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星辰之主> 第五百五十四章 云母身(十八)
  胡德抿住嘴唇,不顾强光刺激,凝视罗南等四人手掌汇合区域,那团越发耀眼的光焰,眼都不眨一下。

  他已经在考虑,先一步涎脸加入的步骤。

  “喂,你。”

  胡德霍然惊觉,同时感受到了罗南冷静澄澈的视线。

  “你的实力和权限应该这拨人里最高的,当辅助没意见吧?”

  罗南很难得的人性关怀,让胡德浑身都不自在。他可没有忘记,自家身份目前算是最尴尬的一个。

  然而身负重任,胡德顾不了其他,飞快摇头:“没问题,罗教授你尽管安排!”

  “那好,你先加进来,熟悉一下结构,我准备撤出去了……剩下的人,十秒钟后一起加入。”

  胡德眼皮跳了下,但他二话不说,一步迈到位,伸手向前。

  由于他的气息接入,中央那团刚刚恢复相对稳定的格式之火,亮度骤然提升,像一个强光灯,正常人已经很难对其进行直视。

  强光扩散之下,像是掀起了一阵热风。原本在格式之火中穿梭的数十枚切分仪,瞬间给吹飞,有几枚在半路上就燃烧炸裂,看上去凄惨极了。

  “我……”

  罗南没说什么,胡德倒是心脏猛跳。

  他在外围观察的时候,已经尽可能地对这簇格式之火的能量结构,做出预估和推测。接入的节点也是有一番考虑的——他没想搞破坏,绝对没有!

  只是加入瞬间,空气中爆发式出现的大量光子,以及由此流泄的能量,给他的感觉,就像是不小心损坏了某个精巧又脆弱的密封器具……

  仿佛戳破了一个纸灯笼。

  这么脆,也能叫格式化领域?

  胡德都不好去评价什么,就与其他参与者一起,手忙脚乱去抑制那似乎马上就要散架的虚无能量结构。至于光头杰夫安排的那些检测项目,一时也都忘到了脑后。

  偏在这时候,罗南收回了手。

  “首席!”

  施新和的呼叫声相当惨烈,除了眼睁睁看着核心架构崩掉的惊慌,另外就是希望罗南重施援手。

  罗南却连视线都转移开来。

  章莹莹的镜头很灵敏,立刻跟着罗南的视线环视一周,看被吹飞到外围空气中的切分仪。这些小巧的金属、骨料制品,在微弱的气流中起伏颠簸,但最终还是保持着动态平衡,散布在直径十米左右的区域内。

  “这是……”章莹莹想问出个名堂,罗南却转向镜头,伸手往旁边点了点。

  “呃,了解。”

  章莹莹心领神会,当下和罗南一起,转移出来了切分仪的覆盖范围之外。

  回头再看那些“实验工具”,仍然木立当场,一个个手足无措,不知如何是好,看上去可怜极了。

  “这是怎么了?实验……还在继续吧。”章莹莹硬把“失败”这个字眼儿给吞下去。

  “嗯,还可以,就是有些人脑子僵了点儿,大概平常很多事情,都让机芯包圆儿了吧。”

  “呃?”

  罗南叹了口气,嗓门提起来:“火焰只是演示,能够成功,不就是因为你们就在格式化领域里面吗……后面的,都进去吧,有时候浓度也很重要。”

  一帮人面面相觑,但罗南的命令还是起了作用,剩下的四位军中精英,开始向凭空“放火”的前几位同僚靠近。

  随着他们之间的距离持续缩小,彼此的气息互相影响、缠绕,新的感觉开始呈现。

  一秒钟后,胡德眼皮再次跳动。

  稍迟一线,被罗南指定为“格式化领域主轴”的施新和,下意识抬起了手,指掌臂肘,都从灼然闪耀的格式之火中划过,撩起了一片光流火花。

  然后,那簇过份明亮的格式之火轰然破碎。

  巨量光子绝大多数遵循热力学第二定律,向周边空气转移传送能量,但也有相当一部分,在溢散过程中受到额外的约束,沿着乍闪乍灭的线路,在空气中游走循环。

  像是某个巨大灯泡中,受热发亮的钨丝。

  这些线路初始还在浮游在空气中,无所依托,然而几个眨眼的功夫,周边所有的参与者,都成为线路的一部分……

  “他们在发光!”

  像翟维武这样失声惊叫的,全球各个区域,绝不只是一两个。

  此时此刻,镜头囊括了海滩上所有的燃烧者,而这些聚集在一起特殊人类,就在全球以千计的观众眼前,几乎同时变成了发光体。

  一道又一道的扭曲光束路线,在他们身上出现,并持续蔓延开来。很快就与空气中浮游的线路对接,脱离了在体表流转的二维结构,具备了更显著的纵深穿透力。

  可见区域是如此,看不到的区域呢?

