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武炼巅峰> 第两千九百一十二章 石林
  五六阶的妖兽并不被一群帝尊境放在眼中,众人挥斥方遒间便灭杀了一大片,一个个妖兽的身躯爆裂开来,化作血水流淌进沼泽之中,非但没有吓退剩下的同伴,反而愈发激发了它们的凶性,越来越多的妖兽从地上扑起。

  尖锐的鸣叫声一刻都没有停止,某一瞬间,这些乱七八糟的鸣叫声竟忽然变得统一起来,成千上万的叫声汇聚成一道声浪,形成一股肉眼可见的冲击波朝七人笼罩过去。

  领头的羊泰如临大敌,爆喝道:“快走!”

  花雨露和武匡义的表情也变得凝重不少。

  就在其他几人疑惑不解的时候,诡异的一幕出现了。

  在尖锐的鸣叫声得到共鸣之后,那些来自沼泽地下的妖兽们身上的气息居然也开始紧密联系在一块,由五六阶的水准迅速往七阶八阶甚至更高的层次攀升。

  只见那铺天盖地的妖兽居然逐渐地融合在一块,仿佛它们本就是一个庞然大物身上拆卸下来的零件,如今得了某种契机重组起来。

  一条足有十几丈长的怪物一下子呈现在杨开的眼帘之中,这怪物头生双角,浑身鳞甲覆盖,生有八爪,似蛟非蛟,模样怪异至极,此刻的它不再是只有五六阶的水准,而是散发着十阶妖兽的气息。

  更多更大的怪物在下方盘旋追击。

  杨开感受到好几只十二阶妖兽的气息,十一阶十阶的比比皆是。

  那些不被帝尊境们放在眼中的五六阶妖兽,居然有互相融合壮大的奇异本事,而且融化变化速度之快简直超乎想象。

  能在这种环境下生存下来,这些妖兽果然不能等闲视之。

  轰隆隆一阵。这些庞然大物在地面上游走追击,头颅高高抬起,张口朝天上的几人咬去,巨口之中传出难闻的腥臭味,一击不中之后,它们竟从口中喷出一团团五颜六色的光球。

  杨开看的清楚。那些光球分明就是之前被它们吞下的毒障所化。纵然是十二阶妖兽杨开也可以坦然面对,可这威力巨大的毒障他就无法忽视了。

  其他六人也都脸色大变,纷纷祭出秘宝守护周身。

  相比较其他人,杨开没有防御秘宝可驱使,唯一一件飞鸿墨龙甲虽有帝宝的层次,但那主要是用来龙化后遮掩身体的,杨开从未想过用它来抵挡什么伤害,无奈之下只能催动帝元在周身形成一层防护。

  毒障之球应声飞来,大多数被众人联手打散。少数一些撞击在众人的秘宝之上,也都烟消云散,但那毒障之强还是让人头皮发麻。

  好几件帝宝在挡住这毒障之后竟是光芒闪烁,显然灵性有损。而杨开维持在体外的帝元也被腐蚀的厉害,让他不得不持续地催动力量维持自身的防护,显得颇为狼狈。

  众人逃遁,无意与这些怪物多作纠缠。

  似乎是很长时间,又似乎只是一瞬间。当众人冲进一片干燥的陆地之时,四周的毒障一扫而空。而一直追击的妖兽们也忽然停了下来,仿佛前方有什么东西让它们忌惮一样,不断地毒障边缘游走,瞪着巨大的眼睛观察众人。

  “到这里就好了。”羊泰笑呵呵地说道,明显松了口气,指着那些妖兽道:“那些东西不会追过来的。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在毒障边缘处聚集的妖兽们只警戒了一会儿工夫,便哗啦一声崩散开来,重新化作一只只体长两尺,只有五六阶气息的怪物,然后朝原路游走。眨眼之间不见了踪影。

  众人都在打量自己所处的地方。

  这是一片干燥的陆地,在南沼之中出现这样一块地方是极为不寻常的,因为南沼处处都是水坑洼泽,这一块陆地就好像是茫茫大骇之中的一座孤岛。

  小岛的面积不大,约莫只有方圆几十里的样子,而且四周全是那种让帝尊境都退避三舍的毒障,众人若不是从那些妖兽开辟出来的道路进入,只怕没机会来到此地。

  羊泰神色凝肃,沉声道:“那上古洞府,便在此地。”

  他的神色虽然严肃,但眼神却有着一丝难以掩饰的狂热。

  武匡义的表情也略显激动:“上次我与羊兄还有花宫主在里面得了一些好处,不过却被一道禁制阵法拦住了去路,这一次咱们人多一些,又得龚老家主仗义援手,想要破解那禁制阵法应该不成问题。”

