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黎明之剑> 第九百二十六章 已经开始
  魔法女神弥尔米娜的“成功”似乎是很难复制的,至少在阿莫恩眼中是如此。

  但对高文而言,这次的事件仍然给了他一个思路——神经网络所创造出来的“无倾向性思潮”对于从思潮中诞生的神明而言很可能是一种效用空前的“净化手段”。

  当然,现在的神经网络还很弱小,区区数万个节点的峰值规模完全无法与世间任何一个现行宗教相比,但在塞西尔,类似神经网络这样的“魔导工业产物”有一个最大的特点,那就是发展速度极快——哪怕它现在规模不够,一年后,两年后……总有一天它的规模会达到能够动摇世间任何神权的地步。

  他没有把这些细节解释给眼前的昔日之神听,他觉得这没有必要。

  阿莫恩则显然还在思考魔法女神这次逃逸的事情,他带着些感叹打破了沉默:“我想恐怕有不止一个神想到了类似的‘逃逸计划’,甚至……我在三千年前的那次‘尝试’应该就给了某些神明以启发,但最终能成功实现类似计划的却只有魔法女神一个,这其实也是她的‘倾向性’决定的。她诞生于魔法师们的浅信仰,从这个信仰体系诞生之初,魔法师们就仅仅把她视作某种‘解释’和‘寄托’,法师们从来都崇尚以自身智慧与力量来解决问题,而不是祈求神明的恩赐和拯救,这导致了弥尔米娜能有机会‘无视’信徒的祈祷。

  “对一般的神明而言,信徒的祈祷是很难这样彻底‘无视’的,祂们必须多多少少做出回应……”

  高文很快便理解了阿莫恩话语背后的意思。

  因为这个世界上所有神明都诞生于凡人的祈盼,凡人“创造”出那些神灵,目的就是为了缓解自己的焦虑和恐惧,为了寻找一个能够回应自己的超凡个体,因此对于在这种思潮下诞生的神明,“回应”就是祂们与生俱来的属性之一,祂们根本无法拒绝来自现世的祷告和祈求。

  然而魔法女神不一样——法师们构想出“魔法女神”这样一个存在,并不是为了求取力量或渴望得到什么指引,而是他们在搞学术研究的过程中发现某些原理或公式缺少了一部分关键“要素”,在学术方向暂时无法解决问题的情况下,他们决定给这些无法解释的东西“定义”出一个源头——时间推移和群体观念的变化共同导致这个源头逐渐偏离了一开始的概念,渐渐成为了一个用于解释一切黑箱的神明,然而魔法女神的本质仍然没变:

  “祂”是法师们一大堆无解公式和缺陷理论中共同的“条件X”,法师们对这位神明的态度和期许用一句话可以概括:你就在此地不要走动,我去把后面的式子蒙出来……

  如此薄弱的约束自然给了魔法女神自由操作的空间,她用漫长的自我隔绝和一次雄心勃勃的逃逸计划给了世间信徒们一句回应:蒙你大爷,谁爱待着谁带着,反正我走了!

  高文摇了摇头,既感慨于看似高高在上的神明实际上也和凡人一样在戴着镣铐,又感慨魔法女神这任性果断的逃逸行为不知会造成多长时间的混乱。

  最后他收敛起了脑海中的无关联想,突然看向阿莫恩。

  “现在的你……应该可以告诉我们更多‘知识’了,对吧?”

  “并不是全部,”阿莫恩慢慢答道,“你应该明白,我现在并未完全脱离束缚——神性的污染仍然存在,所以如果你的问题过于涉及人类尚未接触过的领域,或者过于指向神明,那我仍然无法给你答复。”

  “对我而言这就够了,”高文点点头,接着整理了一下思路,问出了他在上次和阿莫恩交谈时就想问的问题,“我想知道魔潮的根源……你曾说魔潮的发生和神明无关,它本质上是一种自然现象,那这种自然现象背后的原理到底是什么?”