  更确切地讲,这些人的体内呢?

  由不得人们不多想,海滩上这些人辐射出来的炽烈光芒,真的像是在燃烧!

  海滩周边似乎是暗了下来,事实上是镜头聚焦区域的光芒太过刺眼,反衬所致。

  看得久了,不少人都觉得眼前发花,又全不知其所以然,只能询问专业人士。

  “这是怎么回事?罗南究竟想干什么?”参加视频会议的某位机构代表,彻底失去了深入思考的想法,只想知道最终答案。

  “失控。”

  光头杰夫简单吐出一个词儿。现在都不需要身陷局中的胡德给出答案,通过远程监控的数据变化,已经可以得到初步结论。

  “什么失控?他们要死了?走火入魔?”

  光头杰夫皱了下眉头,但还是接受了这种不够专业的形容,再解释道:“受监控者的生命体征还算平稳,我说的失控,主要是指由机芯主导的人体能量信息结构……”

  “能不能说明白点儿!在这种时候,你们绕来绕去的是要念往生咒吗?”

  光头杰夫冷冷瞥过去一眼,依旧用自己的节奏进行解释:“目前的情况是,沸石海滩上所有的燃烧者,每个人的力量,都有一部分脱出了机芯的规定性——简单地说,他们作为燃烧者,仍然健康活力,但这种活力,已经脱离了机芯本身的设定,完全可以做一些现有模型中无法计算的事情、制造一些无法预料的

  麻烦。”

  与会人员沉默了几秒钟,总算有人大致理解了光头杰夫话语中最深层的意思:“你的意思,所谓的‘失控’,不是指海滩上那些家伙走火入魔,仅是指我们的控制崩盘了?”

  光头杰夫没有正面回答,只是咧开嘴角:“好消息是,目前我们看到的一切,仍在相关的构形逻辑范畴内……也许我们可以安静欣赏,这些机芯设计中不存在,却又精彩绝伦的结构之光。

  “……也许下次升级换代,就能用到了。”

  虚拟会场内传来一声闷响,不知是哪个砸了桌子,将充满焦虑和躁怒情绪的音波,传递开来。

  “控制一下。”沸石海滩上,罗南拍了拍巴掌,示意正快速向“人体钨丝”转化的施新和等人要有所节制,“你们现在没有披甲,能量溢出又聚合作用……再这么搞真的会烧起来的。”

  围成一圈的七名燃烧者面面相觑,又精神恍惚。现阶段,能真正搞清楚自家状态的,还真没两个。

  胡德勉强算一个,可是他当前心神实在有些涣散。

  他在这一拨燃烧者中,修为最高能力最强,对机芯体系和相应构形逻辑,也掌握得最为精到。

  然而越是如此,对那些超出他认知范畴,偏又严密符合构形逻辑,甚至更为深湛高妙的“光结构”,就越发地没有抵抗力。

  在这些似乎断续破碎,又隐然一体的结构内部,自己也成为整套结构的一部分,无论是生命力量,还是心念意识,都在向以前从未感知、从未考虑、从未想象的领域,做一个深透的延伸,不再具备钢铁般的严谨性……

  不,能量信息的流转模型仍然严密!

  只是,已不再是那些熟极而流的、人为设计的规定性,更不可能是机芯计算把握的模型。而是在更广阔的领域,在他的感知极限之外,做惊险偏又能让强迫症极度舒适的完美机动与构合。

  问题在于,作为控制者,实在是太无力了。

  胡德还在胡思乱想,忽然就被点了名:

  “特别是你,胡德是吧?”

  “呃?”

  “只是发呆可不行。你的能力最强,虽然不是主轴,但完全可以做阀门啊。”

  “……我该怎么做?”

  “这本来就是你们搞出来的,收拢一下很困难吗?”

  七名燃烧者,七名精英,此时就像是七个呆瓜,还是即将从内到外烤熟的呆瓜……

  所有的观众都能看出罗南的无奈。

  他叉起腰,想了几秒钟,然后向现实低头:“算了,现在你们找一个更明确的聚焦区域。比如脚底下的沙滩?施新和,你是主轴,由你来决定!对,就是对这些沙子做点儿什么,用你们支撑的领域……”

  施新和头皮都是汗,看着脚底下的沙子,脑子几近一片空白,至于印象最深刻的,最深刻的……

  对了,那团沙球!

  “嗵!”

