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画满田园> 第四千一百一十九章 看着你幸福
  安排好了,三日后去北郊山下写生,之后两人顺便去看看花沫竹。

  花沫竹见到哥嫂来了,很是兴奋,要知道这个大嫂可是学院的创始人,因为这个关系,她在学院过得特别的好,先生照顾,学生也都亲近她。

  她跑过来高兴的叫了大哥大嫂。

  玄妙儿看着完全变了样子的花沫竹很是满意:“怎么样?学了不少东西吧?”

  花沫竹连连点头:“嗯,学了很多人呢,大哥大嫂,我都想一辈子在这上学了。”

  花继业听着堂妹的话笑了,玩笑道:“那你一辈子在这上学也不错,上的年头多了,就直接在这当先生吧,你嫂子这还省了雇先生的钱了。”

  玄妙儿也知道花继业是玩笑话,不过这还真的不是不可以,她也笑了道:“我们这还真的有成绩好的学生,可以留下来任教的,只是还没有女先生,沫竹可以开创先例了。”

  花沫竹惊喜的看着玄妙儿:“嫂子,我真的能一直留在这么?”

  玄妙儿看着花沫竹:“这真的有那么好?你愿意一辈子在这。”

  花沫竹很真诚的点点头:“嗯,我愿意的,这是我这么多年待得最安心的地方了,我真的喜欢这的。”

  花继业呼了口气道:“妙儿,你这真的有本事,不光是让人在这学习,更让人有归宿感。”

  玄妙儿道:“以后这走出去的学生都会怀念这个地方,毕竟人生最美好的年岁在这一起度过。”

  花沫竹看着两人问:“大哥大嫂,你们来办事么?”

  玄妙儿把要组织写生的事情跟花沫竹说了一遍,花沫竹心里痒痒也想跟着去。

  反正是没有课的日子去,所以答应带着花沫竹一起去了。

  在学院待了一会,两人也就回来了,路上顺便逛了逛。

  写生的东西也不用现准备,都是玄妙儿设计的画箱子,伸缩画架,这些带着出去异常的方便,连水桶都是折叠的。

  第二天下午,心澈跟玄妙儿打了招呼,去了费少卿那边,有几日没见了,心澈的心里有些挂念。

  玄妙儿对这些事情很少过多的询问,她是二十一世纪的人,很尊重人家的个人隐私。

  虽然跟心澈除了主仆还是朋友,但是她也不会过多的干涉,只是大是大非上会説上一二,但是平时心澈去看看费少卿,这些她都是支持的。

  心澈到了费少卿的琴行,费少卿坐在窗前发呆,听见声音看过来:“心澈,过来坐。”

  她的琴行靠着窗有个茶桌,这时候阳光正好,所以招呼心澈过去一起品茶说话。

  心澈坐在了费少卿的对面:“可是有什么心事?”

  费少卿摇摇头:“没有,就是觉得这太阳很暖,外边冰天雪地,却晒得心里暖和?”

  心澈也看向了外边:“嗯,今日阳光真的很好。”说完看向了费少卿的脸:“费公子的脸色不是很好,身体可有不舒服?”

  费少卿笑着道:“没有,只是前几天搬琴的时候,不小心胳膊伤了,所以这几天也没去你们走动,不过这眼见着就好了。”

  心澈有几分担心:“真的没事吧?”

  费少卿仍旧是脸上带着那种迷死人不偿命的笑容:“真的没事,我哪有那么脆弱了?”

  心澈看着费少卿的笑容,心跳的很快,她很想把费少卿当成普通的朋友,可是每次看见他这样的笑容,心澈都知道,这辈子,自己都忘不掉这个笑容,是爱情,怎么也变不了的。

  她自己也笑了,因为她知道这就是爱情,酸涩可又甜美,明明是两个相反的词语,可是此时就是这种感觉,得不到摸不到的酸涩,可是看着心里又是甜美的,这话或许也就只有自己能体会。

  虽然如此,她还是很满足,因为这种爱情,或许很多人一辈子都不曾体会,有些是觉得两人合适,有些是父母之命,而自己这种看着怦然心动的感觉,让自己陶醉其中。

  她看着费少卿的眼睛有些移不开目光:“没事就好,以后有什么重活不要亲自去做,要是事情多,叫我来帮忙。”

  费少卿看着心澈笑的更灿烂了:“我一个大男人,干重活叫你一个姑娘来,这成什么了?我这次就是个意外,以后我小心就是了。”

  心澈听完也笑了道:“我功夫好,所以总觉得干点什么容易,那你说好了,以后小心。”

  费少卿点点头:“嗯,一定会的,我受伤的事情就不要跟花老爷和花夫人说了,免得他们还要担心的,到时候备不住还得给我送些补品,我反倒不自在了。”

  心澈笑着应下道:“嗯,知道你的性子,不喜欢麻烦人,那这次我就不说了,等你好了去家里坐坐。”

  费少卿道:“你不说我也会去的,说实话,我喜欢去你们家,有家的感觉。”

  心澈自豪的道:“那是,以后年节的你没事就过去一起过热闹。”

  “我不会跟你们客气的。”

  这时候进来两个姑娘买琴,看见心澈坐在费少卿的对面,都有些羡慕的看向了心澈。

  心澈还是有那么一点点的额自豪的,因为自己在费少卿的心里还是恩别人不那么一样的。

  看着费少卿跟人介绍琴,心澈就这样默默地看着,或许这辈子都是如此,自己只是一个旁观者,但是如果费少卿身边没有陪伴者,自己愿意一辈子这样的看着他。

  写生的前一天,谁都没想到的是,街面上传出来一个消息,说是从边境阳城来了一位年轻公子,诗画堪称一绝,在阳城时候被称为第一公子,现在年纪轻,过几年一定会拿下这京城第一公子的称号。

  玄妙儿和花继业听了这个消息还能不知道这说的是谁?这不就是花继冉么?

  可是这情况有点不对吧,毕竟花衍生心里有数的,这个花继冉没有那么大的本事,不说别的,花继冉跟花衍生的绘画能力就差了十万八千里,而花衍生也看过玄妙儿的画技,他只要不傻就知道花继冉可担不起这第一公子的名头啊,这不是要自己打脸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