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战场合同工> 第二千七百四十五章 怀疑焦虑
  林锐看着龙正午低声道,“是啊,你现在可以置身事外了。但我们呢?我们还在为公司卖命,如果这一切都是被人玩弄玩弄于鼓掌之间。如果只是通过我们的牺牲,来换取秘社想要的一切。这算什么?我们又是什么?”

  龙正午摇摇头,“我相信银狼不会这么做。他对秘社的态度虽然暧昧,但他不会以牺牲你们来帮助秘社。这一点我可以保证。”

  “我也想这么认为,但有些事恐怕不是那么好解释的。”林锐摇着头道,“在之前大大小小的冲突之中,我们死了那么多弟兄。我们在非洲的地盘,被压缩到了原来的三分之二。仅仅安莫尔一战,我们的损失高达千以上人,两支精锐教导队除了少数人,几乎损失殆尽。我们看似完成了任务,但秘社却得到了实际的好处。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

  “我了解银狼,他不会这么做。”龙正午坚持道。

  “那么怎么解释这发生的一切?我们在战场上浴血拼杀,确实是为了钱。我不怕死,但我想死得明明白白。我不想做一个被人利用的棋子。我是一个雇佣兵,但我也想要尊重。如果银狼确实勾结秘社,那也没问题,ok。我们本来就是雇佣兵,谁花钱给谁干。他银狼米歇尔就应该明着跟我说,我们是在给秘社打工。

  而不是现在这样,我们完全被蒙在鼓里,作着无谓的牺牲。只是为了我们视为敌人的一方充当垫脚石,为他们创造登顶的条件,这就有点让人恶心了。”林锐将那张照片拍在了桌子上。

  “这只是你的猜测而已。我了解他,银狼米歇尔是不会这么做的。他或许对上曾经的教官会手下留分寸,也许会摇摆不定,但绝不会因此而牺牲弟兄们的。”龙正午大声道。

  林锐摇摇头深吸了一口气,“我现在终于明白了。黑岛公司可能也是秘社的一颗棋子。本来在非洲有很多各种派别的佣兵,他们是各国孱弱的政府军背后的支撑。秘社要想起势并不是那么容易。但他们通过黑岛公司的兴起,利用黑岛公司限制和吞并其他私人军事公司,使得黑岛成为非洲佣兵行业的老大。

  再通过和黑岛的冲突作战,使得黑岛公司一败涂地。就能轻而易举地确定秘社的地区霸权,真是省时省力的一招妙棋。而我们,就是它妈的棋子,也是只配死在战场上的弃子。全都是套路,我它妈的是多蠢才会相信这一切!”

  龙正午喝道,“没有你说的那么严重。银狼也不是你所说的那么不堪。我虽然不敢保证他和秘社之间没有关联,但我至少可以保证他不会出卖兄弟!”

  “你也许是他的兄弟,问题是,我们是吗?”林锐冷冷地道,“我们只不过是和他签下了几年卖身契的炮灰。西伯利亚训练营出来的那些弟兄,赵建飞带出来的突击部队,现在只有几个还活着了。他们到死都不知道自己为何而死,黑豹古雷还在傻乎乎地继续招兵买马。却完全不知道,我们的存在,只是为了促成秘社在非洲的崛起。”

  “闭嘴,我之所以不想告诉你,我们和秘社的那些往事,就是怕你小子想歪了。”龙正午按住他的肩膀,沉声道,“你听我说,先冷静下来。事情不会是这样的。你回去之后也绝不能把这些事说出来。

  公司目前正在困难时期,如果你把这些说出来,很多人都会和你有同样的怀疑。那么黑岛公司内部就会人心不稳,加上秘社的压力,就会内外交困。秘社没有打垮我们,我们自己却先内乱了,这才是他们最愿意看到的。”

  林锐沉默着坐了回去,点燃了一支烟。

  龙正午把一个烟灰缸递给他,“反过来想,这为什么不会是秘社的另一个阴谋呢?他们通过揭穿我和银狼跟秘社的渊源,对内导致黑岛公司的内部人心涣散,对外使得其它雇主对黑岛公司的信任度下降。从而进一步削弱黑岛公司在非洲诸国的影响力。这不是没有可能的。”

  林锐深吸了一口烟,转头道,“那你如果换成是我的角度,你认为我现在该怎么办?继续相信和秘社有关联的老板,怀着这种猜疑继续回去,然后不知道哪一天就死的不明不白?”

  “你要我说多少遍才会相信,事情不会到这一步。银狼米歇尔一直都很赏识你。哪怕面对着的是他曾经的教官,他也不会牺牲公司的其他人,更不会牺牲你来迎合秘社。”龙正午摇头道,“如果不是相信他能做到这一点,我会交出黑岛公司安心退休么?你如果真的不放心,我来找银狼谈。”

  “谈什么?”林锐皱眉道。

  “新成立的俄罗斯分部需要人手,我让他把你们o2小队调到那里去。”龙正午沉声道,“你既然有疑虑,那我就让你远离非洲,远离和秘社之间的纠葛,算是换你一个放心。这总可以了吧?”

  林锐沉声道,“我从来不是为了我自己,我是为那些死去的弟兄们。为他们感到痛惜和不值!”

  “这都是你的猜测和怀疑,你有证据么?”龙正午喝道,“再看看你现在的这个样子,什么都不信了。就你现在这个样子,满肚子疑虑,你还能和银狼继续合作下去么?我先把你调到俄罗斯去,彻底冷静一下头脑。日久见人心,时间会让一切真相大白。

  如果真是你说的那样,那就是他不地道,他对不起弟兄们。我它妈的亲自去找银狼米歇尔算账,老子就算是跟几十年的兄弟撕破脸,也给你和那些弟兄们讨个公道。”

  林锐看着他道,“老龙,你就真的这么相信他?”

  “废话,我认识他的时间有多长了?你小子还穿开裆裤的时候,我们就已经在一口锅里吃饭了。”龙正午瞪着眼道,“我不信他,我信谁啊。听我的,你对他的这些猜测都只是没有任何根据的怀疑,没凭没据就别声张。银狼米歇尔根本就不是这种人。你呢,最近在非洲打死打生,压力也太大。先换个环境,缓一口气,回头再想想,你就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