  明显用过劲儿的后果,就是在脚底下的沙层中,制造了一声几乎撼动整个沙滩的闷响,沙起细浪,向四面八方扩展,以至于连涌上滩头的海水,都给倒逼回去一些。

  然而同样遭撼动的,还有罗南此前的布置。有些沙堆颤巍巍的,甚至已经半垮下来。

  “哇哦!血焰教团这下亏大了。”掌镜的章莹莹忍不住吐槽一句,这处高质量的自然沙滩,真未必能禁得起这样的折腾。

  镜头飞快地做了个转移,罗南保持叉腰的姿势,就是偏了下脑袋,以表无奈,可最终没说什么。

  不管怎么说,积累的危险给排除了一部分不是吗?

  至于真正的“受害人”,血焰教团的蒙冲,此时正在与人通话,闻声仅仅是抬头瞥来一眼,很快又陷入到快速频繁的交流中……

  相对来说,他对镜头还要更敏感些。

  “看重点啊,看重点!”章莹莹就这么一个移镜动作,便让朋友圈里群情激奋,“你不是在拍世情片的好嘛!”

  “有种再说一遍?我立刻关机信不信!”

  “莹莹姐,章阿姨,我们错了!”

  另类而短暂的直播交流中,镜头还是转回到了七名燃烧者共同搭建的高亮度核心区域,看这几个分也不是、聚也不是的“实验工具”,僵立当场的模样。

  这也算核心?

  对于核心与否,章莹莹当然是有异议的。真正的核心,是罗猿外好不好?

  这位溜猴的动作太帅了!

  还有,她怎么觉得,最关键的要素,不在于燃烧者,或者发亮的“钨丝”,而是另有其物呢?

  她的镜头略有偏移,给了空气中悬浮的几枚切分仪,一个快速而醒目的聚焦操作。

  正当其时,一道醒目的光弧,从七位燃烧者的高亮区域甩出来,瞬间屈折,绕行在周边空气中,一秒后变暗消失。

  而就是这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的一秒钟,光弧“串联”了至少三枚切分仪区域,而每一次都是明显的转折节点。

  完美!

  章莹莹在心里给自己点了个赞,几乎已经可以预料到,这个镜头后面,极致的喧嚣了。

  里世界摄影大师成就:

  达成!

  ?*??(ˊωˋ*)??*?

  不提章莹莹如何给切分仪疯狂加戏,大部分人眼中的核心区域,危险的亮度有所降低,而在两三次无意义的过激动作后,施新和开始掌握一些基本技巧。

  沙滩上,开始涌出一股“喷泉”,纯粹是由细沙组成,其高度渐长,参与的沙粒也持续暴增,但与下方的沙滩,形成了一个相对平衡的循环。

  很多从一开始就观看直播的人,很快就醒悟:施新和这是在模仿,模仿不久前罗南的演示课程。

  首先是从沙滩里拔起来的沙柱,下步就是让它变“蛇”,盘折环绕,但实在不好控制。

  “先稳固一下比较好吧。”胡德低声说了句,下意识要帮把手。

  他声到意到,原本由施新和独立操作的细沙喷泉,其更新循环的速度,骤然为之一缓,渐有了明确外形。

  胡德的发言,也是提醒,罗南演示的时候,他们这些“实验工具”还在赶来的

  路上,不过直播肯定是都看了,对其理解或多或少,可总有一个大致的印象在。

  这就是一个相对明确的目标。

  稍迟两三秒种,七个人开始合作,这是一种意识层面的聚合。原本对这种意念塑形的方式,是有既定的规程的,每个人都学习过。

  可现在,能量信息流转的方式,已经发生了深刻又放纵的变化,既定的规程已经不顶用了,差之毫厘,谬以千里。

  就算他们秉持着同样的想法、参照着同样的情境,追求同样的目标,可在思维层面总会有些差异存在,必须进行妥协、修正,形成大致的默契。

  第一个环节达成了共识,还有接下来的二、三、四……很快,所有人都发现,这是一个非常折磨人的过程。

  在前一个环节达成的共识,很可能并不是默契的开始,而是冲突的发端。他们此刻所能感受到、利用到的构形实在太多了,看上去每个都符合既往的操作规程,都可以形成逻辑完整、线索清晰的思路,这是会让选择困难症患者发疯的情境!

  “我们必须达成共识,别赌那狗屎的默契了!”

  胡德终于忍不住,再度开口:“施新和是吧,你要当队长当主轴,难道不需要沟通吗?”

  “当然需要。”

  施新和额头的汗水,已经把发丝都给粘住了,话音却更加清晰,碾碎了之前恍惑不安的精神状态:

  “如果我们只需要做一个雕塑,智能建模,然后沟通修正,就足够了……接下来机芯会搞定一切。可我们现在做的,不是实验吗?”

