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战场合同工> 第一千九百五十七章 间谍和佣兵
  林锐继续说道,“这个手提箱里的文件只是一个幌子,会把我们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着上面。『天籁小说Ww『W.⒉反而忽略了真正的文件。说实话,手提箱不但是一个幌子,也是一个大号手榴弹。要是遇到不测,你还能扔出来,把企图抢夺这个箱子的人都炸死。”

  “你凭什么这么说?”李斯特看着他道。

  “我对炸弹的研究并不是很深。但是我依然能够看得出这上面装了一个延时装置。我猜,你是希望这个箱子脱手之后,三到五秒时间爆炸吧?

  如果你真是为了销毁文件,根本不需要这个延时装置。最好是当这个箱子和你手腕上的手环一旦出安全距离就立刻爆炸。而且如果真的是为了销毁文件,你在炸药里应该加装上燃烧剂,而不是杀伤性的小钢珠。”林锐一笑,“这其他的意图也太明显了。就像是一个人自称是去钓鱼的,但没有带鱼竿,却带着一支猎枪。”

  李斯特终于在电子手环上解除了引爆装置,然后把箱子放在了一边。“我貌似犯了一个常识性的错误,对你们这些整天和武器炸药打交道的人来说,这样的错误,确实是太轻视你们了。”

  “是人都会犯错。”林锐平静地道,“其实我也犯了一个错误。其实这里有些太偏远,警察不会那么快赶到,而你心里也很清楚这一点。所以你才有条不紊地跟我耍心眼。”

  李斯特笑了,他摇摇头,“看来我们打成平手了。”

  “并没有。”林锐看着他道,“控制局面的依然是我。”他将手伸向口袋。

  “你想干什么?”李斯特的同伙立刻举着枪喝道。

  “只是打一个电话而已,你不敢开枪,就别在那里虚张声势了。”林锐慢慢拿出了手机,拨通了,缓缓地道,“喂,我要报警,在拉斯维加斯郊外的加油站附近,生了枪战,还有人挟持了大量人质。”

  “该死的!你到底想干什么?!”李斯特的同伙举着枪厉声喝道。

  林锐挂断了手机,笑了笑,“没什么,只是想督促你们一下,让你们快点下决心。你们是把真的资料交给我,还是等身陷警方重围之后被捕。那样的话,丢的可不只是资料,还有你们的命。”

  “你它妈的!”李斯特的同伙暴怒地端起枪。

  “冷静!”李斯特喝道,他将一只手按在那个同伙的手上,“冷静点,杀了这个雇佣兵,外面的人就会冲进来,把我们全干掉。这次我们输了,但至少还有全身而退的机会。”

  “该死的!”他的那个同伙愤怒地转身,一脚踹在了市的货架上,借此泄心里的怒火。

  李斯特却比他冷静得多,他缓缓解开了衣服的扣子,露出了里面的防弹背心,然后从背心上安放的防弹插板的位置抽出了一份厚厚的资料。对林锐晃了晃,然后抛到了他的脚下,“你赢了,现在东西是你的了。”

  “承让。”林锐微微一笑,弯腰捡起地上的资料。

  但就在他弯腰的一瞬间,李斯特突然有所动作。他猛然一抖手,立时摸出一把小刀刺出。他不甘心这样失败,他要做最后的一搏。那就是尽量控制住林锐,用他要挟外面的雇佣兵。

  林锐的反应极快,身体还处在弯腰的状态,立刻拧腰反踢。同时左脚向左前跨步转体,左手捡起地上的资料。比敌人刺来的刀更快。但李斯特有先制人的优势,向右前稍下的匕瞬息而至。“啪!”随着一脆响,匕被林锐精准的扫踢撞开。

  电光火石之间,在李斯特瞬间错愕的目光中。林锐右手向前上,屈身猛力撞肘。

  肘膝连打,两人一阵疾风暴雨的淋漓中,李斯特闷哼了一声退后。他手里的匕刀刃上,有了一丝猩红的血迹。而林锐的肋下,也是血迹斑斑。林锐捂着伤口,他知道自己还是中了李斯特一刀。

  李斯特也不比他好过,不但弯腰吐了一口血,连一侧的耳朵里也开始渗出血来。这是刚才林锐一肘撞在他耳际造成的,这一肘差点让他当场昏厥,直到现在都有些眩晕。

  但是他依然没有失去理智,抬手阻止身边的同伴开枪,“别开枪,橱窗都有百叶窗挡着,现在他们外面的人不知道这里的情况,所以不敢擅动。如果开枪的话,那些雇佣兵会冲进来的。只有不声不响地活捉他,才能要挟外面的人。”

  林锐低头捂着伤口,刚才的这一刀插在他的肋骨上,划开了一个口子,肌肉向外翻着。痛得他死去活来。不过这已经是最好的结局了,被肋骨挡住一下总比刺穿内脏要强得多。

  李斯特一咬牙,抢步上前,毫无迟凝直冲林锐的胸口捅了上去!他是专业特工,精于快杀人的格斗技术,几乎是刀刀夺命。

  林锐后撤了一步,猛然一侧身,避开猝然冲自己袭来的匕,同时微侧过肩,迅猛提步上前。在生死一线,瞬间催出浑身潜力,以肩膀向前撞去,这是中国八极拳的铁山靠,借助脚步和身形的一致,出的爆力极大。

  “嘭!”一声闷响,霎时随着林锐一肩捶在了李斯特的胸口。李斯特被撞得几乎双脚离地,触目惊心的一口血,淋漓地喷了满身!只是瞬间错愕的一瞬,他的身子豁然一震,随着一声闷响,顿时就像车撞了似的崩飞了出去。撞倒在后面的一排市货架上。

  “啊——”李斯特的同伴一声惊叫,迅即间,林锐已经滑步上前,箍颈撞膝。“嘭!”随着一声闷响,将李斯特撞得又是一阵踉跄。

  同时林锐一手抓着那份文件,另一手也夺下了李斯特的匕,用匕指着李斯特的那个同伙。淋淋血迹映衬着森然寒意的匕,就这么直指着他。

  李斯特的那个同伙端着枪,但却始终没敢开枪。他知道那是为什么,因为他感觉自己如果开枪的话,一定会被这个可怕的中国人杀死。这个距离之下,即便自己开枪击中了他,他也能冲上来把自己乱刀捅死。

  林锐冷冷地道,“别再尝试了,我会给你们留一辆车让你们逃生。”从林锐的眼中可以看到他的决心和杀气。最终李斯特的同伴还是放下了枪。能活命的时候,没人愿意拼命,他认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