  龚刖谦虚一笑:“老朽尽力便是。”

  “先谢过龚老家主了。”武匡义冲他抱拳,然后道:“我要提醒大家的是,等会进了那上古洞府之中,不要乱摸东西,也不要乱走,咱们跟着龚老家主,那洞府之中还有许多残存的禁制,虽然年约已久,但依然威力巨大,若是不小心触动的话,或许会引发什么不必要的后果。”

  他说这些话的时候,有意无意地朝杨开瞄去,似乎是特意说给他听的。

  杨开一脸神游方外的样子,让武匡义脸色有些不太好看。

  “行了行了,大家都不是小孩子,该怎么做都清楚,咱们这就出发吧。”羊泰微笑地招呼众人,率队朝那上古洞府所在之地行去。

  队伍的排列顺序没有变化,依然是杨开与花雨露殿后。

  “杨师兄,若真有什么宝物的话,能抢则抢,不能抢我们不勉强,权当来开开眼界了。”花雨露悄悄传音。

  “恩。”杨开下意识地回了一声,有些不在状态。

  这让花雨露不免担忧,谁也不知道那禁制之后有没有什么危险,若真的有什么凶险的话,以杨开现在这状态只怕凶多吉少啊。她有心提醒一下,却又不好开口,只能暗暗打定主意自己小心为上。

  杨开确实有些不在状态,自踏上这片陆岛之后他便生出一种极为奇特的感觉,仿佛在这陆岛的某一处有什么东西正在联系着自己,可当他去追查的时候又一无所获,他甚至无法查探到那种联系到底是从哪个方向传来的。

  这让他百思不得其解,武匡义与花雨露等人对他说话的时候他正努力弄明白这个情况,所以显得有些心不在焉。

  陆岛不大,只花了片刻功夫,众人便来到一片石林中,此地有十几根高矮不同的石柱耸立,石柱表面斑驳,残留着岁月侵蚀的痕迹,看起来排列的杂乱无章,但如果仔细去瞧的话,却又发现这些石柱的排序似乎大有名堂。

  再仔细盯上一会儿,这些石柱甚至在缓缓移动,而且移动的速度越来越快,逐渐变得让人眼花缭乱。

  任谁都看出这片石林大有问题了。

  或许在久远的年代中,这里是一个极为隐蔽的入口,就算有堪比帝尊境的强者从这里路过,也绝对发现不了什么,但这最外面的禁制年久失修,效果总会减弱许多,这才暴露出许多痕迹。

  “跟我来!”羊泰一马当先,招呼一声众人之后不管不问,直接朝石林最中间处走去。

  而在众目睽睽之下,他仿佛穿过了一面无形的墙壁,在走过那石林中间之后整个人离奇地消失不见。

  “有意思,有意思!”龚刖手抚着长须,饶有兴致地观望着,眼睛明亮,显然是发现了什么,不过也没有去仔细解释,而是迈步走了上去。

  片刻后龚刖也消失不见。

  随后便是方浊和武匡义。

  轮到花雨露的时候,她回头叮嘱道:“杨师兄要跟上啊。”

  杨开冲她一笑:“我会跟紧你的。”

  花雨露这才放心地朝前行去。

  最后轮到杨开,跨过那无形的界限时,他分明感觉到了一股跨越虚空的感觉,那石林中间的禁制应该有传送阵的效果。

  先进来的几人都在此地,而所处之地仿佛是一个石窟,石窟只有十几丈方圆,空气干燥,有一些难闻的气息,倒也不是太难忍受。

  有一些昏暗的光线从四周洞壁处传来,那是专门用来照明用的奇石。

  不过岁月太久了,这些奇石大多都已经失去了效用,还发挥作用的也仿佛风中的残烛,看起来随时可能熄灭的样子。

  石窟内没有别的东西,空荡荡一片,也不知道这个石窟在上古时期到底是做什么用的。

  “上次进来不是这个地方啊。”领头的羊泰左右观望一阵,挠了挠头,一脸尴尬的表情。

  武匡义和花雨露也都点点头,他们三人上次从那石林进来的时候,确实不是进入这个石窟。

  龚刖微笑道:“那石林是控制入口的禁制,我等没有控制之法,侥幸进入也不过进了个随即的地方,左右都是在洞府之内,四下走走看看吧,总能找到正确的路,或许还能发现你们上次没有发现的东西。”

  羊泰闻言眼前一亮,颔首道:“龚兄说的对,那咱们这就走吧。”

  说话间,他当先走出,众人紧随其后。

  走出石窟后,前方是一条深幽的甬道,与石窟内一样,四周洞壁有一些点缀照明用的奇石,光线虽然不好,却也聊胜于无。(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