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战场合同工> 第一千三百十八章 疑云重重
  <></>

  一个多小时之后,手术仍未结束。银狼则在几个保镖的层层护卫之下来到了医院。

  “米歇尔先生。”林锐站起身道。

  银狼摆了摆手,“老龙的情况怎么样?”

  “还在手术,联调局那里怎么样?”林锐皱眉道。

  “还能怎么样?一群联邦官僚,无非是怕我们再闹出什么事来。对我提出警告而已。”银狼米歇尔摇摇头,“抓到的那个安保人员,他们也不会交给我们。但他们承诺会在短期内解决这件事。前提是我们别把事态扩大化,不能惊动媒体。”

  “看来我们只能靠自己了。”林锐又把自己的发现告诉了银狼。

  银狼似乎有些意外地皱眉道,“袭击老龙,用的是acr计划的产品?”

  “是的。应该是源于美国aai公司的金属弹壳箭形弹方案,在经过改良强化之后的版本,非常罕见。”林锐低声道,“我估计是有人故意要借此事件,导致我们和管理委员会之间的矛盾激化。”

  银狼米歇尔突然抬起手,阻止他道,“这件事绝对另有隐情,先别透露出去。”

  林锐点点头,“我和赵建飞也是这么想。所以,这件事我们没有向任何人提及。包括我们的队员都不知道。”

  银狼米歇尔点点头,“现在最主要的不是追查这些事,而是确保老龙没事。如果这次他能够躲过这一劫,我们再讨论别的,如果他躲不过,我要让他们付出更沉重的代价。无论是谁。”

  林锐点点头,“我明白。”

  这时手术室的门开了,医生走了出来,低声道,“先别说其他的,龙先生要见你们两位。”

  银狼点点头,和林锐一起走了进去。

  龙正午勉强算是清醒的,看到他们进来之后,他微微一笑,“看来这一场大病之后,我肯定得减肥十斤以上。”

  银狼皱眉道,“你怎么样?”

  “还行,不过差点就死了。医生说了子弹只差一点就击穿了我的心脏,哪怕只有一点点偏差,我就挂了。”龙正午脸色苍白地摇头道。

  “你的运气历来不错。”林锐松了一口气道。

  “但是我不希望对外公布这件事。”龙正午缓缓地道,“我希望你们把我转到全天候监测的重症病房,并且派人守住房间,造成我依然昏迷不醒的假象。”

  “你的意思是?”林锐有些奇怪道。

  “这件事是精心策划的,他们对付我,只是为了把我们的注意力吸引到管理委员会的那里,让我们跟管理委员会拼个你死我活。”龙正午缓缓地道。

  “没错,我也是这样看。”林锐点头道,“不过给我们点时间,我们很快就能查出谁是幕后主使。”

  “你遇袭之后,管理委员会的布洛克给我打了不下三十个电话。实际上,他比我都紧张。一个劲向我解释,并且答应我一定会尽全力追查此事。因为他也怕因为这件事,导致我们跟他们彻底翻脸,就连谈判的机会也没有了。”银狼米歇尔点头道,“现在看来,这件事和他的关系并不大。甚至我怀疑大部分管理委员会官员都不知情。因为他们现在完全慌乱了。”

  龙正午点点头,“先别把我醒过来的事情告诉其他人,另一方面持续给管理委员会压力,利用他们帮我们去查。还能给幕后想杀我的人造成一个假象,就是我们和管理委员会之间的关系更紧张了。他们已经达到了想要的目的。”

  “然后呢?”林锐皱眉道。

  “我们越是揪住管理委员会不放,那些幕后的真凶就越放松,精神上也越容易麻痹。这样更便于我们调查他。”龙正午低声道,“这次我对外隐瞒伤情,还有另一个原因。”他看了看林锐和银狼道,“就是之前我们一直担心的……”

  “你还是怀疑我们黑岛内部有内鬼?”银狼米歇尔皱眉道。

  “是的。实际上在那次运输机被击落的事情之后,我就开始在怀疑。我们黑岛有内鬼。这个人隐藏得很好。但是对我们威胁极大,我们必须把这个人挖出来。”龙正午低声道,“否则我们会处处受制于人。”

  “应该不会吧?”林锐皱眉道,“这次对你的袭击,很大程度上是利用了管理委员会的安全漏洞。即便是有内鬼,也应该不是我们这边,而是管理委员会那边。再说也已经查明了,当时管理委员会的安保人员中,至少有三个人参与了此事。这和我们黑岛公司内部应该没有太多关联吧?”

  “我说的不是我遇袭这件事。”龙正午摇头道,“而是你们在图里莫的任务。红男爵在黑豹古雷抵达之前十二小时开始撤离,他如此准确的掌控了撤离时间,说明,他对黑豹古雷的行动非常了解。甚至在当时你们了解黑豹古雷的动态时,他们就也已经掌握了。”

  “这……”林锐有些迟疑道,“是有些奇怪,他们撤离的时间掌握得非常好,几乎一夜之间走得干干净净。任何可用的线索都没有留下,说明这次撤离他们都已经计划好了。如果没有充分的情报支援,他们很难做到这一点。”

  龙正午点头道,“这就是我想说的。黑岛极有可能有秘社的内鬼。而这次刺杀我,无非就是为了破坏我们跟管理委员会的谈判,激化我们的矛盾,让我们和管理委员会相互牵制。这样做的话,对谁都没有好处,除了秘社。他们会利用我们的自我削弱,逐步搅乱非洲地区的平衡关系。”

  林锐沉默地点点头。

  “而你们都知道,这种平衡关系是非常脆弱的。在非洲,一个国家昨天还是和平的,但今天转眼间就会爆发一场战争。特别是在有外部力量介入之后。非洲局势更是会风云突变。而秘社会喜欢这样的结果。”龙正午低声道。

  “所以你怀疑这次针对你的刺杀行动,也是秘社所为?”林锐皱眉道。

  “他们是一伙极端主义分子。我们多次和他们爆发冲突,他们也早就想对付我们了。还有什么比拖管理委员会下水更好的办法么?他们利用管理委员会进一步限制或者拖延我们,这样我们将不得不把战略重心转移到和管理委员会的相互争夺上,而让他们趁机在非洲培植出自己的力量。”龙正午缓缓地道。