?

  道教流派?道门历史?还是要考他黄老之术、老庄之言?《道德经》、《老子想尔注》?

  王升这边已经开始预备答案,而这位道长清清嗓子,很淡定的问出了一个让王升几乎要原地自爆的问题……

  道长笑道:“你要拜我为师,那假如我做了你师父,我跟你爸一起掉水里快淹死了,你先救谁?”

  王升嘴角不断抽搐,这位道长笑眯眯的看着王升,一幅‘小样还难不倒你’的模样。

  这问题看似荒唐滑稽,实则十分刁钻,因为他先救谁都不行。

  先救师父,那就是对父母不孝,道门有个说法,正是‘不孝者不能成人’。

  先救父母?那岂不是平白就把师父压低了一头,嘴上喊着师父如父母,但做出这种选择,很明显就是‘心口不一’啊……

  一时间,王升额头冷汗都冒出来了。

  若遵从自己内心回答,定然是救父母。

  道长又催促一句:“先救谁?”

  “救……我爸。”

  他话音刚落,道长的笑容顿时收敛,坐在那盯着王升。

  王升也是有些乱了阵脚,赶紧想合情合理的说辞。

  不等他开口解释,面前的道长突然站起身,转过破书摊,越过王升,朝着前方迎了两步。

  王升有点犯懵,扭头看了眼,原来是自己爸妈已经到了近前。

  “两位居士请了。”

  这位道长迎上去之后就像模像样的做了个揖,用清朗的嗓音在那说着:

  “贫道青言子,是这武当山中的一名修道之士,这是我的道士证,两位居士请看,这里有道教协会扣的大章,也可在山中的档案室里查到我的资料……”

  青言子,果然是这位大佬。

  王升先是一愣,随后咧嘴一笑,明白自己已经过了关,答上了之前的三问。

  听青言子道:“这位小居士想要拜我为师修行,我,嗯咳,贫道见他颇有道性,也有了收徒的念想。只是出家修行,必须有父母同意才可,不知道两位什么意见?”

  “出家?这可不行!”

  听老妈这么一句,王升就知道今天拜师是拜不成了。

  没办法,只能自己想办法说服父母,再让父母陪自己一同来找不言子拜师。

  怎么说服?大不了王升就在爸妈面前不要这点脸了,一哭二闹三绝食!

  好不容易发现了青言子这么一颗大树,绝对要绑紧了才行!

  可能是看王升面容有些失落,王升他爸拉了一下自己妻子,招呼着青炎子去一旁,“这位道长,咱们这边说话,这边说话。”

  王升想跟过去,却被父亲的手势阻止,只能站在行李箱旁边干等。

  唉,攘外必先安内,古人诚不欺我也。

  几分钟后,青言子满脸春风的走了回来,王升的爸妈也带着‘这下总算可以放心了’的笑容,跟在这位道长后面。

  王升差不多已经知道审判结果是什么了。

  “王升?”青言子唤了他一声。

  见这位大佬笑眯眯的注视着自己,王升赶紧应答:“是,弟子在。”

  “既然你爸妈也不反对你修行,那你就在山上暂时留下吧。今晚陪你爸妈去山下宾馆再聚一日,明早上山,就在此地等我。”

  言罢飘然而去,连这破书摊都不收。

  什么鬼?

  王升瞪着自己亲爸,又看看自己亲妈,这对夫妇顿时露出了亲切的笑容。

  老爸大手一挥,“走了儿子,下山找个酒店住一晚!”

  “爸,妈?这怎么回事?”王升一阵挠头,还捏了捏自己大腿,疼的倒吸一口凉气。

  “走啦,”母亲走过来挽住王升的胳膊,“不就上山修个道嘛,爸妈准了!”

  这话听着,怎么就一个标点符号这么不能信呢。

  有阴谋。

  这里面必然有阴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