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从仙侠世界归来> 第2297章 去会会他
  “萧凡?”

  听到代向烟的话,长青夏和凌烟姑娘了两人都是顿时脱口而出,两张都堪称绝美无双的脸上尽是惊异和不可置信之色。

  关于萧凡的‘大名’,这些时间已经名传整个东域,她们两人又怎会不知?

  只是她们却不曾想到,萧凡的‘能量’如此之大,居然可以让代向烟的爷爷作出如此荒唐的决定?

  可要知道,代向烟的爷爷那是何等人物?

  八千年前的存在!

  神策府八千年已经经历了不知道多少代人,代向烟的爷爷却还活着,在千年之前才有了子嗣后代!

  再纵数神策府历史上的所有神算子,代向烟的爷爷更是无人能出其右,一身卦算功力堪称鬼神莫测,为东域最顶尖大人物之一,连元门都要为之礼遇!

  如今,这样一个大人物却为了萧凡而思维剧变,作出不合理的决定,那真的让人难以想象,这个萧凡究竟有什么本事可以让代秋作出如此决定?

  “莫非,你爷爷和那萧凡认识?”凌烟姑娘开口,若有所思的说道。

  “我不知道!”代向烟摇头说道,“我爷爷临死之前告诉了我一些事情,但具体是什么事情我不能说,反正就是和那萧凡有关,之所以作出这个决定,也同样是因为那萧凡!”

  长青夏和凌烟姑娘两人都是面面相觑,一头雾水,实在是无法理解为什么代向烟的爷爷要为了萧凡而作出如此让人难以琢磨的怪异决定?

  “究竟是…?”长青夏不死心,还想要继续问什么!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敲门声,打断了她的话!

  “是谁?”凌烟姑娘顿时看向楼下,开口说道,声音清脆,淡然!

  “凌烟姑娘,是我,青儿!”宫装女子开口,声音恭敬无比的说道。

  “青儿?”听到宫装女子的话,凌烟姑娘顿时就是一愣,然后有些愕然的说道,“你不在前面工作,突然跑到我这里是为何?”

  “是这样的!”宫装女子开口,轻声说道,“天字七号套房来了一个男子客人,打算要住三天,我准备收他六百万斤源石!”

  “可他却不准备付账,而是随手当场画了一幅画,说要让我拿着这幅画找这一代的凌烟姑娘,也就是您,然后当您看到了这幅画之后,就会明白一切,从而为他付六百万斤源石的账!”

  话音落下!

  凌烟姑娘的小楼当中顿时是寂静无声,长青夏和代向烟两女都是齐齐看向凌烟姑娘,神色怪异一片!

  这是什么怪事?

  有人随手画了一幅画,然后就让人拿到万花楼的花魁凌烟姑娘这里来,说凌烟姑娘会为他的花天酒地付钱?

  还要付六百万斤源石?

  开什么玩笑?

  “哪里来的臭男人?”长青夏脾气偏直冲一点,突然开口,怒气冲冲的冲着小楼外面的宫装女子喝道,“随便画了一幅画就想抵六百万斤源石?还要让凌烟为他付账?”

  “他脑子没问题吧?”

  “让他滚出万花楼!”

  东百城算是属于长青圣地的领地,万花楼坐落于东百城内,自然也是和长青圣地有着诸多联系。

  长青夏自身在万花楼当中担任的也有职务,所以她此刻发飙,命令宫装女子赶走萧凡,倒也不是随意乱来,她有这个权利!

  “是!”宫装女子听出了长青夏的声音,立马点头,然后转身就要离去!

  只是!

  “等一下!”

  凌烟姑娘本来还有些茫然,对于宫装女子的话乍听之下也觉得相当荒唐,但是突然之间,她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当即开口,声音不自觉的抬高,一下子就叫住了宫装女子!

  “嗯?”

  长青夏和代向烟都是再次惊异不定的看向凌烟姑娘,楼外的宫装女子也是愣住,脸上有愕然之色浮现而起!

  凌烟姑娘这是…?

  “我似乎想起来了一些事情!”凌烟姑娘眉头紧皱,努力的回忆着说道,“在我四岁那年,我母亲过世了!”

  “而她在过世之前,曾经把我拉到床前,然后告诉了我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代向烟此刻也是忍不住开口,好奇询问而道。

  “她说,我们祖辈之上欠了一个人一个情!”凌烟姑娘不断的回忆说道,“而倘若有一天,一个人来到万花楼,画出了一幅画,那么这个人就是我要等的人!”

  “届时,不管这个人提出什么样的要求,哪怕是他需要我委身于他,我也必须同意,不得有半点的违逆之意!”

  “什么?”

  听到凌烟姑娘的话,代向烟和长青夏顿时都是大惊失色,皆是脱口而出,叫出了声!

  凌烟姑娘这一脉居然还有这等荒唐的祖训?

  某一天,一个人随手画出一幅画,就可以对当代凌烟姑娘提出任何要求,包括委身这种极度无耻,极度无礼的要求?

  愣了半响!

  “我以为向烟家的事就已经相当荒唐了,没想到凌烟你家的事更荒唐!”长青夏开口,目瞪口呆的说道。

  “凌烟,你确定你当时没听错?”代向烟开口说道,“这个要求实在是太荒唐了,根本没有哪个祖辈会为自己的后代定下这样一个荒唐的祖训!”

  “我确定我没听错!”凌烟姑娘摇头说道,声音有些无奈,“因为当时我听到之后的反应和你们差不多,所以就再次询问了一下我母亲!”

  “但没想到,从来都对我和颜悦色的母亲居然是前所未有的严厉,在反复告知我足足三遍之后,这才终于撒手人寰!”

  “也是因为时间过去的久了,我刚才一时之间是没想到这件事,但现在既然想起来了,那就绝对不会记错!”

  “我母亲当年就是这么说的!”

  长青夏和代向烟都是不说话,看着彼此,神色愕然到了一个极点!

  因为她们实在是无法理解,也无法想象的到,凌烟姑娘的祖辈究竟欠了一个人什么样的人情,居然会同意这样一个荒唐无比的要求?

  是谁,有这么大的脸面和能耐能够做到这一切?

  饶是她们此刻绞尽脑汁,也是什么都想不出来!

  又沉默了片刻!

  “我去见见那个人!”凌烟姑娘起身,看着远方,开口说道,声音微凝!

  说实在,她也相当好奇,究竟是什么样一个人可以让自己的祖辈代代传下这么一个荒唐祖训?

  那个人,究竟有什么魔力能够让自己的祖辈如此之做?

  “我也去!”长青夏从躺椅之上一跃而起,开口叫道,脸上也尽是好奇之色,想要看看这个人究竟是何方神圣?

  代向烟一言不发,同样是起身!

  三女皆是抬脚,向着小楼外走去,然后在宫装女子的引领之下,前往萧凡所在的天字七号套房一看究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