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血舞桑逝> 番外三 卷二 血舞桑逝 宠月 三
  虽说玉盏月的能力不凡,但终究是一直被保护着的,从未步出过妖界的他一来到人界就被这浮华的沧桑人世炫了目,一向清冷温和的他也抑制不住心底的欣喜与好奇。

  “走了这么久,咱们去那家客栈坐会儿罢,说不定还能打探点什么消息出来。”妖界位于天苍大陆西南的妖域之森,靠近人界的苍越国,因此,三人一出妖域之森便一路行进了苍越国境内,想要打探乾坤镜的消息,这酒楼客栈是必去之处。而三人刚进入的这家热闹的酒楼,就是皇城第一酒楼,“苍林酒家”。

  挑了个大堂角落的一个座位,此处不惹眼,视野却是极好的,正好能将整个大堂的各个角落尽收眼底。纤姚出来人界的次数多,对人界的了解比玉盏月与秦沁两人自然要丰富许多,两人还是很听她话的。毕竟他们与人类相异,低调是必须的。

  三人刚要了些茶水点心,忽然察觉到酒楼里一丝微妙的凝滞感,直觉往堂门口望去……

  古怪的违和感!

  当众人都被前面那个风华正茂的绝代男子吸引了注意力的时候,玉盏月第一眼关注的反而是跟在男人身后的那个黑衣少女!

  无声无息!他不知为何要用这几个字来形容那个少女,仅仅只是因为那个男子的存在感太强了关系,才会让人一度忽视了那个少女吗?未必,凡是在看到那少女的第一眼起,他想,没有人会再忽视她的存在!

  然后,纤姚却说,那人身上有熟悉的味道!

  熟悉的味道……岂非是妖!亦或,还是蛇妖!

  可是妖界之人他们几人都认识,根本就没有如同少女一般的存在!莫非……是流落在外的族人!

  然,直觉告诉玉盏月,那个少女,是人!也只是个人!

  同酒楼里的其他人一样,三人在角落里静观其变。不过接下来发生之事倒是有些喜剧性了,谁想那少女竟然在酒楼里泰然自若地说着要吃霸王餐!还有那段晴空乌云的论述,犹如一尊千斤重鼎,沉甸甸地压在众人心头。酒楼之外是艳阳高照,酒楼里却是萦绕着挥散不去的沉闷阴霾。不知为何,玉盏月就是觉得,那少女从未曾在玩笑,正因此,才更觉得心凉可怖!

  后来,一群侍仆护着两个气质非凡的男子进了酒楼,据说,其中一名男子还是这苍越国的轩王殿下。谁料轩王一出现,本来一派祥和的酒楼却风云再起,情况却急转直下。

  众人心惊地眼目睹着一直安静得过分的人突然失控,气势狂飙,然后狠戾地扇了那个谪仙般的男子一巴掌;又冷漠残忍地命令男人卸了那个轩王手下的一只手,只因对方碰了她!

  那少女当真如此残酷毒辣?!

  可是直觉告诉玉盏月,少女并非一个嗜血之人。她,定是个有故事之人,也许,与那个轩王有关,他想。

  然后,黑衣少女与白衣男子随着轩王离开了。玉盏月想也没想便要追上去,不料,临行前却被纤姚止住了。

  焦急地回过头,只见纤姚神色戒备,凝重地朝他摇摇头:“那个男人……很危险!”

  “你不想跟去看看?兴许,乾坤镜就在那人身上!”到底还是血气方刚的少年,心底的好奇仿若猫爪一般挠着自己,玉盏月努力劝说着纤姚。

  不得不说,这话还是能让纤姚心动的,不过,玉盏月的安全也很重要,犹豫了片霎,她便有了决定:“我与秦沁去,你留下。”

  “不行!”想也没想就拒绝了,“安心,纤姚,我会保护好自己的,再说,我还没有这么弱!别想那么多了,咱们快点走罢,否则就要跟丢了!”他有些不满了,怎么说的好像自己很没用的样子,也不等纤姚与秦沁反应,自己就先掠身而去了。他是真的很想知道接下来,那个少女会做些什么。

  秦沁:“小兔子!”

  纤姚:“盏月!”

  纤姚与秦沁对视一眼,只得无奈地跟上,希望,不要发生什么意外才好。

  好在并没有发生什么,只是一想起那日之事,三人皆不由不寒而栗,那种恐怖的力量……幸好那个少女并不是针对他们的,否则,三人就是几条命都不够死的!只是……果然还是不应该让玉盏月跟去!纤姚与秦沁心有余悸地松了口气,暗暗下了决心:以后还是少让玉盏月出妖域之森!

  不过他们也不是并无所获,至少已知悉了乾坤镜的下落,只是……

  一想起乾坤镜认主之事,三人皆不由升起一股沉重的无力之感。

  黑衣少女与白衣者一离开,轩王府中的人也一一散去了。隐在暗处的玉盏月三人见当事者都消失了,也只好先暂时返回到苍林酒家。乾坤镜既已认主,妖界也要另做打算了。他不知道的是,一个意外惊喜正等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