  “实验什么?”

  “这是罗首席的问题,我们要做的,只是支撑起一个格式化领域。”

  顿了顿,他又强调:“合格的、没有代际限制的、可以自运转的格式化领域!”

  说着,施新和转头去看,周边的空气中,缭绕着若隐若现的光丝轨迹,隐然成为一个巨大的碗形半球弧面。

  在这个弧面之上,数十枚切分仪悬浮,如同天穹之上的星辰,看似无所挂碍,只冷冷凝视下来。

  事实上,他们每个参与者都很清楚,之所以到目前为止,他们各自出格放纵的生命能量,突破机芯限制,却还保持着相对的秩序,甚至维持在一个基本合拍的逻辑层面上,就是因为这些飞虫般的小东西,在特定位置,特定时机,给予的特定干涉。

  如果没有这些小东西,他们大概已经成为烛火里的“飞蛾”了吧。

  “所以……”

  施新和这时却有些词穷了,他大概知道应该做什么,却仍不明白接下来要怎么去做。

  这时候,罗南在外面拍起了巴掌,唤起他们的注意:“诸位,我知道你们想做什么。不过呢,施新和说得没错,四端四层的‘超构形’理想结构,并不是简单堆起来的模型。这样吧,我给你们一个现成的……散开些。”

  七个“实验工具”下意识分开,半秒钟后,他们脚边那一簇僵硬曲折的沙柱,便开始了蛇一般的狂舞,然后又弯折堆叠,渐成棱角。

  显然,罗南是在操纵沙粒。

  可问题又不能这么简单地解释。

  因为在施新和等人眼中,在章莹莹灵敏的镜头下,与沙粒共舞共振的,分明还有空气中悬浮飞动的切分仪,还有那些纵横交错的光线轨道。

  事实上,所有观看这幕情形的人们,都能或多或少地发现:

  那团渐渐成形的沙堆结构体,正与他们视界中一切与燃烧者有关的元素,形成了互联互动。

  视频会议中,赫尔曼突然开口:“我们如果派出行动组,对罗南采取措施……会不会像那边七个傻子一样?”

  包括光头杰夫在内,没有人回答他。

  赫尔曼倒是自问自答:“也对,明明已经栽进去一个了。”

  数秒钟后,一团与罗南曾经展示的几乎完全相符的沙球,成形并悬浮在施新和等人中间。

  可以看到,构成沙球的万千沙粒,就在光滑的球面上有序转动——然而它们根本不是一个方向,而是类似于地球大气环流般的复杂循环系统。

  只看到这个,一帮人就头皮发麻。

  “准备好了吗?我要放手了。”

  类似的话传过来,七个“实验工具”真的要崩溃了。

  关键是,罗南说到做到,那份如臂使指的操控力量瞬间脱离。

  原本圆转如意的沙球,第一时间就做出了超级丑陋的变形,而且向下沉坠!

  圈子里的七个人,几乎同步下蹲,伸手想接……还好,沙球没有着地,险险地悬住了。

  “你们可以放心大胆的尝试,真的!就算有什么问题,首先崩掉的也是切分仪。”

  罗南在圈子外给他们鼓劲儿,只是话音未落,他们头顶就有一个切分仪再度燃烧,在炸出来的强光火焰中粉碎掉。

  圈内有人发出了惊呼……

  是那个海盗模样的军官威尔逊。

  他开了个坏头,引得至少两个人也发出短促的低叫声。

  这些经过严格训练筛选,历经磨难才完成了燃烧者改造的军中精英们,表现得就像一群刚刚踏入社会的小姑娘。

  ( ̄_  ̄")

  没办法,罗南只能劝慰:“没关系,不是还有几十个吗,爆完之前,你们都是安全的。”

  说着,他看了下时间,现在的进度,与他的预期相比,略有些滞后。也许他应该统筹一番,开辟第二战场,让一些步骤同步进行。

  如此考虑,他扭头看了眼海面上的浓雾,开始琢磨更深层的问题。

  只是他考虑得深了,嘴上就有些随意,受他这话刺激,完全建构在虚无中的脆弱平衡再一次抖动,切分仪连续炸了4、5个

  “……”

  罗南无奈摊开手:“完全没必要紧张好不好,只是一个临时的团建活动,就当你们是在集体颠球不好吗?掉在地上重新来就是了。

  “相信我,你们所在的这个沙滩,目前是最适合你们的环境。你们在这里应该如鱼得水,心想事成,万事如意。来,笑一个!”

  罗南收获的是尴尬而僵硬的笑脸七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