  阿莫恩沉默了片刻,随后有悦耳的声音在高文和维罗妮卡脑海中响起:“现在的你们,尚无力解决它的源头,因为它的源头……来自你们头顶的太阳。”

  “它真的来自太阳?!”维罗妮卡突然打破沉默,语气急促地问道。

  “啊,看样子你们已经注意到某些证据了。”

  “七百年前的魔潮发生时,便有太阳出现异变的记录,刚铎废土中的魔潮余波发生异动时,太阳也总是会出现对应的异象,”维罗妮卡沉声说道,“我们始终怀疑魔潮和太阳的某种运行周期存在关联,然而从未想到……它的源头竟直接来自太阳?!”

  站在旁边的高文则瞬间想到了另一个问题——这个世界的“太阳”并非星系中的恒星,它只是一颗气态巨行星!

  如果这颗气态巨行星能够引发魔潮,那么这个星系中真正的恒星“奥”呢?

  这个世界的气态巨行星和恒星之间……是否也存在某种相似的地方,存在物质成分上的联系?如果这两种天体都能引发魔潮,那……这是否可以解释魔力的源头问题?

  “直接围绕‘奥’运行的行星上会出现魔潮么?”在思索中,高文直截了当地问道。

  “……从未有凡人从这个角度思考过天体和魔潮的联系,你的着眼点超过了普通凡人的知识范畴,”阿莫恩的视线落在高文身上,然而很快他便发出一声轻笑,“但是没关系,这个问题倒还可以回答……

  “会,‘奥’同样会引发魔潮,任何一个被恒星或虚行星照耀的世界,都会出现魔潮。”

  “虚行星?”高文顾不得心中惊讶,立刻抓住了对方话语中的一个陌生词汇。

  “它们的结构与恒星类似,物质成分大同小异,然而却未能如恒星一般凝聚成‘火’,它们发出的光热在星空中微弱如同烛光,但在距离足够近的情况下,它们的卫星仍然能在这微弱的烛光照耀下诞生出生机——你们认知中的‘太阳’,就是虚行星。”

  高文露出恍然的模样——所谓虚行星,其实就是神明对“气态巨行星”的称呼,显然在这个世界上并不存在“气态巨行星”的说法。

  此外,阿莫恩的回答中还透露出了非常重要的信息:任何被恒星或“虚行星”照耀的星球上都会周期性出现魔潮。

  这个信息和上次他曾默认过的“其他星球上也会出现魔潮”彼此对应,而且进一步解释了魔潮的源头,同时还让高文突然冒出了一个想法——如果是太阳引发了魔潮,那在魔潮周期内遮挡阳光会有用么?

  不过他也只是让这个念头闪了一下,很快便打消了这方面的想法,原因很简单——七百年前魔潮突然爆发的时候,是刚铎帝国的深夜……

  太阳引发了魔潮,然而介质并非阳光。

  “你知道‘黑阱’么?”高文整理了一下思路,又接着问道,“指的是这颗星球上的文明每当发展到一定程度之后就会突然消亡的现象……”

  这一次,阿莫恩沉默了更长时间,并最终叹了口气:“我不知道‘黑阱’这个词,但我知道你所说的那种现象。我无法回答你太多……因为这个问题已经直接指向神明。”

  “所以,‘黑阱’果然是神明导致的,”高文却已经从对方的态度中得到答案,他心中的一些猜测迅速串联起来,“是因为凡人文明发展到一定程度导致所有神明陷入疯狂?还是因为神明与人类尝试挣脱‘锁链’失败而产生的反噬?”

  “我都不能回答你,”阿莫恩慢慢说道,随后他的语气突然严肃起来,“但我可以给你们一个忠告。”

  “什么样的忠告?”一旁的维罗妮卡忍不住问道。

  “如果你们想避免踏入那个‘黑阱’……忤逆要趁早。”

  高文和维罗妮卡顿时面面相觑。

  从一个昔日的神明口中听到“忤逆要趁早”这几个词,实在是一件相当怪异的事情。

  维罗妮卡下意识问了一句:“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随着时间的推移,随着凡人的不断发展,神明会越来越强大,并最终强大到超出你们想象,”阿莫恩说道,“对如今的你们而言,对抗一个神明已经需要倾尽举国之力,而且还必须用到巧妙的方法,依靠一定的运气,但你们知道在更古老的时候,在人类刚刚学会用火焰驱赶野兽的时候,要杀死我这样的‘自然之神’有多简单么?”

