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大圣传> 第十四章 休憩再战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日落月升,月华入洞,照着二人对饮,一个光头粉袍,一个身如铁塔。

  酒是最能拉近人关系妙物,但需要畅饮方可。

  李青山便是在畅饮,坐在粮食堆里,嗅着粮食天然的芬芳,心中放下防备。

  同这傻乎乎的马陆喝酒,比喝过的任何酒宴都要痛快,没有什么勾心斗角,利益纠葛,吃就是为了吃,喝就是为了喝。

  上百坛酒喝下去,二人的肚子都鼓了起来,醉眼朦胧。

  马陆明光铮亮的大光头被月光照的越发晃眼,李青山忍不住伸手摸摸:“你这家伙不错,没有坏心眼,不,是没心眼。”

  马陆一脸憨笑:“你也很好,地底下,去不去?”

  李青山拨浪鼓般的摇头:“不去,不去,我还有事要办。你想吃东西,尽管来找我,我请你!”

  马陆本有些失望,听见李青山的话,连声道好,忽然眼睛一阵迷糊,仰头便倒,发出雷鸣似的呼噜声。

  李青山笑骂道:“你这厮吃饱了睡,睡饱了吃,全无一丝杂念,倒让人好生羡慕。”仰头打了个打哈欠,把身子陷进金黄的小米粒里,小米山坍塌下来,将他大半个身子盖住,好像一张大被,他也沉沉睡了过去。

  小安下来,把残羹冷炙收拾干净,蹲在洞口为李青山守夜。

  迷迷糊糊间,李青山发现自己又变成了孩子,小小的手,小小的脚,穿着满是补丁的衣裳,在无边旷野中狂奔,追逐着天空中的太阳。

  汗水哗哗的落下,他也不去擦,脚板被尖石刺破,他也不理会。啪的被绊倒在地,他打了一个滚,就从地上爬起来,一步不停,眼睛死死的盯着天空中的太阳。

  一座青色的大山,挡住他的去路,他刹不住脚,一头撞在山上,却没有想象中的坚硬,一个巨大无匹的牛头,从山的一边伸过来,湿润的牛眼望着他,发出恢弘的声音:“急什么?太阳又不会跑掉?”

  他怔了怔,爬上向山脊一样的牛背,望着天际的太阳,太阳果然没有跑掉。他一摸腰间,多了一把竹笛,很粗糙但却很熟悉,他拿起来吹响。

  日月交替,正午的暖日,懒洋洋的挂在天空,把温煦的眼光照进洞里。

  李青山睁开双眼,伸了个懒腰,见马陆还在睡着,也不知什么时候才会醒来,跃出大洞,只觉神清气爽,远山秋色宜人,神清气爽,心旷神怡。

  仿佛许久没有如此轻松过了,自来到这嘉平险恶之地,举目皆敌,步步危机,他唯有不断的修行突破再修行,即便是睡觉,都在想着怎么去提高修为,怎么去对付敌人。

  心中那一根弦一直紧绷,心中积累着许多疲惫,连他自己都未曾察觉。痛饮一番,大梦一场,那根弦才松弛下来。

  回想昨夜的梦境,他自失一笑,自言自语道:“是啊,急什么?”摸出百宝囊深处,那支被遗忘已久的笛子。

  笛声回荡于秋山间,马陆睁开眼睛,小安静静倾听。

  从那天之后,小安发现李青山脸上多了些笑容,吹笛子的时候多了,还时常拉着她,要她教他写字,或是带着她,在附近的枯叶林中闲逛。

  走着走着,会忽然停下脚步,神情肃穆的望着小安,小安立刻紧张起来,双手握拳,心道:“来了!”

  李青山的嘴唇迅速开阖:“吃葡萄不吐葡萄皮,不吃葡萄到吐葡萄皮。”

  小安连忙磕磕巴巴的道:“吃不吃葡……萄不吃葡萄皮,不吃……葡萄到吐葡萄皮。”

  这是李青山为了训练她说话,而想出的花招,名为“青山教我顺口溜”的家庭教学,不过现在李青山已经完全沉浸在看她憋红了脸,口齿不清的说顺口溜的可爱模样中。

  伸手捏捏她的小脸:“让你笑我的字难看!”