  维罗妮卡张了张嘴,却没能组织起语言,阿莫恩则在此之前便自行给出了答案:

  “那时候,只需要几根足够大的棍棒和锋利的长矛而已——顶多,再加上几块点燃的浸油石块。”

  高文和维罗妮卡在震惊之后同时陷入了沉默,思绪却如潮水翻涌。

  他想到了似乎已经开始步入疯狂的战神,也想到了那些目前似乎还维持着理智,但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失控的众神。

  “……看来我们需要重新计划很多东西了。”他忍不住低声说道。

  维罗妮卡则用有些复杂怪异的视线看向阿莫恩:“作为一个曾经的神明,你真的对凡人的忤逆计划……”

  “这也是自然规律的一环,”阿莫恩温和低缓地说道,“并不是所有事情都会有完美的结局,在生存成为难题的情况下,有时候我们不得不把一切手段都当成备选方案——自然规律就是如此,它既不温和,也不残酷,更无所谓善恶,它只是运行着,并无视你的意愿而已。”

  “不过我们也可以期待更好的破局方法,”高文说道,“你成功了,魔法女神也成功了,尽管你说这一切都是不可复制的,但我们如今在做的,就是把以往被世人视作奇迹的事物进行技术层面的复现——我一贯相信,发展是可以解决绝大多数问题的。”

  “那我便预祝你们成功,”阿莫恩的语气中带上了笑意,“只是你们要赶快了,我们所有人——以及神——时间都不充裕。”

  “当然,”高文点了点头,“从我决定重启忤逆计划的时候,这一切就已经开始了,它注定无法停止,所以我们也只能走下去。”

  随后,他便和维罗妮卡告辞离开了这里——并非没有更多疑问,而是他们已经在这里滞留了太长时间,阿莫恩的神性还未完全净化,在这里的长时间交谈仍然是有一定风险的。

  更何况,外面的世界也还有一大堆事情等着安排。

  阴暗混沌的庭院再一次安静下来,支离破碎的大地上,只剩下庞然的巨鹿静静地躺在那里。

  “开始么……”在寂静中,阿莫恩突然轻声自言自语,“可惜你说的并不准确……事实上从凡人第一次决定走出洞穴的时候,这一切就已经开始了。”

  随后他陷入了漫长的沉默,直到十几分钟后,他才微微叹了口气。

  “……之前弥尔米娜离开的时候到底跟我说的什么来着?”

  ……

  返回塞西尔城之后,高文并未稍作休息,而是直接来到了帝国计算中心的主控制室——卡迈尔与詹妮正在这里。

  偌大的控制室内灯光明亮,大量技术人员正在一台台设备前检查着刚刚经历过一场风暴的神经网络,又有几台浸入舱被设置在房间一角,舱体皆已启动,几名曾经是永眠者主教的技术人员正躺在里面——他们如今有专属的职位称呼,被称作“节点学士”。

  正在一台大型终端前忙碌的卡迈尔最先注意到高文和维罗妮卡的到来,他立刻上前行礼:“陛下,维罗妮卡殿下。”

  ——尽管安苏已经不复存在,维罗妮卡·摩恩仍然按照传统保留着公主的头衔,因此也有“殿下”的称谓。当然,从圣光教会的角度她也可以被称作“圣女”,但这并不符合卡迈尔的习惯。

  “我们从阿莫恩那里了解了很多东西——但这些稍后再谈,”高文对卡迈尔点点头,同时也回应了旁边詹妮的致敬,“现在先看看网络的情况。”

  “一切已经稳定下来,我们在刚才成功远程激活了圣苏尼尔的一个分布站,神经网络和魔网正在按照预期的效率运行,”卡迈尔立刻答道,“我和詹妮小姐正在将心智防护符文的标准模板传输到所有节点,关于这一点,我们正好有些事情想要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