  小安着恼别过头,不让他捏,心情却是极好,虽然乖巧的不影响他修行,但同样渴望着他的关心,而不是被一扇石门分开两边。

  实际上,李青山并没有停止修行,丹药仍不离口的每天吃着。但身上却少了许多紧张的情绪,无论做什么事,都讲究个张弛之道,平日若都紧绷着,那遇到大事时,就容易紧张过甚,脑子不太灵光。

  而且,他的责任,也并不只是保护她。

  不知不觉间,一个多月时间过去。

  所有凝气丸耗尽,李青山身上的妖气,也达到一个前所有为的程度,钱容芷的消息却迟迟不来,但他并不着急,而且开始吃百草丸。

  今年的第一场雪来的很早,当第一片雪花飘落在李青山鼻尖的时候。他正虎视眈眈的望着马陆,马陆则紧张兮兮的望着小安,更准确的说是,小安手中的骰盅。

  几个酒坛倒转过来,拼成桌子,上面摆着一碗碗酒。

  李青山和马陆相对而坐,小安坐在一旁,充当荷官。

  小安撩起衣袖,露出藕段般的胳膊,笑眯眯的打开骰盅。

  李青山笑道:“十五点大,喝!”一边在身边的粮食堆里,抓了一把花生,剥开皮丢进嘴里。

  马陆乐呵呵的,端起酒碗就喝。比李青山第一次见他时,精神了很多,胖了一些。

  小安捻起一颗长长花生仁,对马陆道:“像不像你?”口齿清楚,如泉水叮咚,琴弦鸣动。“青山教你顺口溜”家庭教学,初步获得了成功。

  马陆看看自己,又看看花生仁,点点头:“像!”

  “给你!”小安把花生仁放在马陆手心。

  马陆立刻丢进嘴里。

  “你把自己吃了!”

  李青山张口正要说什么,神色一凝,小安立刻转过头望着李青山,来吧!她的顺口溜,已经说的比李青山还要快了。

  李青山冲她微微一笑,从怀中拿出那张传讯灵符,灵符快速的燃烧着,转瞬成灰,随风飘散。

  钱容芷的讯息,终于来了!

  李青山霍然起身,马陆也跟着站起来,张开嘴巴,满脸愕然。

  李青山按住他的肩膀,把他按回去:“我要出去办点事,很快回来!”

  李青山没有让马陆帮忙,或者利用他对付**门的打算,他是个极好的酒友,仅此而已,自己的事,当然要自己搞定

  李青山和小安,一大一小两个身影消失在洞窟中,小安还回过头来,冲他招招手。

  马陆呆呆的坐在那里,忽然望着心里空落落的,一片片雪花飘落在酒碗里,吃一口最爱的大米,却觉得像是少了些味道,纳闷的挠挠光头。

  小楼中,钱容芷颦眉沉思着,将计划细细的捋顺一遍,如何开始,如何善后,如果失败,又该如何脱身,保证没有丝毫缺漏。

  忽然柳眉一挑,转过身来:“你终于来了。”

  李青山正站在她身后,身形除了仍显得十分健壮外,基本恢复了原状。这便是这段时间,他加强对《灵龟镇海诀》修行的成果。

  他一眼看到她身上不同寻常的玄狼服:“你是玄狼统领了?”

  钱容芷起身转了一圈,炫耀道:“怎么样,还不错吧!”

  “不错。”

  “多谢,看来你这段时间过的也还不错。”

  “还好。”

  老朋友般相互问候,用虚伪的礼仪维持脆弱的。

  不等李青山发问,钱容芷道:“鱼已经上钩了,按你的要求,只钓西门一条。”

  李青山奇怪道:“你是怎么做到的?”引出**门的人并不难,但只引出西门姥姥,而不惊动**门的其他人,绝非简单。

  钱容芷却不解释,指尖轻抚腰间统领级的玄铁狼牌,笑道:“这是我的工作,现在就看你的了,如果好处落空,人家可不依。”

  “只要你做好你的工作,我的事当然不必你来担心。”李青山怀着绝对自信,他将自身调整到了一个最佳的状态,他需要一场战斗,那根舒缓的弦,正在渐渐绷紧,战意隐隐升腾。

  钱容芷话锋一转:“不过,也要做最坏打算!再没有确认敌人的数目前,我劝你好好隐藏好气息。”

  李青山凝眸,钱容芷坦然道:“没有任何计划,是绝对完美的,即便是我也不可能消除所有意外,这个道理不用我多说吧,未虑胜先虑败。”

  “那是自然。”即便钱容芷不说,李青山也会做好最坏打算,不会完全相信她。她这样说,只是为了撇清,表示,即便有意外情况发生,也不是我要害你。

  李青山展露笑容:“反正,你只有一条性命,好好珍惜吧!”

  “当然!”钱容芷也笑,知道就算说什么花言巧语,也蒙骗不了李青山。

  李青山却没想到,钱容芷所选定的地方,会是在这里。

  他抬起斗笠边缘,望着巍峨的钱家宅邸。

  选在自己熟悉的地方,原是很正常的事,但是她可是在这里害死了近千人,普通人都会有所避忌,但她却是无所顾忌,一切都是最佳选择。

  李青山来到山的另一边,枯草落叶间找到一个洞口,进入其中,渐渐宽阔,最后形成一个天然的巨大洞窟。

  李青山测算了高度,甚至还变身试了试,然后开始做准备,不断的在洞中观察,先将七张灵符,贴在隐蔽的洞顶石笋上,然后将几张灵符交给小安。

  狮子搏兔亦用全力,况且这次来的,是极危险的猛兽。

  ps:悲剧,掉到四十名以下了……RQ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